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营役役,好像也变成了明天的事

散文集《给冥王星》维持了张惠菁一向细致、冷静与敏锐的笔调。(互联网)
散文集《给冥王星》维持了张惠菁一向细致、冷静与敏锐的笔调。(互联网)

字体大小:

书说话

张惠菁的文字穿透着一种宁静之感,又保留了关怀世界的入世情怀。每次阅读后都让我莫名平静,仿佛世界变成一帧一帧的幻灯片,切换得很慢很慢。

读书是一个改变能量的过程。这是我最近才有的感悟。

张惠菁是朋友介绍的一位散文作家,已经记在清单上好多年了,但是一直没有去读,因为散文不像一些工具书,凭标题就能让你感觉有所获得,又不像小说、诗歌,是现实的逃逸、出口。有时候散文读起来更像是作者本人的碎碎念,生活的缩影。对忙碌的大家来说,既不夺人眼球又有点说教意味,几篇还行,读一整本就很考验作者的个人魅力了。 

然而,我想说的正是散文的这种极度仰赖作者个人魅力的特殊性。我读的散文作品不多,可以说是极少了,更确切一点地说,应该是整体的阅读经历原本就不算丰富。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一些自己珍重,总想反复回去阅读的散文作家,如蒋勋、张惠菁、周作人、梁文道等等,都是让我喜欢反复阅读的作家。 

无独有偶,这些作家的文字给人一种不蔓不枝的感觉。他们博闻强记,常常能举一隅而反三隅。比如《给冥王星》中我特别喜欢的一章,是张惠菁从果蝇开始,谈到修行,谈到自己的小师妹,再谈到漫画《浪人剑客》,禅宗六祖慧能,再回到梦中果蝇。不是掉书袋,而是信手拈来。所谓博闻强记,守之以浅,而《给冥王星》的浅就是一只果蝇,大千世界。

我不愿做个综述之人,因为散文的精神就在于其形散神不散,哪怕我尽力节录一些语句也很难窥探文集的全貌,我觉得这样的文字最适合亲身沐浴其中。有意阅读的读者不妨找个最烦躁、最闷热的午后,乘搭最拥挤的巴士,读一篇《为了追见一节竹子》,看张惠菁叙述苏东坡的故事,或者读一篇《上海式分手》,看张惠菁借分手为题勾勒出上海的街景,台北的人情;再不然也可以读一篇近似小说的《假面亚历山大》,让作者向你娓娓道来。 

读书是切换能量过程

张惠菁的文字穿透着一种宁静之感,又保留了关怀世界的入世情怀。每次阅读后都让我莫名平静,仿佛世界变成一帧一帧的幻灯片,切换得很慢很慢。营营役役,好像也变成了明天的事。 

所以我说读书也是一种切换能量的过程。

像书中说的,“宇宙,静静注视着我们划亮了一根又一根的火柴”。我们看着火柴从明到暗,追求一种将灭未灭,一根又一根,而宇宙静静注视。而有时,我们自己就是这个宇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