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尼尔获第七届南洋华文文学奖

希尼尔是名工科生,自称误闯文学生态园。(龙国雄摄)
希尼尔是名工科生,自称误闯文学生态园。(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本地华文作家、文化奖得主希尼尔获颁第七届南洋华文文学奖。希尼尔刚在上个月赢得新加坡文学奖华文小说优胜奖。

希尼尔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获得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及评审委员会的认可与肯定,惶恐之余也深感驱动之力。走进这南洋华文文学的殿堂,仰望杰出作家的文学成果,个人深感卑微。”

小说与诗的坚持

希尼尔回顾他的文学创作生涯时说,自己是名工科生,近半个世纪前误闯了文学的生态园,就执迷不悔,忘了出来。基于“工艺与文艺”相辅相成,如何平衡这两大领域的时间管理,是一种持续的挑战。

“在这文学生态园里,我就像拥有一座神奇的花园,偶尔化身为一只蝴蝶,在花园里采蜜,不知不觉中,完成了(文学)花粉传播的过程。”

希尼尔经营微型与闪小说多年,他形容,如果微型小说是小说大军中的轻骑兵,闪小说便是部队里的狙击手。它体现“快、狠、准”的阅读要素,符合现代网络生活的快节奏特色。闪小说就是借助“闪电的一刹那”展示创作者的巧智。“若把微型、闪小说对照唐诗与宋词等文体,恰好延续中国文学传统中精致亮丽的特征。”

希尼尔说,他近期不会“转跑道”创作中长篇小说,在这个以手机就可书写与阅读的时代,我们正处于一个千年难逢的机遇,可以轻易地用精简的文字记录下人生的现实与荒谬、美丽与哀愁,“一如画家以苍劲之势,将人世间的真善美挥洒于一幅山水泼墨中。”

小说之外,希尼尔也擅写新诗。他说,诗歌是他十分敬畏的文体,其延续了神圣的文学传统,让他下笔时更审慎。诗的另一个意义是,能更深入抵达心灵不易被触及的角落,又基于“敬惜字纸”的理念,他往往不敢轻易出手。

希尼尔预告,他将整理过去十余年创作的新诗,计划明年结集出版。

新加坡的文学名片

本届南洋华文文学奖评审委员会主席,南大中文系副教授、中华语言文化中心主任及华裔馆馆长游俊豪说:“希尼尔是新加坡的名片,展示华文文学如何取得在地化、类型化、跨国化的特殊位置与影响。他的微型小说与诗,书写对象精确,风格清晰可辨,通过敏锐深邃的视角,推陈出新的技巧,凸显时代发展中华族忧患意识,再现新加坡的境遇,也折射离散华人在他处的脉络。”

游俊豪认为,希尼尔个人文学成就卓越,也带动文学组织向前迈进,建构新加坡与各地的文学关系,促进作家的跨国交流。“在新加坡,他参与并推动驻校作家计划,培养许多文学新苗。”

希尼尔将获3万新元奖金、证书一份,主办方将为他出版代表作。希尼尔此前已获新加坡文学奖、新加坡文化奖、东南亚文学奖、方修文学奖、国际潮人文学奖、小小说金麻雀奖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双年奖等。

由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基金支持的南洋华文文学奖,2008年由一群前南洋大学热心校友倡立。往届获奖者包括方修(已故)、黄孟文、骆明、王润华、黎紫书、陈政欣和许友彬。

2011年,评委将第二届南洋华文文学奖同时颁给黄孟文和骆明。因此,希尼尔是该文学奖的第八位获奖者。

169名学生参与南洋华文青少年文学奖

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院长梁秉赋说,南洋华文文学奖肯定和表扬有卓越成就的资深作家,自2016年起,南大孔子学院同时主办面向中学生的首届南洋华文青少年文学奖,旨于提高校园中的写作风气,培养我国中学生以华文进行文艺创作的兴趣。

“南洋华文青少年文学奖”今年步入第四届,吸引来自49所中学的169名学生参赛,华侨中学(高中部)的曹诗琪以《青鸟》夺得首奖,二奖与三奖分别颁给圣升英校的张嘉宸(《泥人》)与德威国际学校的卢处楚(《幸福的盒子》),另有15名学生获优秀奖。

梁秉赋说,南大孔子学院已在去年将首两届的获奖佳作结集出版,接下来也计划将第三暨第四届的获奖佳作出版成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