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华族舞蹈剧场新作《无脚鸟:翔》 舞出一段心路旅程

《无脚鸟:翔》将神鸟的故事搬上华族舞的舞台。(主办单位提供照片)
《无脚鸟:翔》将神鸟的故事搬上华族舞的舞台。(主办单位提供照片)

字体大小:

新加坡华族舞蹈剧场新作《无脚鸟:翔》,灵感来自印度教典籍中的圣鸟——呼玛鸟,试图探索人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不断嬗变的情感和故事。通过五支舞作,展现因果相应、环环相扣的心路旅程。

传说中有鸟如是——它一生都在飞翔,停歇之际也是死亡之时……

新加坡华族舞蹈剧场艺术总监梁杰旎和创意总监苏健龙编创的新作《无脚鸟:翔》,灵感来自印度教典籍中提及的圣鸟——呼玛鸟。据说这只独特的鸟一生都在高空飞行。在天空中繁殖,在空中产卵,在空中孵化,直到死了才肯停下。

借物喻人,在《无脚鸟:翔》中,编舞梁杰旎和苏健龙试图探索一个人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不断嬗变的情感和故事。每个生命之源都有对某事某物的追求,但为此投入奉献时,并非毫无迷茫。人们该如何解脱困惑持续翱翔?这场精心编排的舞蹈,将开启我们与所爱之物的对话。

艺术精神与呼玛鸟相映

两位编舞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感性谈到呼玛鸟带来的启发。“呼玛鸟,是传说当中一种非常任性的鸟。它生而无脚,一生都迎着火烈的阳光飞翔,从不停歇,直到有一天生命终结,才会永远告别天空,陨葬于大地。现今时代,‘呼玛鸟’成为了一种文学象征,一生都奋不顾身,最终归于死亡的精神象征,这让我们自然联想起舞蹈艺术工作者——在舞蹈艺术领域挣扎,被欲望焚烧炼化出不可阻挡的肉体和孤独而疯狂的灵魂。艺术人不顾一切,飞蛾扑火,为舞蹈艺术的升华而无怨无悔,恰与呼玛鸟相映。”

《无脚鸟:翔》全作分五段,不同段落刻画和体现呼玛鸟自强不息、艰苦追索等精神。

梁杰旎和苏健龙说:“与其说《无脚鸟:翔》是一部舞剧,不如说它是一趟心路旅程。通过五支舞作:《生之源》《追》《惑》《解》和最终幕《无脚鸟:翔》,巧妙地将这趟因果相应、环环相扣的旅程展现出来。”

《无脚鸟:翔》要展现与无脚鸟神髓相似的艺术奉献精神。(主办单位提供照片)

舞蹈与活动舞台装置融合

值得一提的是,五支舞作将围绕着一个形似鸟巢的可动态变形的大型艺术雕塑布景而演绎。舞蹈与活动舞台装置融合,是富挑战性的大胆尝试。

《无脚鸟:翔》是梁杰旎和苏健龙二次合创的作品,他们首次联合编制的作品是“华艺节2022”上的《如果是现在》,七场演出全数售罄。《如果是现在》的成功,使得两人期待通过《无脚鸟:翔》的再度联创,继续追求他们“在创新中坚守,在坚守中创新”的信念。

但双人编舞究竟是怎样一种合作模式?

梁杰旎和苏健龙说,在创作之前,他们都把各自的想法提出来。思路一定,就开始动工。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彼此的默契,相应互补——苏健龙有着空间运用、调动队形的强项;梁杰旎则对华族舞蹈动作的拿捏和细节相当挑剔。他们艺术理念结合所构筑的展现方式,给每个段落增添了气韵和空间美感。

他们俩说:“舞,能同时表现空灵和充实。华族舞蹈剧场希望在接下来的作品中,进一步探索‘万趣融其神思’,并创造出独创的舞蹈形象,以带给观众不同风貌的华族舞蹈。”

21岁的舞者吴慧英在《无脚鸟:翔》担任要角,有重要戏份。吴慧英毕业于南洋艺术学院舞蹈系,曾两度获颁院长荣誉奖,并获其他多种奖项。她毕业后加入华族舞蹈剧场任见习舞者,今年正式被擢升为舞者。

呼玛鸟触动年轻舞者

呼玛鸟对年轻舞者如她,也有着极大感召。吴慧英说:“呼玛鸟是一只非常引人入胜的神鸟,在我看来,它不像亚洲神话中的龙或凤凰那样受欢迎,但想到它一生都在飞翔,那既令人敬畏又令人悲哀,因为这只鸟唯一可以真正休息的时刻,就是当它们到达生命尽头时……”

而吴慧英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感受,才是呼玛鸟对新一代舞蹈艺术工作者最大的触动吧。

谈到为演出做的准备时,吴慧英说:“我最近参加了瑜伽课程,以帮助我保持在演绎作品时所需的力量和柔韧性。大多数情况下,我发现照顾好自己的身心,并倾听当天的身体需要,对防止受伤很有帮助,所以接近演出周时我会特别小心。至于演出最大的挑战,这次使用的舞台装置绝对是舞者必须习惯的新事物。由于它体积巨大,形状异常,因此有点难以操作,这同时导致我们跳舞的空间变得更有限。到目前为止,与布景一起‘排练’,并确保大家的安全,一直是我们关注的要点。”

本作由翁楷凌、陈庆伦负责原创编曲、演奏,舞者卡司包括:吴慧英、符敏盛、丘静仪、林佳燕、刘垲彤、黄培耀、郑梅萱、黄文汝、杨弘胜。

呼玛鸟的生命,怎样以刚柔并济的舞蹈来体现?呼玛鸟的神髓,又能给我们每个人何种灵思?到《无脚鸟:翔》的演出现场,边观赏边探寻答案。

 《无脚鸟:翔》

 8月5、6日(星期五、六)

 下午3时及晚上8时

 月眠艺术中心黑箱剧场

 票价38、30元

 购票:soar-a-devotion.peatix.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