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韦地出新书:把诠释小说自由交给读者

订户

字体大小:

“直男癌”是普遍的病态吗?是不治之绝症吗?

或许你能在林韦地的最新小说集《直男癌病史》中找到答案,或让你更混乱。

林韦地来自马来西亚槟城,曾在台湾生活,到英国学医,目前在新加坡行医,也是本地独立书店草根书室董事。他创办马来西亚与台湾的季风带书店、季风带文化出版社,致力文化事业。

林韦地也勤于笔耕,此前他曾出版小说《消失了你我的国》《森林和草》、诗集《倒叙》。

《直男癌病史》收录中篇小说《路过》与其他九篇短篇小说,通过性爱、暴力与政治不正确直击大男人主义、保守主义。小说试图处理城市人的游离,探索国家、地方与个人政治身份等问题。

在政治正确的时代为什么要写政治不正确的小说?

林韦地受访时说:“在资讯爆炸的网络时代,无论是在社交媒体上或是现实生活里,公开发言都变得必须非常小心,有各种雷区和红线,也似乎必须迎合某种政治正确,但这也造成语言和思想的匮乏。小说的可贵之处在于开拓某个虚构的空间,可以自由地挥洒和提出疑问。”

讽刺大男人主义也罢,支持政治不正确也好,林韦地把诠释小说的自由交给读者。

认识林韦地的人都知道,他关心时事,经常通过个人社交媒体讨论社会政治议题,他也曾积极回应网民,甚至投入不少时间论战。

林韦地说:“年轻时会认为很多事情应该有它理想的样子,写评论是希望提出自己认为它应该是什么样。但随着时间拉长,会发现政治和时事评论其实往往是重复的,之前说过的其实再多说无益,所以就比较少写。”

如今林韦地更相信文学的力量。他认为小说可以处理其他文体包括评论无法处理的课题,但写小说也比写评论耗费心力。

他说:“文学包括小说创作可贵的意义在于,文学不鼓励简化问题,反而希望维持问题的复杂性,也没有所谓的正确答案,反而鼓励各方无论是作者或读者,去做更深层的独立思考。这和政治或时事评论很不相同,特别在网络时代,要吸睛得到流量或有大量的跟随者和群众,就必须把复杂的问题简化再简化,最后变成某种口号或懒人包,长期下来,也造就公众的浅薄思维。”

其实无论政治正确或政治不正确,在现实的操演经常是简化、二元分化,大家各执己见,最后无法沟通。

林韦地感叹道:“因此在这个文学似乎越来越不受重视的年代,讽刺的是,社会其实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文学。”

来临星期日,林韦地将在草根书室与本地诗人陈晞哲对谈,分享新书。

林韦地《直男癌病史》新书分享会

主讲:林韦地

嘉宾:陈晞哲

日期:7月3日(星期日)下午3时

形式:现场活动,人数不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