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周年祭

字体大小:

你看天空多蓝

大海里有鱼

谁在说话?

我,膝盖提高声量

我没看见蓝天

更没看见大海

但心在绞痛

它察觉我的不屑

反复说不晓得我为何心痛

可是,又关你啥事?

楼外狂风鸣叫,雾气沉沉

它却在胡言什么蓝天大海

吭吭哧哧地它自我解嘲

想到哪儿难免连带这的那的

或是从诗的角度看?我满腹狐疑

它笑,所思在远道不拘眼前所见

我指着白花花的窗玻璃,问

这是一朵为民主裸奔的云吗?

也算。可惜了乔治弗洛依德

光光喊妈妈,没来得及多看一眼

什么话?当其时

如果他也思想起蓝天……

话音未落我踹它一脚,醒来

眼前吊着明尼苏达州那条左腿

石膏板上歪斜着,公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