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夏彬的《火的回忆》回顾中正湖畔的文风

本地老作家夏彬短篇小说集《火的回忆》于1961年出版,2021年12月再版。(档案照)
本地老作家夏彬短篇小说集《火的回忆》于1961年出版,2021年12月再版。(档案照)

字体大小:

读书之必要

阅读了夏彬学长撰写的《火的回忆》,自然而然想起了中学时代的那段“火红”的日子。虽然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依然犹如昨天发生的事情。

小说结尾写着1960,说明这部小说是在1961年出版的,写作的日期应是1960年之前,即1956年“十·廿六”事件之后。该书出版几天后就被列为禁书。几十年后再版,参与当年火红的日子的中学生,如今已经是老人了。

对我们这些老人来说,1956年是一个动荡的年头。那一年,9月24日林有福政府解散新加坡华文中学生联合会(简称“中学联”)。10月10日,教育部长周瑞麒下令开除两名中学教师及142名中学生。几千名中学生分别在华侨中学与中正中学总校集中抗议,要求政府收回命令。华中、南侨女中、南洋女中、南华女中及中正分校的同学集中在华中,中正总校、中华女中及育英中学的同学集中在中正总校。许多工友和社会人士前来支持,供应粮食。

10月26日凌晨,大批军警以催泪弹攻入两校,驱逐集中的同学,甚至开枪,接着集中在华中的同学步行到直落亚逸街的福建会馆重新集合。集中在中正的同学到芽笼的光华学校集合。夏彬以小说的手法描写了这场历史事件的过程。

军警在驱散手无寸铁的学生时,中正的江炳安被军警打死,叶汉沧腹部中弹被送往医院急救,转移阵地到光华集中的学生以为叶汉沧已经中弹身亡,为他举行追悼会及默哀。

叶汉沧被送入医院,医生为他开刀取出子弹,他幸运地从鬼门关走回人间。汉沧性格开朗,爱讲故事,喜欢说笑话。后来他毫不忌讳,常常向人讲述他“中弹不死”的经历。他认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果然他活得很好,妻贤子孝,快乐地度过一生。

据一位中华校友告诉笔者,当年她在被驱散时背部被催泪弹灼伤,也有一些男女同学被打伤或被灼伤。中正的庄竹林校长请他的医生朋友到光华为他们医治,包扎伤口。庄校长爱护学生的行为导致1957年9月林有福政府援引驱逐法令逮捕他,他被关进樟宜监狱,将近一年后才获得释放。

在军警驱散学生的过程中,集中在华中的学生吉人天相,没有严重的伤亡事故。

中正是培养写作人的园地

从前华中被誉为培养理科人才的学府,中正则是培养文科人才的校园。在庄竹林校长主持校政期间,聘请了许多诗人、作家、画家和戏剧家为教师,这些教师鼓励学生写作,甚至在学生离校后,工作忙碌的时候参加文艺创作比赛,老师还为他们誊写参赛作品。加上诗情画意的中正湖,乡土气息的蒙古包,高高的木麻黄,自然风光的校园环境,以及藏书丰富的图书馆,培养学生的写作热忱。有些同学在初中阶段就出版诗歌,散文或短篇小说集子,如周粲、杜红、贺巾、原甸等的作品在中学时代就已经拥有不少读者。

当年的阅读风气很盛,一本著作可以卖几百至千本,出版的书局没有蚀本的压力,因此培养了许多诗人和作家。

中正人著作展

2009年中正中学庆祝创校70周年之际,中正校友会、中正总校及中正中学(义顺)主办了一个“中正人著作展”,在七个月的筹备期间,收集跨度70年的中正人的著作600多种,作者约150人,据负责这项工作的骆明学长说,这只是部分校友和少许老师的著作。如果能在中正校内设立一个永久性的展览馆展出这些作品,对在籍学生能产生不小的影响。

据在文坛活动多年的骆明学长估计,文艺界的朋友当中半数以上是中正校友,前后在华文报业任职的编采人员当中中正校友也不少。

笔者在参与《中正中学创校八十周年纪念特刊》的工作时,发现南洋初级学院、中正总校及中正中学(义顺)学弟妹们的来稿很不错,有相当的水平。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些学生当中大多数是小移民,他们在中国接受小学教育,打下一定的华文基础。不论学弟妹的来源如何,希望他们能继承中正的传统,延续中正湖畔的文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