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艺团新任驻团指挥黄德励:让室内乐朝向无指挥发展

黄德励升任鼎艺团驻团指挥,将参与更多艺术策划,其中他计划乐团朝向“无指挥”发展。(鼎艺团提供)
黄德励升任鼎艺团驻团指挥,将参与更多艺术策划,其中他计划乐团朝向“无指挥”发展。(鼎艺团提供)

字体大小:

黄德励升任鼎艺团驻团指挥,阐述乐团下来发展的方向之一,是“无指挥”演奏。朝向无指挥发展的本心,是让演奏者对于音乐有更多话语权,培养演奏者之间的默契,而不是把指挥的诠释强加在演奏者身上。

本地华乐室内乐团鼎艺团今年庆祝成立15周年,近日宣布助理指挥黄德励升任驻团指挥。今后他将执棒更多场次的例常与系列音乐会,并更深入参与乐团的艺术规划。

黄德励是鼎艺团创始团员之一,曾演奏唢呐,并长期担任总经理至2019年。2014年,他赴北京中国音乐学院学习指挥;2015年鼎艺团赴香港演出,黄德励代替无法成行的首席客座指挥郭勇德,首次站上鼎艺团的指挥台,随后出任助理指挥。有趣的是,黄德励阐述乐团下来发展的方向之一,是“无指挥”演奏。

发挥室内乐精神

室内乐发源于西方,是相对于人数众多的交响乐的概念。西方室内乐常见的编制有弦乐四重奏、管乐五重奏、钢琴三重奏等,是西方古典音乐在几个世纪发展中形成的固定编制,也是作曲家创作时的标准体裁。

“然而华乐目前还没有形成标准的室内乐编制,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在摸索的。”郭勇德说:“在近代以前,中国民间存在很多类似的重奏形式,比如江南的丝竹乐,广东的五架头等。但他们各自有独特的演奏规则,比如即兴、加花等,其音乐内涵更像西方的爵士乐,而非标准意义上的室内乐。”

郭勇德说,华乐室内乐的规范化需要实践摸索、沉淀。(鼎艺团提供)

西方室内乐与交响乐的另一主要区别,就是无指挥。“在动辄百八十人的交响乐团,乐手的职责则是顾好自己的声部,奏出指挥对于作品的诠释。”黄德励说:“而室内乐重奏的三五名音乐家在上台前会研究彼此的乐谱,一同探讨音乐的处理,在台上相互倾听、合而为一,这正是室内乐的精神所在。”

需不需要指挥 关键看作品风格和内容

鼎艺团目前的编制在13人左右,规模相当于西方的小交响乐团或室内乐团,演奏这个规模的作品,通常还需要指挥的协调。

通过15年的实践摸索,郭勇德和黄德励认为四把胡琴,笛、笙、阮、筝、唢呐、琵琶、扬琴各一,两样打击乐器和两个低音(大提琴与低音大提琴)的编制在音响上最为理想,同时又随时可以拆分出弹拨五重奏、丝弦五重奏等较常见的组合。

黄德励在中国留学时毕业论文的研究题目就是“室内乐指挥的重要性”。他认为,指挥在室内乐演奏中应该发挥辅助作用,协助乐手相互倾听配合,而不是把自己的诠释强加在演奏者身上。朝向无指挥发展的本心,是让演奏者对于音乐有更多话语权,培养演奏者之间的默契。

然而具体需不需要指挥,郭勇德认为,最关键的也不在作品的人数,而是作品的风格和内容。比如一些现代创作含有不规则节拍,就需要指挥“发号施令”,确保作品的顺利演奏。

第五届华乐室内乐节 节目精彩纷呈

12月15日至17日,鼎艺团将与滨海艺术中心联合呈献第五届华乐室内乐节。本届室内乐节将有两个本地团体——新加坡国家青年华乐团(小组)和紫色交响乐团(小组)加盟鼎艺团,在15日呈献“狮城知音·当代之声”音乐会。

16日,来自香港的“伍人粤Band”将携手鼎艺团,带来风格独特的广东音乐“五架头”;17日,来自世界各地曾参加过华乐室内乐节的众多室内乐团,如上海民族乐团(风雅乐社)、龙吟沧海、汤家班、ConTempo等,将通过现场+视频结合的形式与鼎艺团“大团圆”,呈献音乐作品。三场音乐会在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室举行,每场票价28元。

在17日晚音乐会前的下午,鼎艺团还将组织两场工作坊。其一探讨“华乐室内乐的起源之一:丝弦五重奏,忆民乐大师胡登跳”,当年丝弦五重奏的创始成员张念冰将从中国线上出席;其二则是广东音乐大师余其伟与伍人粤Band对谈“广东音乐五架头的无限可塑性”,余其伟从香港网络连线。两场讲座在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室举行,入场免费,也可线上观看。

本届室内乐节的另一亮点,是在系列音乐会前举办的鼎艺华乐室内乐节高峰论坛。12月11日,国际华乐界大咖云集线上:上午11时,指挥家叶聪、郭勇德、陈志升,中国作曲家秦文琛、马来西亚作曲家江赐良等人将就“演绎当代华乐室内乐之心得”对话;下午1时,曹文工、顾冠仁等中国作曲家和演奏家将与郭勇德、本地二胡演奏家林傅强畅谈“特色鲜明的华乐室内乐”;下午3时,鼎艺团总经理吴欣慈将从管理的角度,和来自中港台与北美等地的同行探讨“华乐室内乐团的生存之道”。三场讲座可免费线上观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