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蚤市场淘到宝 收藏年画横跨30载

字体大小:

年画与民间信仰和民俗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微妙关系,不一定是农历新年期间才贴在墙上或门上,不少人也将神明年画当作膜拜对象。本地文物爱好者黄沛发,是传统灯笼制作达人,原来他也是一名年画“狂粉”,曾在本地想方设法“追逐”一批年画。他对400多幅宝贝如数家珍。

黄沛发(67岁,Jimm Wong)曾从事家具买卖和接触室内设计,从小也对美术和传统文化特别感兴趣。1990年代他到中国公干时特别关注陶瓷、木工和艺术品等,看到年画时更是深深着迷。

他展示了两张卷起的泛黄鲁班年画,并告诉《联合早报》:“一张是在北京买的,另一张在广州,它们应该是清代作品。我当时从事家具行业,鲁班是工匠和木工行业的鼻祖,对我来说格外有意义。”

鲁班面带微笑,朴实大气,周边还有随从拿着曲尺、工具书和斧头,非常生动。年画形象地描述鲁班的工作概况。同行后代将祖师爷年画贴在墙上,表达对鲁班的崇拜敬仰,视他为奋斗目标,并希望得到他的庇佑。

在跳蚤市场淘到大批年画

年画除了在中国创作与售卖,本地数十年前也找得到。约在2000年黄沛发在大坡华贸商场(China Square Central)跳蚤市场摆摊时,就有顾客向他展示所买的大幅年画。他回忆道:“我看到时马上追问他在哪里买的,因为这么大幅的年画很少看到。”

原来,顾客是光顾了同个跳蚤市场内的另一个摊位。黄沛发立即找该名摊主,说要买下他手上的所有年画。摊主说他只带了一部分去摆摊,其他的放在家里,过几天再带来。

“我担心他一转手又卖给其他人,就说要去他的家买,但是他不肯。我就每天到跳蚤市场等他,终于让我买下全部。当时我花了几千块买了几百张,具体一张多少钱也很难讲,只能说比一般市价来得高。摊主也有将年画交给跳蚤市场内的其他摊位卖,我就一个一个去收。还有一些买了年画的顾客,是跳蚤市场的熟客,我找得到的就去问他们愿不愿意转让。”

这批年画一大特别之处,是有好些贴了印有珍珠坊“中侨百货”标志的标价贴纸,旁边还有一个“NISON”字样,价标从几块钱到十多元。黄沛发说:“我自己也追查了很久,还是无法得知这批年画的出处。有可能是中侨百货从中国进口了一批,有没有拿出来摆卖过?到最后为什么会流入市场?这就不得而知。”据了解,“NISON”是中侨百货旗下的品牌。

即使同个图案 细节也不一样

收集到这批年画后,黄沛发就开始分类研究。当中好些其实是相同的图案,最多的有七八张,有的是两三张,但黄沛发也不舍得割爱。

“彩色年画要用上好几块木刻雕版,每一块不同颜色,有黑色、黄色、红色、蓝色和绿色。画稿贴在木版,一次印一个颜色,一共要五次才能印完所有颜色,这是一种‘套印’过程。其他细节如脸部五官,则是用手绘的。所以,每幅年画会有一些不同,如颜色淡一些或某个部分没有印得完整。也有一些裂缝,可以看出那块木版可能已损坏。”

就这样,黄沛发可以坐在工作坊一个下午,细看每幅年画,就像岁月在跟他说故事。

这批年画的创作年代无从证实,但有两张分别印着“公元一九八九年”和“公元一九九○年”的年画,注明那年的正月至十二月的二十四节气。由此可见,这幅年画的印制年代应该不会太久远。

根据绘制手法和图案等各方面研究,黄沛发说,这一批年画大部分来自中国河南朱仙镇,也有一部分来自陕西凤翔。当中较少见到的大幅年画,就来自陕西凤翔,其中一幅是珍贵的八大门神。

年画这几年受到收藏家的关注,一部分原因是2019年邰立平获选为中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凤翔木版年画代表性传承人。邰立平是邰氏木版年画第20代传人,祖父创办的世兴画局曾推出八大门神年画,黄沛发手中的正是其中一张。这批古版门神画在市面流传的不多,邰立平曾说主要用来贴在城门,他后来也重刻复制这八大门神。

年画价格暴涨也不卖

黄沛发还有两幅土地公(也称“大伯公”)的悬挂式卷轴年画也有意思,是1990年代在芽笼一带由广东人经营的杂货店买的。他说,从前的杂货店也有卖金银纸、香烛和陶瓷,有些人会买神明年画回家里挂。

卷轴要打开来拍照时,两边纸张已泛黄,动一动就掉落。原本以为这张年画会是斑驳褪色,没想到色彩鲜艳,土地公也炯炯有神。

土地公年画印有“佛山水巷彩珍造”。广东佛山从明朝永乐年间就开始木版年画,清朝乾隆和嘉靖年间特别盛行,当地年画铺特别多,包括彩珍。佛山年画的神像金碧辉煌,具强烈装饰风格。

除了土地公,其他如关公、财神、福禄寿三星、灶君、钟馗、门神、观音等,也会刻印成年画。黄沛发在发现这批“好料”时,还买了观音、关公、孙悟空和门神的年画。1970至1980年代本地一些书局和售卖中国国货的地方也会售卖年画。年画通常是年底冬至时来货,让人们农历新年前换掉旧的。

从前一张几块钱的年画,如今身价可涨到数十至数百元,黄沛发并没有打算出让。对他而言,年画就像一个时间胶囊,保留了一个时代的故事。它们反映了生活、民俗、历史、戏曲和民间信仰等丰富的内涵。他倒是有整理一批寄交给一名友人,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还有人继续保留传统下去。

为展览而动手雕刻木版

年画多从中国运来,那本地是否也曾印刻过年画?黄沛发至今还没找到,不过他倒是自己雕刻了一个木版《连年有余》。

这是黄沛发配合今年1月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特展“祈福迎祥说年画”主题展览开幕而创作的。他在书店买到木质较软的日落洞(Jelutong)木板,加上传统的雕刻刀,花了两个月时间雕刻成版。在木版印出轮廓后,再自己上色。

好学的他,也向朋友借来珍贵的明代年画木版,准备观察学习古代工匠的雕刻手法,复制旧样板。

横跨三个世纪的年画展出

来临周六(28日)黄沛发将在晚晴园开设一个木版印刷坊,让报名参加的学员从制作和设计模板,到把所制作的模板字样印刻在纸上,从中了解这种传统的印刷技术和精湛工艺。时间是上午10时至中午12时,报名费15元,网址是https:// wanqingyuan.peatix.com。

晚晴园年画特展将举行至9月25日。这是晚晴园与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合作,收集了近70件17世纪至20世纪的中国和本地年画,包括黄沛发的收藏。展览共分为四个部分:镇宅、守家、生子、福禄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