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云:经过 木歪 小镇 Beruas

字体大小:

  这里曾经是马来西亚第一个印度教王国所在地,也是第一个伊斯兰王朝的所在地……

丁云/文·摄影

与友人从雨城太平驱车回实兆远双溪穆罗。

途中道路蜿蜒,路旁多是园丘,油棕园连绵而去,偶尔闪过几亩番石榴园,长着累累的果实。当然,间中可见食品厂、木炭厂、制香厂。当车子驶进了那只有两排老店屋的小镇的街市时,车子自然而然放慢了速度。木歪,这个闲静、慢悠悠、古老的小镇竟然叫木歪。

短暂的邂逅,竟然有些失措……

别小觑哦!查阅网络资料,木歪(Beruas),竟然是个曾经拥有辉煌纪录的小镇。根据历史记载,这里曾经是马来西亚第一个印度教王国(二世纪)所在地,也是第一个伊斯兰王朝的所在地。到了19世纪初,因木歪处槟城、太平及实兆远往怡保的必经之路,让当时这小镇成了“商旅中转站”而兴旺起來。到了抗日战争结束后的1950年代,木歪兴起伐木业,再次让经济活动腾飞起来。中转站到伐木业,两次辉煌期,吸引许多來自各地不同籍貫的华裔迁居此地,让木歪小镇由原本的马来王朝所在地,变成一个华裔聚居的小镇。然而,随着多条高速公路的兴建,让木歪顿时失去“商旅交通中转站”的地位,再加上伐木业没落,木歪的辉煌已渐渐远去,繁荣景象不再,经济蓬勃不再。徒然留下的是两排近百年的古旧店屋,相隔着一条大街互相对视无言的百年街景,似乎在告诉人们人世沧桑:“不堪回首啊!”

木歪位于霹雳州中西部。是属于曼绒县管辖的一个乡区小镇。木歪源自一种叫作Pokok Beruas的山竹树,学名是Garcinia hombroniana。小镇之前一直称作木歪,后来有人觉得不好听,改名木威,但村民习惯了,仍然不介意叫它木歪。

想一想,我们途中经过的小镇当然不只是木歪。

年轻时,曾经背包流浪,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马来亚半岛。我特别喜欢在小镇留驻,找一家破旧的旅馆住宿,或者在榴梿园的寮子,或者在罗厘车斗后过夜!有时乘搭巴士、德士,或者搭顺风车,漫无目的到处走,没有目的性到处溜达。有时跟各种族的人们交谈,有时给狗追,狼狈奔逃。有时经过甘榜屋子,窗户敞开,惊见马来夫妻在亲热,脸红耳赤,忙疾步而过。

印象中难以忘怀的小镇有瓜拉雪兰莪、适耕庄、美罗、武吉丁宜、莎莎兰、文冬、劳勿、话望生、布赖、东甲、安顺、高渊、卡拉岸等等。这些小镇各有风情与特色,居民各种族都有,多半良善而好客。

虽然小镇经济落后,商业活动停滞,不能与大城市相比,像瓜拉雪兰莪河口的大桥,慢腾腾至少30年才建得起来!还有布赖,道路一个坑一个洞,直到发现金矿,柏油路才很快铺起来!

数十年犹如白驹过隙过去了,不知这些途中经过的小镇,是否安然无恙?是否依然如故,保持风姿?坚持特色?像适耕庄,仍然是“适合耕种的村庄”,举目尽是绿油油的稻田。瓜拉雪兰莪这个河口小镇,仍然闲静,与世无争地遥望着马六甲海峡,河口旁的渔村,则是老饕吃海鲜的好去处,闻说蜿蜒河道旁红树林冷邦树上,仍然憩息着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在入夜时分,在导游的带领下,乘坐小舢板逆流而上,惊叹这些萤火虫闪闪烁烁,犹如一棵棵挂满灯泡的圣诞树!但山城劳勿,则是完全变了样,旅客多了,生态、美食、寻幽探秘,参观废弃的金矿,吃名种榴梿等等,仍然吸引无数都市人前来。我数十年前邂逅的劳勿,一条大河流过市镇,河面上飘浮着粗大树桐,工人们把树桐钩上岸,让树桐车载走的情景不复见。布赖也是变迁很大,自从1980年代末发现金矿,铲泥机驶进来了,勘察队驾着吉普车进来了,采矿的人也进来了!华文小学因勘探发现地下面有矿脉,也不能幸免被驱赶逼迁之噩运。连小镇上的神庙“水月宫”恐怕也难存留吧?还有武吉丁宜,昔日原只是山洼地,村民栽种西洋菜。但因为山明水秀,刚好邻近云顶高原,被发展商快手快脚买下,如今已经辟为度假村。

