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出发系列②:李宁强诗页——凭借心中一点诗意的星火

字体大小:

李宁强近年以“新人”之姿出现,创作甚勤,实即半世纪前之“音涛”。李宁强1971年开始创作,新明日报的《青园》,南洋商报的《新年代》《青年文艺》《学府春秋》,文学期刊《新加坡文艺》都可见音涛的名字。他却说是“生活需要迫使自己不停创作”。

1980年进入电视台工作后,“一切创作都进入冬眠”。一晃35年过去。2015年退休后,他开始以诗配图,终于由摄影带出诗。

“再回来不容易。”他说:“很多时候都自行摸索,也只能凭借心中那一丁点诗意的星火,继续前行。”

在厦门街寻找遗失的旧宅

雨撑起伞

伞托着人

湿漉漉的街擦伤鞋底

风哼唱的南音弄疼我

钉牢每一块路牌的眼睛

走进福德祠又走出来

高高门槛险些绊倒满天风雨

中药铺,金纸店,火炭店,去了哪里

躲在檐角的红灯笼变成探照灯

穿过老式天井看见现代高楼遮去阳光

拐进中国广场听到亚坤在吆喝

烤脆的面包比肉粽还香

捏着别人乡愁

小小纸条满满相思

走到妈祖庙早被雨水哭糊

寂寞路灯顶着苍天

曾经的十八号无处寻它

仙宫庙已是厦门街尽头

烧红的蜡烛重燃希望

萦绕香烟却说一切袅袅

十字街头无一指引

只好让异乡人埋葬所有念想

隔着百年水路告诉他

厦门街只是一段抹不去的心酸

灵感

我的天空从不平静

望不断的天涯一路绵延

以为走过的江湖从此云淡

像未落墨的山水一样风清

谁知酝酿胸臆的故事总是迂回

刚把盔甲卸下

金戈声又起

墨砚上沉思昨日

窗外幻灭将来

蓝天隐在失焦梦外

下笔时仿佛飘一叶扁舟

茫茫海中划一道平静

力竭搁笔

马步松弛

一滴遗墨跌入深邃

心潮再起汹涌

仰望2021的天空

我不是云

看不见地里冒出来的高度

我不是风

摸不到钢铁世界阴森的冰冷

我不是阳光

照不到繁华背后叫嚣的尘埃

我只是我

站在祖先落脚的地方仰望天空

我只能揣测文明的高度和人情冷暖

用最卑微的尊严苟且自己的欲望

等待一场春雨从迷失的天空倾泻而下

冲洗所有的贪婪,叫醒无限争高的迷失

错看——游翰士德湿地公园

我把白荷错看成灯泡

白日里亮着一片不停眨眼的小精灵

他们和水波亲昵说笑

一个属于莫奈的后花园

印象派的创作室

分不出是晨光以画刀刻出风骚

还是清风扰动残枝的心酸

我把白荷错看成点点白鹭

张着翅膀如诗句逗点

一些误植的诗粒刷上眩眼的白

在诗意中不露痕迹

我不是池边老树

无法清静一池喧闹

我的白鹭还在童年河畔

(我要向白荷道歉

你傲然的不染

我却错读你的贞洁)

我把白荷错看成少年浪漫

把飘渺的迷蒙误解成一种青涩

种在风雨阳光里

长出十八二十时的幻梦

有人从梦里走来

不停对我灿笑

我俩

雨季一来

我们走过的路不断开花

是玫瑰,还是夜来香

鞋湿了,却闻到各种花香

有时靠紧些

有时前后相随

距离,是我俩的游戏

我总在回头

担心你能否跟上

我俩快乐的步伐

和永远掉拍的歌声

街的转角有花档

你停下来看满天星

细细小白花像你的唠叨

你不担心我走远

我在一丈之内

而且从不看花

有时走一千步也不言语

该说的都是三两道小菜

其他在记忆里

有时也据理争辩

一个毫无意义的坚持

只为证明,各自存在

炎阳下两人踩着影子

越踩越扁,越扁越无言

都在盼望一阵风

五十年前吹过我俩的乡间小路

曾经扰乱了蛙鸣和绿草香

站在兀兰滨海码头望北

海峡总在伤心

一整天迷雾细雨

新山已不见山

我们隔水相望

彼此的地平线被时间推挤

纷纷长出春笋

无法越界的水路

靠一群飞鸟捎来振林山的阳光

落单的雁梦到模糊的家乡

两望烟水无言

落日依旧西沉

只有夕阳撑起的天空,仍在

对岸华灯点燃海面

我伫足的长堤没入苍茫

兀兰兀自阑珊

故事继续辗转

距离继续弯曲成

无法丈量的遥远

走入植物园的进化园复制进化

离开纷乱的动画,误闯

已干透的印象,我的颜料是

苔藓,蕨和羊齿

所有笔触都是重口味

在摸不着的虚拟里来回粉刷

最后涂成一片绿

绿是忠诚的保护伞

石头是不妥协的守卫

它们听得懂恐龙的言语

几百万年前的空间静静入禅

时光一口吞噬多少亿年

排出一串不解的谜题

几棵树化石撑着天

由木成林,成森

成钢铁,成未知

穿越侏罗纪

听蝉声发霉

历史昏睡在适者生存的定律中

擦着梦的眼

一切镜花水月

不知如何向阳光说不

雨中的海军部公园 雨深不知处

已在秋意里,就不介意湿透

一群人隐入雨中

迷茫,是一种痛快

望右,大雨冲泡泥浆

滚出西北黄河

一棵树,画出亚马逊风采

望左,新山在雨幕里,落寞

港主摇船荡过的河道

如今窒息,无声

在陈厝港河,雨珠踏着历史脚步

每一片哭泣的树叶都不是甘蜜

时间已从橡树,走到棕榈

一万步的热情继续燃烧

闷雷炸响兀兰街角,吞噬

记忆的轮廓

歇脚的凉亭好冷

只能机械前进

再记不起甘蜜的样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