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身体剧场、云南映象不敌疫情解散

订户

字体大小:

据中国媒体报道,在全球广受赞誉的中国独立舞团陶身体剧场,在疫情冲击下难以为继,宣告解散。

4月29日,本来是成团14年的陶身体剧场(下简称:陶身体)的大日子,他们计划在中国国家大剧院台湖舞美艺术中心进行持续六天“数位系列全演”,包含室内外演出、艺术现场、音乐现场和大众课堂。原本,这将是一场热闹非凡的舞蹈节,但一切在疫情中戛然而止。陶身体通过公众号宣布,演出取消,陶身体计划解散。无独有偶,杨丽萍的《云南映象》演出团队也正式宣布解散。

2008年8月,陶冶和段妮、王好一起,创立了陶身体剧场。陶冶想要做一种全新的现代舞,只有纯粹、极致和严肃的身体运动。陶身体因深度编舞和高水准演出,很快声名鹊起,曾被英国《泰晤士报》称为“中国正在蓬勃发展的当代舞界一股强劲的新兴力量”。他们曾受邀在世界各地40多个国家、全球上百个艺术节登台,也曾来新加坡演出。台湾编舞大师林怀民说,陶身体重新定义了舞蹈,他们是“全新的、独特的,也有中国传统的影子”。

而杨丽萍的《云南映象》于2003年首演,一直是中国现象级舞剧。杨丽萍凭一己之力完成创作、编排、营销、包装和推广,在舞台上建了一座“行走的民间歌舞艺术博物馆”。《云南映象》团队在海内外巡演已超过7000余场,无论是商演场次、观众人数,都达到中国演出行业的巅峰。

一个是在全球著名剧场和艺术节获得过诸多赞誉的中国独立舞团,一个是中国舞蹈市场上最成功的品牌之一,都无法抵御疫情所造成的冲击。

《云南映象》二度解散

在一则视频采访中,63岁的杨丽萍数度哽咽,她说:“我不是一个害怕困难的人。这次的疫情真的是太残酷了,没有了舞台,我们真的没有办法继续生存下去了。”2003年,《云南映象》因沙斯也曾被迫解散。

陶身体创始人、艺术总监陶冶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则坦言,疫情带来的艰难,让他几乎每天都在考虑是不是要解散舞团。“5月过后,舞团将无力承担团员工资等运营成本,因此我们不得不计划解散。”陶身体表示,2020年受疫情影响,舞团开始尝试新的发展,2021年底,舞团开始负运营。

陶身体原计划4月29日至5月4日在国家大剧院台湖舞美艺术中心举办“陶身体数位系列全演身体艺术节”。直到国家大剧院宣布五一期间演出全部取消,这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疫情前,陶身体奔忙在全球,一年最多有40多场国际演出,而在2020年,陶身体取消了全球十多个城市的巡演。

陶身体想过很多办法对抗困境,先是针对公众爱好者设计舞蹈课堂,又创立起自己的时装品牌DNTY,做快闪店等。陶冶说,疫情以来,穷尽所能想到的一切办法,仍入不敷出。早期有人出资支持过舞团,他们也曾以创作的形式完成一些商业合作,但都不是持续和长久的。

金星舞蹈团仍运作

但中国第一家民营现代舞团上海金星舞蹈团,却仍在运作,该团从1999年成立至今已23年。疫情期间,这支舞团不但能照常发工资,在没有演出的情况下,舞团成员还能编创自己的作品,不为生存担忧。

金星舞蹈团在中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我来挣钱,让他们安心跳舞”是艺术总监金星对舞者的承诺,她上综艺、做评委、做直播、参加商业活动,就是为了赚钱养活舞团。金星曾把舞团形容为“我精神的自留地”,她说:“每次我回到金星舞蹈团,看到大家都在无忧无虑跳舞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坚持、我的努力是为了什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