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博士朱金涛 编纂字典纪念亡妻

朱金涛在友谊书斋接受访问。他花了三年时间,斥资3万元,完成《汉语字形略似同音异义字典》的编纂。(李健玮摄)
朱金涛在友谊书斋接受访问。他花了三年时间,斥资3万元,完成《汉语字形略似同音异义字典》的编纂。(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八旬退休教师、中文博士朱金涛编纂字典纪念亡妻,以7000多个汉字见证鹣鲽情深。

朱金涛与爱妻范金英一直形影不离。2019年范金英逝世,朱金涛晴天霹雳,不知如何度过余生。当朱金涛想起夫妻俩曾感慨市面上没有专门为同音异义而编纂的汉字字典,他终于下决心“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就编字典”,花了三年时间,斥资3万元,完成《汉语字形略似同音异义字典》,并将范金英同列为编者。

朱金涛1961年毕业于南洋大学,1965年获新加坡大学颁发荣誉学位,1968年考获马来亚大学文学硕士学位。此后担任中学老师、大学兼职讲师、初级学院教师,于1996年退休。学无止境,朱金涛65岁时,成为中国复旦大学中文系和新加坡华文教师总会联合主办的首届博士班的学生,并在71岁考获博士学位。

出生于马来亚,朱金涛就读巴生中华中学时结识同龄的范金英。尽管相识很早,但两人因学业兜兜转转才于30岁结婚。先是朱金涛到南洋大学升学,接着范金英前往台湾就读师范大学,两人最终于1965年在新加坡结婚、定居,投入教育事业。

带字典上课的华文老师

现年87岁的朱金涛说:“妻子是很温顺的女人,多年来跟着我跑来跑去。我一直想要成为教授,她陪我吃了很多苦……只有她欣赏我,觉得我有才华。”

成为大学教授一直是朱金涛的梦想,这也是为何他退休后仍坚持修读博士。

何以坚持如斯?朱金涛解释说:“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受华文教育,母亲希望我和我哥哥之中,能有个知识分子、文化人。”

不负母亲期望,朱金涛一生重视文字,态度谦卑,据昔日学生忆述,朱金涛是少数每天带着字典上课的华文老师,查证字词一丝不苟。

《汉语字形略似同音异义字典》收录7000多个汉字。(李健玮摄)

填补汉语辞书空白 完成妻子遗愿

如今编纂字典完成妻子遗愿,朱金涛希望这7000多个汉字,可以填补汉语辞书的空白。他在词条中加入了一些本地用语,希望能促进文化交流。

朱金涛说:“有人以为汉字保守落后,觉得拼音文字才进步,其实汉字了不起,200个部首就把天下万物包含在里面,读者看到部首就大略知道意思。”

随着中国大国崛起,朱金涛认为,华语的第二个春天就要来到,遗憾的是只有新加坡华人对母语态度暧昧,他希望这本字典可以帮助有需要的读者。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