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出发系列4:何惠禄诗穗 40年断层,顾左右而言诗

(何惠禄提供)
(何惠禄提供)

字体大小:

新加坡独立那一年,念中三的何惠禄在老师鼓励下,投稿诗作于《南洋商报》文艺副刊;接着,大三时与数名同学出版合集《六弦》。然后,然后没有了。

直到2014年,在“向文艺敬礼”颁奖礼上与文友偶遇,激励他再披“战袍”。

他说:“以前很容易与人谈论诗歌创作的‘经验’与文化问题,现在反而会顾左右而言他。40年断层,期间文化的变迁与文学生态的演化,当初难以想象。”

重新出发,虽“始料不及”,但“很有满足感,很有意义”。

寻月记

是不是周遭的高楼遮挡

还是夜晚太过明亮

抑或故意躲避 我

抬头东西张望

仍然望不到今夜

醉人的月圆

风大

云重

迄至子夜

仍然迷茫

遂把自己关回书房

寻觅线装书页里藏的月华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巧遇李白与汪伦

道别于桃花潭

当时月已倾

(你曾说你宁住长江尾

观岸边桃花盛开)

纵使轮回

今月也照不见古尘

此事难以追溯

当月盒盖上 夜空黑蓝

只余繁星

点点

重返花柏山

终于闯入风景高密度

倚石游目

任凭午风抚弄银发

沾满茵茵绿绿的手指,点算

野芋、蝶豆花、香灰莉树

拐弯远处的缆车

缓缓跨海,缓缓

连接轶事

 对面岛

 还叫绝后岛的时代

 岛崖还架起高射炮

 几百年前

 龙牙门或许能作证

 郑和是否曾下船戏浪

回味林中中餐馆的暖炉

汤底融化了花香鸟语

西餐馆独坐山顶

割据盘中夜色

那拖着影子

捡拾褐色小石子的

是她,清汤挂面

曾经落叶题诗的人是你

数十年旧事多已模糊。但蓝天

还是那个蓝天

不知当年那个星空

是否无恙

以往我总比太阳早一点下山

因此往往错过了些什么

如今,重攀往日

云下这片山坡

青翠依然

下山总比上山难

喘着气的小步

把路旁的旖旎一件件

归还。回眸里

似乎有人清唱

那一首我们共同的歌谣

心引

(据说每个女孩的灵魂深处都住着一个男孩……)

雨点还是昨夜的

不停敲打凌晨的窗

沟渠旁边若有二维码

颗心将牵引你

循流而觅她的年少

雨径上 看她如何踢湿

那双蓝布鞋 看她如何瞬间

变成一个淘气的男孩

老街灯看不清楚

窗后那双迷蒙的眼

也望不见原乡

渺无音讯的

秋忆

这一生,你递给我百篇手稿

一本尚未付梓的诗集

翻至第七十九页,页末

仿佛浮现,浅浅

两片唇印

那时大三

你低唱的一翦梅

湖畔回荡

那无悔的青春

四十个秋天已逝

在我们不久以前的未来

因为你,这里没有冬天

中秋如昔

我把灯笼点亮

等等晚霞

等晴

远处铁路横跨溪流

风夹暴雨随流奔至

亭在山腰

蒙蒙老绿留我

等晴

等云

她伫立了整个仲夏

在车站不等车

也不等人

而是等候云朵

带走她那驿动的心

晚霞

半百年前

与豆蔻年华的你

相遇 在加冷河黄昏

如今你以晚霞 行容河畔

那遗失的曹家馆与独立狮桥

借景

风来时它伸手过篱笆

风离又缩回

就是这棵大树

雨季来时

我向它赊借一些景致

树舞,雨诗,以及蓝色

黄色和白色之伞顶,穿插

一两个匆匆的冒雨人

午后想不起某个动词时

索性透过一树深浅的绿隙

抵达对街挺直的街灯,再往前

就触及面面墙侧

 随心

 构思

 视觉的景深

新家院子化小了

容不下所有旧花旧树

能随身的都细细密密地

叶对叶,花瓣对花瓣

挤居院角。尽是那些琐事

一些仍挂心头

(篱之外

树树似曾相识,仿佛

眼力所及均属我有。)

一到黄昏

我野放的飞禽

衔着晚霞速速群返

在枝叶间混音

阕阕晚唱

更远的,就任它模糊吧

任它以水彩渲染我的暮色

梦湖四章

千手

一撸一撸地靠近

我合起双眼斜躺在竹椅上

长发似的岸柳迎着风

千手在我脸庞上婆娑

也在我裸臂上婆娑

问云儿

桨在湖面轻划同心圆

涟漪若渔网覆盖着水下天空

你从志摩的诗里偶然游过

继续你的方向

我却来不及把话说完

夜桥

这般柔情的夜

拾步轻轻

桥上风儿叮咛也轻轻

凝望风荷在墨韵里晕开

仿佛大千刚绘毕花瓣之细腻

湖谱

难把十景编成藏头诗

折返南宋

翻阅西湖札记:

 晚钟于乐,秋月于词

 双峰于眼,残雪于心……

神游

(合起眼,聆听静脉和动脉在流淌……)

内省

无人烟的风景

浪涛是液态的山峦

山峦 是固态的江海

对照外界 杂然赋流形

微而无垠 我像一根羽毛

在胸府滑翔

夕雨

空雷

越空驱驶万马战车

在那长旱的夏末

一雨告终

滴滴答答敲打芭蕉叶

呼呼摇乱檐角的钟铃

立秋后几天以来

关不住天水

倾洗鹊桥

(相逢草草,争如休见

 重搅别离心绪……)

织女倚桥哭泣

素泪淌过庄稼川谷 洗漱

这多疫多灾的辛丑之秋

今夕七夕 将又是

雨时多雨的泛滥

她的绿檀小箱

细腻十指 解开

旧麻绳打十的箱藏

才掀起盖子

蓝光即自箱底冉冉升起

若掀起面纱下你的半个微笑

这冉冉蓝光束

是那些被视为荒诞的岁月

闪烁着怡人色泽

十年 或许二十

本留于应许之地 那些

奔跃的青春 那些

刻意的荒芜 属未耕之抑郁

时而阡时而陌

飘忽如三月阵雨

抿着嘴唇那一丁点青涩

一丁点的青少叛逆尚待驯服

或托腮束发

把寂寞乔装成浪漫

在岩岸上点算经过的轮船

看海域散落的小岛

看澎湃的浪花奔来

卷入故事

起身 扑扑衣袂上的沙尘

涛声渐远 夜阑

十指依然细腻 以小麻绳打十

封箱 唯绿檀之幽香袅袅

 

本系列结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