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可喜:留住甘榜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小时候,处在懵懂阶段的我,对事物的喜好都跟随阿妈。阿妈喜欢石榴,我也跟着喜欢。那时候,人们的娱乐单纯,空气中不时飘荡着乐曲,火红的石榴花也随着起舞——白天,在华乐《花开争艳》下摇曳生姿;夜晚,在潮乐《春月明》中投下剪影。

后来上学了,懂得加入邻居一起玩乐,经小伙伴的介绍,我认识了番石榴。这个“番”字取得好啊,满满甘榜味,很符合那个年代小孩的身份。渐渐的,我识字多了,又从大人那里懂得“过番”一词。这不禁让我浮想联翩,在心中打个问号:番石榴,石榴何时下南洋呢?也许要问百花仙子才知道。毫无疑问的,番石榴是代表甘榜的符号之一。

童年学会爬树,为着采那挂在枝头、令人垂涎的番石榴。抢在鸟儿之前摘下它,握在手中那一刻,那种兴奋,就像拥有了整个甘榜。缘起缘灭,和番石榴的情缘,随着推土机的出现,渐渐地走向结束,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多年后,我在一所传统学校与番石榴重逢了。那是一个平常日子。休息节时,在巴士停泊区执勤的我,忽然发现在蝴蝶园的方向,万绿丛中有个浅黄色的熟悉的圆滚身影。我下意识地走过去,待靠近一瞧,一时愣住了——原来是番石榴。老朋友,久违了!你这一出走,世间风云变幻,春去秋来,儿时的一切,已没入银白色的月光,当下兴奋和伤感交织着,无以言状。番石榴,我知道你一定会再次不告而别,我想留住你啊!

隔天,休息节时,我兴致勃勃地带几个学生去看番石榴,告诉她们这是老师小时候常见的果子。介绍时,感觉眼前的番石榴树,一片叶子一个甘榜日子,透过树叶,我看到母亲在收衣服,也看到椰树上空风筝点点……

“老师,教师节快到了,我画番石榴送给您。”一个学生说。

“好的。帮老师留住它,谢谢你!”

看着学生们稚气的脸孔,那不正是小时候的我和小伙伴们吗?刹那间,耳边隐约听见华乐《花开争艳》,我不禁抬头仰望天空,心想:今晚会听见潮乐吗?那一轮甘榜春月,会不会依约而来呢?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