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能否继续搭建世界华文文学发展桥梁?

中国作家苏童(右)与台湾散文家张晓风参与“香港文学与世界华文文学的互动与前瞻——国际学术研讨会”,发表演讲。(陈宇昕摄)
中国作家苏童(右)与台湾散文家张晓风参与“香港文学与世界华文文学的互动与前瞻——国际学术研讨会”,发表演讲。(陈宇昕摄)

字体大小:

在世界越来越分裂的当下,香港能否继续作为世界华文文学发展的桥梁,学者陈思和、陈子善、作家李昂等人都寄予厚望,作家苏童则希望通过虚构的力量,化解地方的经验差异,通过文学带来连结。

“香港文学与世界华文文学的互动与前瞻——国际学术研讨会”12月8日在香港珠海学院举行,超过80位各地华文作家、学者与翻译家发表主题演讲与小组讨论,他们包括:苏童、陈思和、陈子善、张晓风、李昂等,新加坡作家则有潘正镭与孙爱玲。

研讨会由香港作家联会与世界华文文学联会主办,适逢两个联会的35周年与20周年庆。

苏童从中国大陆与香港之间写作者的处境差异谈起。他设问:香港读者没有农村经验,阅读贾平凹、路遥、陈忠实等中国作家时,情感上会否被打动?

虚构带给作家无比愉悦

人们习惯了大同,但苏童指出这其实就像“太阳出来,世界是光明的”这句话一样有问题,因为东半球太阳升起的时候,西半球就是夜晚。这一明一暗之间,其实就是作家下功夫的地方。如何书写看不见的部分,如何为不知名的东西命名,虚构的过程都给了作家无比的愉悦。

苏童以东北五大连池与云南洱海的命名为例,看得见海的东北把五个大湖命名为池,看不见海的云南将小湖泊命名为海,这就像是人们对未知的想象。

他似乎在说,文学的想象力能够弥补与缝合差异。

中国评论家陈思和则以香港已故作家曾敏之、刘以鬯为例,前者开创了“世界华文文学”的学科,后者在1980年代末通过《香港文学》杂志有意识地展示世界各地华文文学风貌。

陈思和认为,香港看似中国的边陲,却同时也是世界的中心,可以通过其开放性辐射影响力。

回到交流密切承平时代

李昂则指出,1970、80年代香港作为华人世界最早的自由开放空间,为不相往来的台海两岸作家提供相遇相识的平台。1990年代以降,香港新锐作家参加台湾的各类文学奖大有斩获,港台文学之间有了更紧密的关系。接着是她所谓的“潘耀明时代”,她认为香港报人作家潘耀明致力举办跨地区的文学活动,促进各地作家交流。

时代不断演变,李昂最后说道:“如今海峡两岸关系紧张,作家间的来往好像回到1980年代。希望现在我们可以在香港重新出发,再回到交流密切的承平时代。”

研讨会上,散文家张晓风讲述了几个动人的故事,最后以古代文人陈继儒“橘黄之需”的典故作结,勉励社会人士、文坛前辈继续帮助文学新人。她以自己17岁获得香港的一个文学奖为例,当时的100港币奖金看似无足轻重,却正好补贴她考上台湾东吴大学第一个学年的学杂费。

张晓风诚挚地呼吁:“我们需要年轻的作者,不管多穷多苦,都要在精神上与物质上帮助他们。”

新加坡与香港两地文学交流互动

另一方面,新加坡诗人潘正镭则以三位香港报人、作家与新加坡的联系,勾勒出两地文学交流史的一个面向。他们是1950年代在新马从事编辑工作的刘以鬯、1967年在新加坡创办《新明日报》的金庸;以及1980年代参加国际文艺营而与新加坡结缘的潘耀明。

孙爱玲也提到她1990年在《香港文学》杂志发表小说《玉无缘》后,开始在香港报刊发表一系列评论文章、诗与小说的经验,说明新加坡作家与香港文学刊物之间的紧密互动。

她同时也呼吁在场的写作者投稿给《新华文学》杂志,形成文学互动,而非单向交流。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