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价值每数十年改变” 王润华重构本地与区域文学史

王润华近年投入重写、重构新华文学史、马华文学史和东南亚文学史。(龙国雄摄影)
王润华近年投入重写、重构新华文学史、马华文学史和东南亚文学史。(龙国雄摄影)

字体大小:

19世纪以降,新加坡逐渐奠定国际航道的中枢地位,促成国际文化交流;造访新加坡的文人墨客,从西方的康拉德、毛姆到东方的老舍、郁达夫,织成流动多元的文学缘分。

由本地学者、诗人王润华教授与南治国主编的《东南亚汉学中的上海文学研究》,就集中讨论上海作家与东南亚的互动、文化影响。

本书讨论的上海作家是广义的上海作家,原籍与出生不一定是上海,但曾长时期在上海从事文学创作与文化工作。此外,这些作家也可能从没登陆东南亚,但影响力长久广泛,如鲁迅与张爱玲。

本书收录王润华、南治国、夏菁、林春美、赵秀敏、余云、周维介、伍燕翎、张曦娜等学者、作家的文章。讨论的对象有鲁迅、郁达夫、徐志摩、张爱玲、杨骚、刘呐鸥、王安忆等与上海有密切关联的作家。

王润华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受文化研究的影响,现在学界流行专精于一个课题、一个城市和乡镇来研究。

文学研究与文化研究合流

文学研究与文化研究已经合流,文学造成的文化与社会影响是不能忽略的面向。王润华以鲁迅为例:“文学的影响会变成一个文化,也会变成政治风暴。”

王润华的文章《从解密的影像解读鲁迅与东南亚左倾运动的三种模式》便剖析当年左翼运动如何在鲁迅死后,将之神话,并且在冷战的年代,让鲁迅与毛泽东形成可以互换的符号,在不可谈及毛泽东的地方,以鲁迅来代言传播左翼思想。

不同时代对于鲁迅的研究侧重点都不一样。某时代会强调他的启蒙与救亡思想,某时代强调他文学作品的现代性。王润华记得,学生时代老师都将鲁迅称为“青年导师”,读书会都必须读鲁迅。1960年代,王润华到台湾升学,行李中还带着鲁迅的书,结果全被海关没收,庆幸没有惹上政治麻烦。后来去美国深造,发现好多人都在研究鲁迅,包括夏志清、李欧梵等学者,也激起他的研究兴趣。

谈到郁达夫,王润华说,近来重读郁达夫的《马六甲游记》,文中的历史文化思考及文学结构,到最后仿佛小说的笔法,隐隐让他感受到,郁达夫其实当年打算在南洋继续写作,可惜战争夺走他的性命。

重新定位作家

王润华透露,他近年投入重写、重构新华文学史、马华文学史和东南亚文学史。因为要重写、重构,就必须看得更广更细。他指出,过去流行左派思想的时候,大家只关注左派对社会意识、政治思想有影响的作家。其他浪漫派、颓废派就不受重视。他以威北华为例,除了两本文化散记《狮城散记》《马来散记》比较受注意,其他的作品都被淹没了。他形容威北华的小说散文非常个人,其实有点像郁达夫。

“要重构重写,就要在这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里,什么作家都研究,重新给他定位。”

这是一项大工程,王润华表示不是一人之力就能完成,但要重写、重构,首先必须重新阅读、定位作家、文本,通过新的视野开启研究。

“我们只是一个示范,等到很多学者都重新阅读研究,整体做得很完整的时候,才能有人写一本更完整深入的文学史。因为文学的存在价值,每过几十年就会改变,T.S.艾略特就经常这样讲,一切都需要重新排位。”

《东南亚汉学中的上海文学研究》新书发布会

对谈人:王润华、南治国、陈志锐、张萱萱

日期:8月20日(星期六)

时间:傍晚5时至晚上7时

地点:卓尔书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