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作品新诠释 Singlish“创”译唐宋诗 马来班顿译作结合版画

两本“翻译”诗集风格各异。(陈宇昕/摄)
两本“翻译”诗集风格各异。(陈宇昕/摄)

字体大小:

对待古典作品有千百种方式,它可能并不忠于原著,并不意味是削弱或不敬。青年艺术奖得主小叶子把唐宋诗词改写为本土歌谣;旅台马华诗人马尼尼为翻译了马来班顿,制作版画配合,让马来班顿增添黑色幽默的现代感。

动笔这天,9月16日。

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先生冥诞、马来西亚日、已故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忌日……

如果一个日子是一首诗,9月16日这天,那么多历史偶然与巧合,当可写成一首马来亚∕新加坡史诗。

就在忧愁苦闷之际(为什么提到历史就要苦闷?),读到本地双语诗人小叶子(Joshua Ip)对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的现代“翻译”,难免会心一笑,节选一段:

think of kuan yew last time, fresh wed geok choo,

sharp of eye, high-foreheaded, quipping,

incinerating and incarcerating foes.

i imagine the nation-building days,

who cares about history anymore lol……

(再直译成中文就是:遥想光耀当年,玉芝初嫁了,眼神锐利、额高、风趣;焚毁与监禁仇敌。我想象那些建国的日子,谁还在乎历史LOL?)

原著与“创”译相映成趣

Singlish诗是小叶子拿手好戏,这本刚出版的“Translations To The Tanglish”(Math Paper Press),小叶子火力全开,把你我熟悉的唐宋诗词改写为一首首新加坡本土歌谣。

原著与英文“创”译对照,相映成趣。

仿佛有人问一声:要不要来一部歌剧?

No no no,我选择歌台。

你看,“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在小叶子笔下有了当代趣味:craning my neck, i watch the flickering shades/taking out my phone i check my family group chat——谁还看月亮?手机群组叽叽喳喳不停。

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其实“翻译”不过是一种伪装。

你可以说小叶子是在古今对话,你也可以说小叶子是以古典诗词为泉源,创造全新作品,丢出新的问题。

比如李煜代表作《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小叶子直接提出了翻译李煜的问题:难道他还没受够他的春花秋月?我们到底对这些老东西了解多少?

或许这样的“创”译能刺激一些英文读者转过头去认真阅读中国古典诗词(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有点乡愿地猜测,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应该也曾促使一些人找《西游记》原著读一读)。

或许小叶子的这本诗集也能达到传播古诗词的功效。

当然我们也可以很酷地表态:who cares?

小叶子是青年艺术奖得主,2012年初登文坛的作品“Sonnets from the Singlish”获新加坡文学奖,华文创作方面,他曾获2015年金笔奖华文诗歌组佳作奖。2016年他创办非盈利机构“新文站”(Sing Lit Station),发起一系列有趣的文学活动,包括挑战本地诗人一个月内每天创作一首诗的“新加坡诗歌创作月”(SingPoWriMo)。本地华文写作群也受这项活动的启发,催生了“一首诗的时间”。

创作道上的探索与开拓

既然提到翻译和再创作,这里再推荐一本有意思的诗集《以前巴冷刀∕现在废铁烂》(斑马线)。

旅台马华诗人马尼尼为翻译了37首马来班顿,并亲自制作版画配合,让原文中俏皮、生活化的马来班顿,增添一层黑色幽默的现代感。澳大利亚艺术家陈志勇(Shaun Tan)曾经制作了一系列黑暗版童话故事雕塑,拍照集结成“The Singing Bones”,为童话故事增添新的感官刺激,或可用来对比。

诗集由中山大学外文系副教授、旅台马华作家张锦忠选诗、审订。此前两人已经合作出版过两本中巫对照的绘本《吃风集》与《马惹尼》,前一本是A到Z的马来名词短语介绍,后一本为马来民间故事。

这次《以前巴冷刀∕现在废铁烂》篇幅更大,书名改写自一段马来班顿情诗:

Dahulu parang sekarang besi,

Dahulu sayang sekarang benci.

以前是刀子现在是废铁,

以前爱得狠现在厌得很。

从这首班顿就能感受到马来传统诗对音律、谐音、对仗的重视。

这些短巧的作品,都是无名氏杰作,口耳相传,有诸多版本,有些甚至可以无限延伸拓展,尽显民间文学的活力。

小叶子用Singlish重写唐宋诗词,马尼尼为则用版画为马来班顿篆刻超现实画面。

对待古典作品有千百种方式,就像现代剧团让莎士比亚人物穿上当代服装,或如人声乐团Swingle Singers给巴哈增添爵士风味,它可能并不忠于原著,但这并不意味是削弱或不敬,不妨看作是探索与开拓。

(“Translations To The Tanglish”可在草根书室购买;《以前巴冷刀,现在废烂铁:马来班顿》可到集品店ZShop网站bit.ly/balengdao或城市书房购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