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威尼斯双年展新加坡馆 纸迷宫展示书的流放

字体大小:

人们创造了很多书本的故事,但也将它们摧毁。在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新加坡展馆的纸迷宫装置里,《纸浆III:流放之书小传》向人性和印刷社群致敬,并探索书籍销毁的历史及影响。

进入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新加坡展馆(4月23日至11月27日),好像走入一本书里。

在无纸社会的今天,书籍本身就是知识的开展。在女建筑师劳拉·米奥托(Laura Miotto)合作打造的纸迷宫装置里,纸浆墙壁从天花板悬挂下来,沿着空间结构“折叠”而成,让观者聚焦于艺术家及作家舒比吉·拉奥(Shubigi Rao,47岁)特为展馆撰写的书《纸浆III:流放之书小传》(Pulp III:A Short Biography ofthe Banished Book,简称《纸浆III》),带走一本书作纪念,或看一下短片。

舒比吉《纸浆》费时十年

由国家艺术理事会委约,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新加坡展馆团队日前宣布策展内容。《纸浆III》向人性和共同的印刷社群致敬,也是萦绕心头的挽歌,标志着舒比吉十年项目《纸浆》的中心点,探索书籍销毁的历史以及其对知识未来的影响。

展览以书籍、影片和纸迷宫的形式,探索濒危语言的不稳定性和持久性,公共图书馆和替代图书馆的未来,以及区域印刷的世界主义,历史悠久的印刷重镇包括威尼斯和新加坡。

语言及哲学思维流失

舒比吉在发布会指出,人类的多元性体现在用语,而今每14天就有一种语言衰亡,人们失去的不仅是语言,还有其哲学思维,而她并不想让它们完全消失,比如其短片采访马六甲与新加坡欧亚裔社群中消失的克里斯坦语(Kristang)。

她说,这个跨国项目只能诞生于新加坡。影片访问的对象很多是从未与人分享的故事;人们创造了很多书本的故事,但也将它们摧毁。在威尼斯和新加坡拍摄的影片,将之前研究的传奇图书馆的神话诗学,以及半真半假、道听途说和有争议的叙述编织成抒情的手稿。

舒比吉在新闻稿说:“纸浆项目的故事指向不同形式的勇气,在行动、演讲、记录和分享中。这些故事也让人们看到了印刷品微妙的抵抗形式,以及生活被书籍包围,呼吸着沉重的空气,带着未读但无价知识的重量,冒着一切风险保存不属于他们的文本,并且可能永远不会被阅读,但也不仅仅是他们文明的象征性代表,或一些人性理想主义的概念。这些故事体现了超越价值的最有力信念,超越狭隘的部落主义和金钱上的琐事。这里的每一个故事都讲述了数以百万计的人仍然闻所未闻,并未记录。别人的勇气是救赎,对那些制作、书写和保存,包括这个呈现文稿是认可所有人以及文本的形塑,迫使我们捍卫或放弃立场,或包围,封闭,并启迪我们。”

新加坡展馆十届以来首个女性艺术家个展

舒比吉每两年写一本书,深化研究课题,曾以《纸浆:流放之书小传》获2018年亚太酿酒基金会特出艺术奖评委奖、2020年新加坡文学奖(非小说类)。她是新加坡展馆成立十届以来第一个女性艺术家的个展,,认为女性艺术家常在历史之外,作品试图将所有发生在边缘的研究集中呈现。

《纸浆III》探索融合读者、艺术家、作家、印刷商、学者、藏书家、影子图书馆活动家、图书馆员和其他文化管理员,以及各种印刷品捍卫者和支持者获取知识的时刻,由此产生的文稿是个强大的封装,将许多相互关联的线索加以编织,传达艺术家对知识的产生、所有权及传播的了解。

展览由南洋理工大学艺术、设计与媒体系教授乌塔·梅塔·鲍尔(Ute Meta Bauer,64岁)策展。她曾说,舒比吉使用书本和移动图像作为交流形式,倾向于故事中经常发生的部分,被当权者和资本的权宜之计故意掩盖。其艺术研究对文化、他或她的历史、身份的“守护者”深感兴趣,其中语言变成了一个家和一个避难所,以保护并哀叹那些丢失了的。当世界正经历巨大损失时——不仅仅是人类因大流行而失去的生命,也因气候危机而丧失的生活方式——展览促进了人们对坚持、富有成效,并有意义地生活在一起的理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