若有脚力,或者有激情,我真想再一次背包旅行,再一次走遍大城小镇,走遍山山水水,去探访过去的曾经邂逅,曾经留宿,曾经拍照,曾经留下文字记录,曾经与各民族人们交谈的小镇风情啊!

说回木歪……

我们先去小镇博物馆参观。展出的不外是昔日的采锡矿的木盘、器具、刀棍等。昔日王朝的历史文献,图片、服装、饰物、锡米、矿物等。再去看看两棵栽种在博物馆前的(木歪)“山竹树”!觉得不虚此行了。

我们也驱车不动声色、不惊扰人地逛进新村。篮球场、小学、小杂货店、静静蛰伏着的村屋,渺无人迹,只有猫猫狗狗在廊前打盹。这个懒洋洋的午后,村民不是还在油棕园干活,就是给菜园抓虫,给果园采撷,给竹片编制篮子,或制作香支。不然准是在角头咖啡店翘脚喝咖啡,天南地北闲聊中美贸易战,还是香港的百万人示威吧?果然,我们把车子开到啫喱树下的咖啡档,只见停放着大大小小的摩托车。咖啡档可热闹了,咖啡、茶、汽水,加上咖喱卜、马来糕点,大快朵颐,也高谈阔论。马来人、印度人、华人、园丘外劳,不分彼此,多种语言,七嘴八舌,犹如联合国。

这就是小镇风情了!

可别小觑咖啡档“论政”!这里仿佛是时事之窗,也是“选票晴雨表”。当他们在骂谁时,谁就要卷铺盖政权倒台。当他们怨气冲天,一致抨击谁谁谁时,就是“变天”时刻将来临。候选人若不去聆听小镇咖啡档人们的心声,又怎知民怨呢?怎知生活艰难呢?怎知选票走向呢?

但是,“晴雨表”往往也有失准的时候。

记得在1980年代末在布赖村,我们也在“水月宫”附近的咖啡店逗留。村民也是满腹牢骚,抨击勘察金矿的队伍,这里挖挖那里测量,铲泥机把树林、村屋纷纷摧倒,把村民驱赶,就是为了脚底下的金矿嘛!他们更要把唯一的华文小学迁校,因为校地下面发现金矿!他们何止发牢骚,还组织村民示威抗议呢,组成人链抵挡铲泥机,也向议员请命,结果利欲熏心的企业集团,还是一意孤行,哪管什么民怨?哪管什么生活艰难?选票走向?

这就是小镇的宿命。在国家发展、经济利益的大蓝图里,在黑箱作业的土地发展局的盘算里,在种族为利益导向的大蛋糕里,民意算什么?民怨算什么?小镇无论是蓬勃发展成大城市,还是萎缩成荒村没落,被人遗忘,都是不由自主啊!都是被摆布的木偶啊!都是被变相奴役的人们啊!

别了,木歪小镇!

别了,Pokok Beruas。

如果你曾经足迹遍天下,视野开拓了,看过富良野的薰衣草田,悠闲在京都岚山的竹林里漫步,甚至涉足挪威的冰川,或者是客家的土楼;或者是爱尔兰的丛山峻岭。木歪,从地貌来说,也许在你眼里平平凡凡,根本不算什么。但你别忘了,每个人身上、骨子里,都沾染着乡土的泥香,风霜雨露与山山水水!当然还有你挥之不去的成长记忆!

所以,我们忘得了木歪小镇么……

我们喝了咖啡,也吃了当地的马来糕点,更听了许多村民关于政治,关于原产品,关于“变天”,关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牢骚,在懒洋洋的午后,离开了木歪,驶向双溪穆罗的归途。木歪小镇,再百年后,您会是什么样子?可曾安好?可曾无恙?可曾繁荣?可曾安宁?谁也不知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