五月诗人的意象迈出岛屿 —— 关于《五月诗社截句选》

在台湾出版的《五月诗社截句选》,是五月诗社头一回在岛国以外出版的诗选。
在台湾出版的《五月诗社截句选》,是五月诗社头一回在岛国以外出版的诗选。

字体大小:

疫情肆虐,倏忽一年多的光阴,冠病来袭一波接一波,却未曾阻挡得了诗人的兴致。

2020年,在诗人郭永秀的号召下,台湾出版了他主编的《五月诗社截句选》,书共268页,收集了20位诗人的作品,也是五月诗社头一回在岛国以外出版的诗选。今年5月中旬,100本诗选刚刚登陆新加坡,我有幸先睹为快。

五月诗社成立于1978年,曾是非常活跃的文艺组织,推动现代诗活动近15年,在文坛上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后来却沉寂了20年的岁月。2014年再度崛起,在郭永秀、蔡志礼、伍木、邹璐、周德成等社友们的率领和积极努力下,重整旗鼓。第40期五月诗刊《再生缘》以新的姿态再出发,至今已出版到44期,2017年也出版了《五月诗选三十家》及评论集《一方风土一方诗》。

文字张力体现在截句里

《五月诗社截句选》收集的截句,基本上在四行以内,可以是直接创作的短诗,亦可以是从原有诗作中截取的精典文句,这两类诗品皆收入在这诗选其中。截句的精短,就如郭永秀序文里所说:“意简言骇,具有很大的爆发力”,即是其特色,亦达到一语破的或蕴意深远的意象,体现出另一层次的文字张力。

截句选收入了五月诗人老中青一代的作品,潋滟着多元化的创作。回想鼠年初,疫情来袭:

雪莱满怀信心地语言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但庚子年的春色因为担心感染

被隔离得好远好远

—— 蔡志礼《被隔离的春天》

众多的诗品中,免不了也被冠病“感染”,信手翻阅即有不少的疫情诗作,例如蔡志礼的《被隔离的春天》和《船染》,陈军荣的《隔离夜思》,董农政的《口罩》和《握手》,希尼尔的《病毒迫降》和《方言解‘炎’》等,而林得楠也就写了好多的疫情诗,其中就有《人传人》《社交距离》《线》《封锁》及“Safe Entry”。冠病“效应”在众诗人的“三言两语”里,开拓出一方耐人玩味的意境。

在阻断措施下,诗人们以诗心和笔触去感应生活,留下短小精悍的文字咀嚼回味。

从原有佳作中精挑文句

先前谈到截取的精典文句,许多前辈就从原有的佳作中精挑文句,诗人淡莹、林方、王润华、郭永秀、伍木、李宁强、林也(局部)、蔡志礼(局部)等等,相信还有一些作者的某些作品也是截录,只是没有在作品里注明而已。

从短小的篇幅中,斟酌出来的文字又是别一番滋味。李宁强的《快门》:……一失手,压死一只青春小鸟;淡莹的《晒衣》:拧干后/用力一抖/就抖出片片阳光;林方的《蜡烛》:泪花滴滴落下/一如静夜里声声祷语喃喃;林锦的《交通灯》:……要走,要停/全得看我的眼色;郑景祥《肚腩圆谎》:腰带一点一点撑破真相 / 永远吃不胖是中年才穿的谎言……;周德成的《开学首日》:老师说 / 请把童真这玩具/留在家里;韩昕余的《吻》:你把蜜蜂领进我的心房……;沈斯涵的《北京三部曲之北漂》:梦想就在北方/最后却只剩下空荡/本来 就不属于我的地方,等等等诗人的美丽佳句。

截句虽然短,却没有约束到诗人的创意。王润华博士从《象外象》截取出了饶富新意的

(河)和 (早)两首以篆文为题的形象诗。刘瑞金则专以两行诗的特色,发表了全部10首。而周昊把10首归一为《截事成诗》,其中就有新鲜的创意:

《撒谎》

“ ”

“ ”

“ ”

“ ”

林得楠也以新颖的手法呈现《大选》

票·票·票·票·票·票

票·票·票·票·票·票

之间

请保持安全距离

由于篇幅关系,无法详尽列出,诗选截句还有许多值得让人慢慢去揣摩和意会的文字,并写意地漫游在一句句简短的字里行间。

墨林中

字得

—— 蔡家梁《草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