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梅银:斑点

字体大小:

最后,一声蝉鸣碎成一地树荫
我们带着二十一克拉的灵魂
自由生长

【将至】

这座城市上空的乌云垂挂
在窗口,经久不散的倒映,我
对着镜子看自己未曾防晒的斑点
在眼窝里日益沉默
所有人都以为大雨将至
未至。

我无从知晓什么时段
霉菌从湿气里开始长出轮廓
先是攀上窗户的衣服,再从橱柜里发酵
然后蔓延至墙壁的一处,两处
勾勒一张无以名状的脸孔
像我
把耳朵丢进乌云,把
嘴巴丢进乌云,把
眼睛丢进乌云

【凝视】

会有风的时候
一如会有阳光的时候
墙壁留下的水渍无法正常代谢
一如眼窝的色素
因为偏执而选择沉淀

那朵乌云钟乳石的样子
日复向下移殖
将我们蒸发的脸庞凝结
在冷涩的云端
不被识别
我想起了妈妈
离开的时候,窗口黑了一片
仅剩几个斑点清晰可辨

【引爆】

大雨引爆的那天
晚上,我梦见这座城市的土地
龟裂,我们剥落的脸庞
流进不可抵触的黑暗
像那几个斑点
无法被日光救援

我以墙壁深陷的形状
抚摸自己的脸庞
像是探索这座城市的地缘
空空,洞洞
足以埋葬
无以为继的时间

那些我们无处安放的自由
终于,都有了
悲伤的理由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