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毅杰:走在历史的那一边——观《四马路》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寺庙与酒店”以实践剧场后巷为表演空间,通过萍水相逢的中国籍酒店接待员阿光与印度庙志工帕玛的对话,再现本地跨宗教与世代的多元文化景象。(实践剧场提供)
“寺庙与酒店”以实践剧场后巷为表演空间,通过萍水相逢的中国籍酒店接待员阿光与印度庙志工帕玛的对话,再现本地跨宗教与世代的多元文化景象。(实践剧场提供)

字体大小:

2018年首度公演戏后分发的“报刊”泛黄斑驳,实如戏中演绎的碎瓦往事,早已尘落于四马路某隅。正当实践剧场欲再次拉起史幕,冠病疫情却为2020年下了“暂缓”的注脚。疫后时代正欲掀开新篇,“火患”又将页角成灰。这五年内发生的史事填补了版本之间的缝隙,亦为今次演出代序。沿着滑铁卢街——偶然的车来人往,渐变的天幕色泽——我转入了四马路的那一端。

办妥一系列登旅手续后,即被随机分配黑黄红粉红蓝灰六色其一斜背包,背上便开启似乎难以掌握的时空运程。戏以被火炙烧的“实践空间”入口为起点,将四马路乃至小坡一带的实体空间浓缩于实践剧场与42WS两栋建筑的表演空间。相较于五年前的演出,表演空间受限缩小,逼使布景设计师更加灵活调度;而实体空间大幅变化,编剧正以新增的“西瓜园”一幕表达生活空间受城市翻新影响的切身感受。

10则地方叙事以被遗忘的地理历史为本位,又通过个别人物展演种族、宗教、阶级、国籍、世代等的多元交织性。序幕的三位演员看似各为华巫印代表,但通过他们交谈话语,简化的族群划分框架随即被解构,身份认同的复杂意识呼之欲出。若说语言为文化载体,未附字幕的多语剧场借由肢体、镜像、声响、灯光等非文字语言多重建构四马路今昔的多元文化景象。“红灯区”一幕更将所有界限砍掉重练——扮演印度军团叛变的(会说简单华语的)日本唐行小姐由生理男演员饰演——演员及其服装妆发设计致力于再现身份、语言、文化、性别等的流动性。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