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红楼梦》后四十回 非高鹗续写

字体大小:

红学大家高阳一口断定“靖藏本”是个“假骨董”,靖本自始至终没有实际存在。大家老以为,《红楼梦》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高阳著文推翻红迷的原定看法。

以《胡雪岩》等历史小说广为人知的台湾历史小说家高阳,被誉为华文世界历史小说第一人,素有“有井水处有金庸,有村镇处有高阳”之说。高阳并著有与曹雪芹相关的长篇小说“红楼梦断系列”四卷:《秣陵春》《茂陵秋》《五陵游》及《延陵剑》。

高阳(1926-1992)虽以历史小说名世,但他对红学的研究心得历来也受人肯定,被誉为“红学界颇有影响的一家之言”。高阳虽辞世29年,但其著作不断有新版面世,最近刚重新编印的两本高阳著作是过去较少人留意的,有关《红楼梦》与曹雪芹的研究作品,包括《高阳说曹雪芹:家奴的荣耀与衰败》与《高阳说红楼:大观园的微尘众生》(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出版)。

《高阳说曹雪芹:家奴的荣耀与衰败》编收了《没有学术,哪有自由——曹雪芹的包衣身份》《为了创作的自由——曹雪芹故居之发现》《两像、一箱、一墙——大陆红学界的内幕》《曹雪芹的两个世界——贫居西郊的最后十年》《假古董——“靖藏本”》《〈红楼梦〉的起点——从少年名士到满汉教习》《归旗后的北平生活——隐藏的金陵旧梦》《功名与弟兄——抄家后的十年》《“元妃”影射平郡王福彭考——隐藏在金陵旧梦中的另一世界》《〈红楼梦〉后四十回——高鹗何能解曹雪芹所制的谜?》等文章。

在本书中,高阳以其考据眼光和对清朝八旗制度及人事、文物的了解,梳理了曹雪芹的生平,在《没有学术,哪有自由——曹雪芹的包衣身份》一文,高阳开篇就问:“《明报月刊》150期特稿《曹雪芹故居之发现》,其真实性如何?我的答复是:并无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香山‘卧佛寺东南一公里左右健锐营正白旗的西南角,路北门牌38号’为曹雪芹的故居,却有许多反面的证据可以证明38号绝非曹雪芹的故居。”

靖本原本没有 抄本也没有

《高阳说曹雪芹》较引起关注的文章还包括《假古董——“靖藏本”》一文。《红楼梦》最初只有手抄本,所谓“靖藏本”是靖应鹍家藏的一个《石头记》抄本。1959年为毛国瑶发现,录下150条有正本所无的批语。1964年毛国瑶寄给俞平伯,渐次传开,1970年代公开发表。由于靖本不久之后就遗失,而且“靖藏本”有些批语与一些红学家的观点相牴牾,一开始就引起争议,文革期间,俞平伯受到批判,靖家与毛国瑶也受到压力。

高阳在本书一口判断这“靖藏本”是“假骨董”。在他看来,靖本自始至终都没有实际存在的证据,靖家收藏的原本没有了,原本的抄本也没有,所有,只有靖和毛两次摘录批语的抄本。而周汝昌却说:“小说正文也有独特的异文……靖本原书,笔者未及目验……”

高阳直指周汝昌叫人质疑之处主要有两点,“第一,周汝昌既谓靖本原书‘未及目验’,又未说明是看到原书抄本(事实上并无抄本),则从何而知‘小说正文也有独特的异文’”,又有所谓‘从书中情况看’的话?第二,所谓‘摘录者’指毛国瑶,而他‘十分忠实仔细,错乱讹缺,照旧,连细微的虫蛀磨损等处也都标记说明’。试问毛国瑶何不惮烦如此?研究《红楼梦》不是考证碑版金石,这样连‘虫蛀磨损’都记得明明白白,有何功用?退一步言,既有此不惮烦的工夫,又何不照抄全文?”

《红楼梦》问世以来,一直谜团重重,红学界曾经认为,曹雪芹只写了前八十回,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胡适的《红楼梦考证》既确定这本书的作者是曹雪芹,但又认为,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写的,是高鹗写的。但在《高阳说红楼》之《后四十回出自谁手——曹雪芹对红楼梦的最后构想》一文中,高阳却明确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红楼梦》后四十回并非高鹗续写。

高阳质疑高鹗有续书能力

高阳认为,后四十回的文字虽不及前八十回,但一般公认还是相当不错的。在高阳看来,一定要说“八十回以前好,八十一回以后较差”,这话并不正确。

高阳也不认为高鹗有续书的能力。因为“续书比自己创作还难,因为得抛弃了自己的一切,去体会别人的风格。如果高鹗续书能够看不出续的痕迹,那就比曹雪芹还要高明了。”

高阳也认为,《红楼梦》“八十回与八十一回之间,找不出有什么不同。事实上从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以后,写到宁荣两府过了全盛时期,文字就慢慢地不行了,如既有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就不必再有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再把两回文字作一比较,更是优劣判然。又如第七十五回,贾母所讲的那个怕老婆的笑话,恶俗不堪,决不能出之以如此身份的老太太之口,何况是儿孙满堂的场合。”

高阳又认为,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是一大漏洞,为何不改?这一回改起来并不费事,除了另制回目以外,只要把“湘云伸手擎在掌上,心里不知怎么一动,似有所感”这句话改掉,就一点痕迹都不留了。因此,高阳认为原书“引言”及高、程两序,所说的都是实情,程伟元大概是个书商,而高鹗则是程伟元请来客串的编辑,因为‘传钞一部’,昂其值得数十金”,自然要“集活字刷印”,“急欲公诸同好”,没有工夫来细作校正了。

《高阳说红楼》收录的有关高阳谈《红楼梦》的文章,包括了《后四十回出自谁手——曹雪芹对红楼梦的最后构想》《〈红楼梦〉版本——曹家的荣耀与衰败对曹雪芹的影响》《宝玉的年龄——《红楼梦》中的假事真情》《红楼人物谱——特权阶级的成因与作用》《曹雪芹生平——从世家公子到满汉教习》《乾隆手抄本——中国文学史上一大公案》《红楼倾谈——畸笏之谜与李母之死》《我写〈红楼梦断〉——曹雪芹是不是贾宝玉?》等文。

高阳本名许晏骈,字雁冰,浙江杭州人,出身于钱塘望族。1940年入上海圣约翰大学求学,因抗日战争影响未完成学业。战后考入杭州笕桥空军军官学校,并于1948年随校迁至台湾。1959年卸军职,投身报界。1962年发表首部历史小说《李娃》,一鸣惊人,此后著述不断,写下数十部脍炙人口的长篇历史小说。代表作有《李娃》《乾隆韵事》《红楼梦断》《慈禧全传》《胡雪岩》系列等。

高阳两本著作可到ZShop集品店购买,网址如下:

《高阳说曹雪芹:家奴的荣耀与衰败》:bit.ly/gaoyangcaoxueqin

《高阳说红楼:大观园的微尘众生》:bit.ly/gaoyanghongloumen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