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无人:脱兔

订户

字体大小:

鸥鹭曾经聚集的秋水
故道依依
冬日醒来后的树挂
本无所谓线性必然的投射
死生难辨的掌纹
兴许,早被春天的苗圃
框定了去路
泥泞晦涩如一片
甲骨文
即便反复焚烧
和解读
上下联终非古诗中那只
脱兔
风起云涌时
落日难免会有不告而别的冲动
和冲突
野草只好默默躺平
静静卧成一条去路
或许,你就在回家的归途上
用融雪后的匕首
重构一幅幻海星图
章节与波纹
于焉愈发模糊
近似佩索亚《惶然录》里的窥探
和喟叹
而新苗嫣然笑望星河
懵懂如初
又是一袭花开花落的
风雨虚无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