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提琴家关旗 借斯美塔纳名作回顾一生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关旗认为,音乐家要有斗志才能持续练琴打磨技艺。(新加坡交响乐团提供)
关旗认为,音乐家要有斗志才能持续练琴打磨技艺。(新加坡交响乐团提供)

字体大小:

145年前,捷克音乐之父斯美塔纳在写作《第一号弦乐四重奏〈我的一生〉》时,因病失去听觉,健康每况愈下。他把作品第三乐章献给亡妻,最后乐章里反复出现的高音E,相传是他耳鸣后所听到的声音。

钻研这支曲子的时候,新加坡交响乐团中提琴副首席关旗,除了着迷于第一乐章中提琴迷人又极具挑战性的旋律,同时也感受到作曲家生命的苦闷,甚至最后乐章进入疯癫的状态。关旗不敢自比作曲家,但他认为音乐是丰富的情感宝藏,听者能够感受到彼此生命的连结。新加坡交响乐团来临的室内乐音乐会,关旗要借斯美塔纳的名作回顾自己的一生,也把作品献给14年前过世的母亲。

1988年,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关旗获得新加坡交响乐团聘书,来到陌生的岛国。工作八年后,他辞职前往澳门闯荡,帮助组建澳门室内乐团。他在那里结识了后来的妻子——小提琴家魏喆。1997年完成在澳门的任务,机缘巧合新加坡交响乐团中提琴又有空缺,他再次考上,回到岛国再续前缘;接着魏喆也加入乐团。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