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家山歌南洋传唱

关旗将与同事好友,呈献以故乡为主题的室内乐作品。(新加坡交响乐团提供)
关旗将与同事好友,呈献以故乡为主题的室内乐作品。(新加坡交响乐团提供)

字体大小:

新加坡交响乐团中提琴副首席关旗将与三五同事好友,讲重点呈献其父关庄的成名作与代表作《苗家山歌》,以及德沃夏克等音乐民族主义作曲家的室内乐作品。

音乐承载着故乡的记忆,从楚汉相争中的“四面楚歌”,到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在美国创作的交响曲《自新大陆》,音乐总能在不经意间触及内心,戳中游子的泪点。

来临的“乐享时光·音乐的故乡”音乐会上,新加坡交响乐团中提琴副首席关旗将与三五同事好友,演奏德沃夏克等音乐民族主义作曲家的室内乐作品,以及贴近生活,让人倍感亲切的现代创作。

音乐民族主义

音乐民族主义又称民族乐派,属于19世纪音乐运动。在当时德奥(德国与奥地利)乐派垄断西方古典音乐学术传统的背景下,一些其他民族的作曲家主张以采用民间音乐素材等手法,创造具有鲜明民族特性的新音乐。

民族乐派代表人物包括德沃夏克和被誉为俄罗斯音乐之父的格林卡(Mikhail Glinka)等。来临的音乐会开场曲,便是德沃夏克的《第二号弦乐五重奏》。这部作品创作于1875年,是德沃夏克参加布拉格一场作曲比赛的参赛作品,作品的扉页题记着“献给祖国”的比赛主题。

格林卡不仅是俄罗斯民族乐派的代表人物,更有学者认为其作品《爱国歌》是音乐民族主义运动的开端。这场音乐会上,关旗将与小提琴家曾勇涵和孔宪隆、大提琴家王子豪、低音提琴家杨征弋和钢琴家刘嘉演奏格林卡的《大六重奏》。

父亲成名作《苗家山歌》

音乐民族主义思潮不仅启发创作许多不朽的音乐名篇,更对此后的音乐创作产生深远影响。从民间采风再艺术加工,成为后世作曲家屡试不爽的金法门。

作为本场音乐会的主角,关旗重点呈献的作品《苗家山歌》不仅是来自他的家乡中国云南的旋律,更是他的父亲,中国著名作曲家关庄创作于1953年的成名作与代表作。他说:“父亲是部队上的文艺工作者,随军驻扎在云南,也是在那里遇见我的母亲,云南因此成为我的家乡。”

云南是中国民族多样性最丰富的省份,有苗族、傣族、彝族、哈尼族等众多民族。新中国建政初期,为了创作促进民族团结的文艺作品,关庄深入乡野民间,采风收集艺术素材。“在一次当地居民的家访中,父亲等人听到屋外传来的歌声,瞬间被吸引。原来是当地住户家的小姑娘,不仅歌声甜美,而且能歌善舞,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回来后,父亲根据歌声的旋律素材,艺术加工写成《苗家山歌》。这首歌一经发表就轰动全军,成为当时在云南家喻户晓的歌曲。”

这场音乐会上,关旗等人将演奏的是由中国著名作曲家张朝改编的弦乐四重奏版。张朝不仅是关旗的好朋友,更是同学和同乡。同为云南人,两人在学生时代就是重奏铁搭档。在这一版本中,“我是苗家小姑娘,花花的裙子多漂亮。”这句抒情主题旋律贯穿全曲,作曲家还为老朋友关旗写了段中提琴华彩乐章,把歌曲扩充成富有叙事层次和对话感的器乐重奏曲。

张朝说:“从宁静空灵的拂晓,到热烈的劳作、欢快的歌谣,再到夕阳西下,晚风拂面的黄昏晚景,这部四重奏有如苗家一日生活的速写画。”

韵味入乐飘香殿堂

本场另一亮点,是本地作曲家陈长毅创作的《叻沙康塔塔》(Laksa Cantata,前译叻沙清唱剧)。作曲家在英国留学期间,钢琴家好友宋子良突发奇想:巴赫写过一部《咖啡康塔塔》,新加坡作曲家是否也可以结合本地美食,创作一部“有味道”的作品?

原版《叻沙康塔塔》是部迷你歌剧,讲述一对即将结婚的年轻男女,围绕婚礼上是否应该出现叻沙争论不休。陈长毅指出,新加坡人讲的Singlish是非常有韵律和音高的语言,本身就是非常丰富的音乐素材。

此次演出的《叻沙康塔塔》是作曲家本人改编的钢琴三重奏(即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版。虽然没有歌者的Singlish加持,三样乐器的音色融合,几近移觉般地再现一碗叻沙在眼前飘香的视觉诱惑;乐句之间也有听到如“tau pok”(豆卜)之类的拟声音效,可谓当代音乐技法融入生活的巧妙应用。

新加坡交响乐团“乐享时光”系列音乐会由《联合早报》支持,现场以华语穿插讲解作品背后的趣事,拉近听众与音乐的距离,作曲家也将在现场与观众互动分享。

乐享时光:与关旗同寻"音乐的故乡"

地点:维多利亚音乐厅舞蹈室

日期:8月30日、31日

时间:晚上7时30分

票价:20元

购票:ticketing.sso.org.sg/sso/booking/220351VCH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