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一个人

路透社
路透社

字体大小:

日子选择用不一样的速度前行。当我才华用尽时,剩下的心安理得,希望可以成诗。

到尽头的思念,再聪明没有人懂,天阶夜色没有去处,就是等闲。等一场不必理解的风,凉自己的念头。

  @躲一个人

海角天涯必须的,在武侠世界里,避世间俗事,必要时必须高调遁隐,要是神不知鬼不觉就刻意了。开心喝酒,就是要寻醉,找对的借口,吐错的怨气,在树里探风,不说话时听见自己,一开口满是跳蚤。

看不出鬼的,也是人,看不起人的,不一定是鬼。小时候怕的鬼,反而好认,也好相处,吓人而已,阿嫲拍胸脯说,不害人。

日常最难,活在风平浪静里,就等日子把幽静用完。最好别让人发现,想好的从前存起来,寒暄时尽量诚恳,人多也就不怕。用想象充饥,平日要积德那样看书,琴键那样流利应对,心里有音符,别人自然看得出旋律,不作他想。

感觉有一只蚊子,整个夜晚就担心着那只蚊子,直到吸饱了血,夜才平静。江湖行走,最怕在心里抓痒。

电话通常不响,如今打一通电话都要先发一则信息,问问是否可以。问过的亲吻,不如陌生的深思熟虑。

那时拎一包咖啡带几句牢骚推门进屋,门不常锁,要防的锁不住,要锁的防不胜防,坏人看得出来,抽刀断水图个明白。后来,豪情笑成一团,离别尽是言不及义的拥抱,用好处掂算着下一次相聚的意义,生怕恩情被忘记,祝福挥之则去。

别怕孤单,试着在人群中独处,见人说话,见猎心喜,用不存在的花香锻炼心志,想着有一口井,就不怕渴。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就望梅止渴,看到好人被欺负,不妨近乡情怯。

我们说好一起俗不可耐,反正心眼还在,无常看得出来。必须出入市侩,习惯人无常态,水无常形,念着好久不见的好,成败不动声色,只等过去。

迟早的事,一切都是。关一扇门容易,关心太难,还要防着不痛不痒的问候,借水涨船高,泛滥到了关门那一刻。门关不住水,也不关水的事,是一场早铺排好的局,等一个日子名正言顺。

满街的鬼,换的是衣服、表情、语气,还有想方设法的沾沾自喜。

  @想一个人

雨就快了,当山留不住,云随四处,我们曾经是无助的伞,现在回看,邮票有一双欲言又止的眼神,有很多话要说,有口风不密的传统。

季节不对,坏叶奔飞,混杂着欲望,有些清幽,有些情有可原,更多的是自得其乐。念头似寇,还在兵荒马乱。那人在古老之中,不急于现代,不怕落单,不必客气。

天地要是够美,寻思从宽,从不必稍有迟疑。自古坦荡就怕措手不及,一杯茶尚有温度,心凉半晌无声。

脱口而出的句子,要带余温,关切深远,探问老道,问了就不多说,剩下的留给沉默,安定而且一整个下午腾出来给大海那样看着,宽阔有心。

想放弃时,想一个人。气急败坏时,不想一个人。

想想,一个人。不对,也不错。

日子选择用不一样的速度前行。当我才华用尽时,剩下的心安理得,希望可以成诗。

  @找一个人

没有不团结的乌云,雨落时各凭造化,翻飞成顺风带势的气魄,无论如何必须沉着,丝毫不泄漏的底牌,镇住荒原。没有不团结的忧郁,下棋那样深锁眉头,暗算着别人的下一步,还有自己的没有退路。

表面谁都可以解读,留一些刻意的粗浅,稍显造作无妨,正好迎合了猜测。就是要看了以为会懂,偏偏耐人寻味,巷子里才有半掩的门扉,不见得归来的失落。

支持者最怕他们踌躇满志顺着自己的不确定,表达隐藏不好的信心满满,风吹草动常常是言不及义的,常常谆谆善诱,摇摇欲坠却充满热切期盼。类似孤枕难眠的安眠药吧,等待梦中人圆谎,遇上了结结巴巴的爱侣,是逼问了,也着急了,极力要阻挡他们穿越梦境,推门来到现实。

财不露白,掐指再掐,盘算着如何风吹草低。那是善良的逼不得已,坚持或许难看,循墙而走则完美接收。如意不难,如果事态平常。

我们顺其自然,在芦苇边上等日落,角度对了,芦苇总是能撑住硕大落日。也必然不必久撑,天地自有柳暗花明。夜幕降临,将领们卸甲稍息,隐约就看得出谁累了。

他们背后都有一支队伍,看守着大漠孤烟,背后的背后有一股更贴近主力而左右浮沉的力量,决定风向。

月色为战场定调,在看不清楚时也才看得更清楚,估算野心这场游戏,比赌博更绵密有意思,必须众里寻他时欲擒故纵,放与不放,是心安与不安的拿捏。轻轻拂过脸颊,不看眼神,看手背就懂心意了。

他等。等自己蜕变为浑然天成的副手,不能极力争取,怕谗言曲解成掠冠抢标,坐实了阴谋就不好。在必要时不必出手,才能理顺出辅佐的沉稳气势。没有消息,正是在等待一个消息。

重甲循兵当前,不可以逾险,王不是不懂。放眼时局,不怕山势嵯峨,怕尘念消遁。

王不能等,再等下去,王就不是王了。要突围,当兵行险着,走意想不到。

是一个团队,就要有人抡旗,领头之争是不争的事实。争与不争,不是得到什么,看放弃了什么。

于是雷声作响,前奏总是催人血脉。算算日子,是时候秋后沏茶,让意图散热,智慧微笑时隐约飘香。

  @等一个人

看着办,最难。动手,怕留痕迹。

思念伴随,远山眯眼,说好在天际间安放耳目,然后边走边唱,那些忘记的歌,呼唤着青春,逐一相随。受人提点,无厚入有间,安放一个心眼,在难过最深处,让温柔隔墙有耳。

睡前,昏死过去最上道。小时候怕鬼,老是设想遇上了怎么办,有没有遇上,说不准,这些年见过不少,也总是在关键时刻,设想好的招数没有用上。小时候跟自己说好,昏死过去就没事了,老了怕没有意思。

择日,黄道横生意思。老人家说,坐着看就有戏,名堂换易,好久没有见过那么生动的狐假虎威了。

眼睁睁看,一个人变鬼,说变就变,轻而易举。走在路上,就等一个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