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坛双杰”音乐会 昔日同窗吹弹争鸣

许凯翔(左)与饶思铭就读南洋艺术学院华乐系期间是同窗。(严宣融摄)
许凯翔(左)与饶思铭就读南洋艺术学院华乐系期间是同窗。(严宣融摄)

字体大小:

分别演奏长笛和阮的许凯翔和饶思铭,将在新加坡华乐团“乐坛双杰”音乐会上,呈献独奏。《艺谈》邀请这对老同学分享他们对音乐风格,演奏家形象的看法,以及个人音乐生涯的目标。

许凯翔(长笛)与饶思铭(阮)在南洋艺术学院求学期间是同窗,在来临新加坡华乐团“乐坛双杰”音乐会,两人将扮演独奏角色,呈献雅克·伊贝尔的经典长笛作品《长笛协奏曲》(罗伟伦移植为华乐),以及本地作曲家王辰威的《阮·克伯牙》。音乐会将由新加坡华乐团驻团指挥郭勇德执棒。

难得国家级乐团邀请本地青年演奏家挑大梁演出,借此机会,《艺谈》邀请这对32岁的老同学分享他们对音乐风格、演奏家形象的看法,也请他们分享个人音乐生涯的阶段性目标。

陈宇昕(以下简称“陈”):凯翔,你从小学习中国竹笛,在南艺也是竹笛专业,后来到国大杨秀桃音乐学院才转修西洋长笛。这次与新加坡华乐团合作演奏西洋长笛协奏曲,你如何想象音色的转换?

许凯翔(以下简称“许”):华乐音色,我不陌生,毕竟小时候就学华乐了。我很好奇,也期待最后的音色效果。乐队的音色对我的音乐表达有影响。作为对音乐比较敏感的演奏者,要跟着音色改变。当然,音符不能动,但声量和句子可以稍微更改。

:思铭,《阮·克伯牙》是王辰威在2017年鼎艺团10周年演出时特约创作的作品,由你首演,2019年你把他带到台湾,为什么会一再演出这支曲子?

饶思铭(以下简称“饶”):我觉得辰威放了很多心思,他有点挑战阮的音色极限。作品前部分使用大阮,必须把回形针别在琴弦上改变音色,模仿甘美兰的声音。演奏时,我必须控制(力度),不然回形针会飞走。这是辰威的创意,他做了很多实验,声音真的很像甘美兰。这作品有挑战性但不太难,同时也有特色,我希望这次演出能激发年轻阮演奏者的兴趣。

从根源了解不同风格

:面对不同风格,你的态度是什么?

:当你要演奏某个风格的音乐,你必须先了解它的根源,学习过程很重要,必须琢磨,跟老师学习、看书、多听,找出风格的启发点在哪里。我从小就听不一样的音乐,现在我的音乐表达在于自己的原创,因为我现在活跃于作曲。演奏方面,以伊贝尔的协奏曲为例,我很期待会有不同的音色。尤其第三乐章最后有华彩段落,我打算即兴,因为华彩的精神就是即兴,可以说这整首曲包含了我的性格。

:我会先阅读理解,以《阮·克伯牙》来说,其中有印度尼西亚爪哇舞蹈元素,我必须去找资料了解这种表演艺术。作曲家的态度则是放手让我发挥。

:凯翔刚出版了专辑“Scenes and Stories”,谈谈多元文化风格给你的影响。

:专辑里有我的原创作品,包含了不一样的文化元素。其实过去我录音配乐时都会加入不同文化元素,比如几年前电影《赛德克巴莱》的配乐,里面的笛声都是我吹奏的。

:思铭去年参与了好莱坞电影《鸣鸟》的配乐录音。其实本地音乐家向来都有电影配乐的传统。当然时代不一样了,如今视觉与听觉并重,两位才貌双全,请问你们个人有特意经营自己的形象吗?

:我没有刻意往这方面发展,最多在社交媒体上传一些音乐影片,不怎么注重今天要穿什么衣服。

:我觉得音乐是基础,最为重要,但我对形象也有要求。我觉得外貌要干净,要时尚。为什么?因为我是表演者,人家还是要看你的。不一定要非常好看,但要体面。我健身也不是单纯为了外貌,其实还有纪律和健康的考量。我觉得健身跟练琴蛮相似的,是推动我的精神力量。

疫情下如何保持动力

:这两年疫情影响不小,你们如何保持动力?

:在爵士音乐圈,有采谱的习惯,把听到的记谱下来。疫情期间我采录很多自己喜欢的句子,若有特别的片段就上传社交媒体,一整年都在做这个,加上教学,就这样子过来了。当然我也在作曲,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坐在钢琴前听和声。我对和声比较敏感,如果弹出我喜欢的音色,就会得到一些灵感。

:过去两年过得蛮快的,在华乐团里,乐团鼓励我们拍一些视频,在病毒阻断措施实行的初期,我就录了20多个。

:你们同龄,今年32岁。什么时候才算是音乐家的黄金年龄?

:这两年在演奏方面,我找到一定的风格,下来几年就是沿着这个风格经营下去。

:我近几年对自己的音乐比较自信、踏实了一点。这是我的风格,我喜欢的方式,但不是顶峰。

:巅峰应该要到四十多五十岁的时候。

职业演奏者的自我鞭策

:在音乐道路上,你们可曾给自己定下阶段性目标,以确定自己真的可以走下去?毕竟过了学生时代,没有比赛,职业演奏者要怎样鞭策自己?

:梦想一定有,什么时候达到,很难回答。

:当时我们在南艺,就只是往前冲而已,以面对未知未来的心情去冲。

:目标要给自己定,可能有些人成为职业演奏者后就放浪了。一如你说,没有比赛,没有在学院的环境,不懂如何继续进步。但这也没有对与错,到最后就看个人对音乐的热爱,也要看有没有家人朋友的支持。如果是一个人孤独前进,也走不远的。

:艺术舞台蛮残酷的吧?

:的确,如果你没有做出一点成绩,如果你不够努力,就会被淘汰。新加坡艺术圈那么小,所以你必须努力,才能在这里生存。

:最后谈谈你们的理想和目标。

:我想跟心中的偶像、传奇们合作,他们有些年纪已经蛮大了,比如贺比·汉考克,他是非常厉害的爵士钢琴家。我也想多演奏长笛协奏曲,演奏当代作曲家的协奏曲,结合即兴风格的作品。当然我也可能自己创作。

:我想推广阮咸这个乐器,通过演奏新创的协奏曲。虽然新加坡的阮乐发展这几年蛮活跃的,但还需要更多的教育。

乐坛双杰

10月23日(星期六)

晚上8时

新加坡华乐团音乐厅

20、28元(现场观看)

15元(线上观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