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家笔下 从糖衍生的奴役与肥胖问题

《糖的故事》作者起初是研究牙买加糖料种植园历史,后开启了他研究奴隶制的学术生涯。
《糖的故事》作者起初是研究牙买加糖料种植园历史,后开启了他研究奴隶制的学术生涯。

字体大小:

糖,今日家庭必需品,是全球饮食结构的一部分,可是过往是“王宫贵胄才能享用的昂贵商品”,《糖的故事》以糖为主线,将世界殖民史、贸易史、经济史贯穿起来。在历史学家詹姆斯·沃尔韦恩笔下,西方世界为了商业利益,设计了奴隶制度,如果没有奴隶制,几乎就没有糖。

这是一本可以一口气读完,且读来有趣的“糖史”:《糖的故事》。

本书作者詹姆斯·沃尔韦恩对人类至今不可或缺的糖,以深入浅出的方式,做出其前世今生式的回溯与剖析。

詹姆斯·沃尔韦恩(James Walvin)为英国学院派历史学家,本书其实是以糖为主线,将世界殖民史、贸易史、经济史贯穿起来,让读者了解,糖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包括糖这种曾经只有“王宫贵胄才能享用的昂贵商品”,是如何成为一般人生活中的必需品?这些年来,糖又是如何演变成引发全球重大健康问题的主要因素?

19世纪糖走入一般家庭

咖啡、巧克力及茶三大无酒精饮料,原本只是非洲、美洲和东亚地区的饮料,但由于大航海时期形成的全球贸易,人们开始懂得糖,也懂得在这些饮料中加糖,使糖的甜味掩盖了饮料中的苦涩,也因此造成这些饮料为之风行全球。

即使到了17世纪左右,糖还是一种只有富人才消费得起的奢侈品,但随着欧洲在美洲建立起甘蔗种植殖民地,糖渐渐变得便宜,普及且风靡一时。到了19世纪,糖更进入一般家庭。沃尔韦恩如此描绘茶与糖的关系:“我的爷爷对于浓茶的热爱,丝毫不亚于《英文字典》编撰者塞缪尔·约翰逊博士。他总是端着马克杯浓茶,而且总是从那个始终摆放在集厨房、餐厅和客厅三合一的房间中的桌子上的糖袋里,舀起几勺糖加进去。”

在《糖的故事》(Sugar: The World Corrupted, from Slavery to Obesity)中,作者首先回忆往昔英国的生活经验,人们曾经对甜食无比热爱,尤其是二战期间和战后的配额限制,让英国人对甜品的欲望更是强烈。“在1942年到1953年的那个年代,什么东西都加糖。我们甚至带着糖去上学。我们带到学校供上午课间休息时吃的零食,就是几片吐司或面包,上面沾着甜腻的果酱,或者直接撒着一层糖。”

糖产业与奴隶制并存

糖可满足人类的口腹之欲与商业利益,另一方面,它却也间接或直接的制造了奴隶制和危害不小的疾病。

作为历史学家,沃尔韦恩初出茅庐的时候,主要研究一个糖料种植园从1670年到1970年的历史。但正由于对牙买加糖种植园的研究,开启了他研究奴隶制的学术生涯。他说道:“我最初并没有将在牙买加糖种植园里的非洲人和我成长的地方——英格兰北部联系起来。然而,两者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本书让我们知道,在“糖”甜蜜蜜的背后,是成千上万非洲人被贩卖到千里之外的异乡,成为甘蔗种植园奴隶的一页历史。沃尔韦恩指出,西方世界为了商业利益,设计了残酷的奴隶制度,他说:“糖产业与奴隶制同时并存,而且,对于大多数卷入奴隶制的人而言,如果没有奴隶制,那么几乎就没有糖。”

因此,糖的“腐蚀力”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因为它“不仅改变了地球的地理和环境面貌,也是造成历史上最可怕、最具破坏性的人口贩运的主要原因之一,这种被迫的人口迁徙的影响至今仍困扰着我们。在四个世纪里的黄金时期,被奴役的非洲人及其在奴隶制下繁衍的后裔,在巴西和加勒比海地区的糖料种植园劳作。”

跨国公司掌控世界粮食供应

本书也在不同章节提到,糖对人类健康所造成的各种伤害。1701年,画家亚森特·里格为时年63岁的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四绘制的一幅奢华画像。亚森特·里格用最能展示财富和王权的物品来包装路易十四,结果效果也十分炫目。路易十四个头矮小、头发稀少,戴着一个巨大的鬈发,使其看起来高大威武。但“纵使亚森特·里格的画技巧夺天工,却对国王的嘴巴和脸颊无能为力。”因为“路易十四是一个没有牙齿的统治者”。

因为有嗜糖问题,路易十四在40岁时就掉光了牙齿。但路易十四不是唯一的“无齿之徒”。在“法国奢华的宫廷里,蛀牙和缺牙的问题随处可见,而在下层阶级此类问题十分罕见。敏锐的观察者发现,与上层阶级相比,那些最贫穷的街头流浪汉——他们没有昂贵的含糖食物和奢侈品——反而拥有更好的牙齿。”

本书用科林·琼斯的话来说:“在法国大革命以前,没有牙齿是欧洲成人中的普遍现象。当糖向中下阶层传播时,龋齿问题也随之蔓延。由于法国人喜欢在巧克力、咖啡、茶和柠檬水中加糖,法国厨师们烹饪美食时也喜欢加入大量的糖。在法国上层社会和宫廷之中,吃甜食、喝甜饮成了时髦、优雅的活动惯例。”

糖成了全球饮食结构的一部分之后,对人类造成的普遍伤害和破坏更显而易见,包括一系列的现代病,例如肥胖症,以及因为肥胖产生的种种问题等。

读这本书也才知道,在美国,糖业长期以来一直都受到高度保护和补贴。2015年,美国《华尔街日报》称,“联邦糖项目的荒谬向来是享有盛名。无论市场状况如何,美国的税收制度都能确保制糖企业的利润。”

虽然到了21世纪初期,提供补贴的时代接近尾声。但这已为时太晚,“因为造成的伤害已成定局。数以百万计的人早已习惯食用和饮用对他们身体有害的食物和饮料。”

本书也告诉我们,改变这一系统最大的障碍是“跨国公司在全球的势力,它们有力掌控了世界粮食的供应。”这些公司可以轻而易举地转移他们的资金和工厂到其他地方,并使用更加廉价的劳动力去适应它们的体系。(大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