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艺穗节不设主题 让艺术反思良知

必要剧场制作的“Oo-Woo”,剧名仿拟噪鹃(Asian koel)叫声,作品以温馨叙事反映本地社会面貌。(Tuckys Photography摄,主办单位提供)
必要剧场制作的“Oo-Woo”,剧名仿拟噪鹃(Asian koel)叫声,作品以温馨叙事反映本地社会面貌。(Tuckys Photography摄,主办单位提供)

字体大小:

M1艺穗节20周年,联手本地与海外艺术家回归,将以六部剧作探讨社会面貌。本地制作展现近年备受关注的课题:失智症、老龄化社会和心理健康。面对国际上的动乱,则希望以艺术为感召力,反思道德良知与责任。

失智症家人心爱的噪鹃何以不知所终?边缘男性的脆弱,如何与关爱、悲伤和暴力共存?2024年迎来20周年的M1艺穗节,联手本地与海外艺术家回归。放眼国际,一波波暴力和纷乱仍在持续,本届M1艺穗节不若以往拟定主题,而是广泛聆听创作者的关怀,希望以艺术直面暴力,在惶惶不安的时代里重燃希望;更希望在一个日益分裂的世界中,呼吁人们反思道德良知和责任。

本届M1艺穗节将以六部剧作探讨社会面貌,尤其以本地制作充分展现了新加坡近年来迫切,可谓烫手山芋的课题:失智症、老龄化社会和心理健康。必要剧场的“Oo-Woo”透过温馨的叙事,揭露照料年迈失智症家人的复杂经历,聚焦发生在家中几宗事件:家人努力照顾年迈的失智亲人,她心爱的宠物噪鹃(Asian koel)离奇失踪,家人们对责任和爱的理解渐渐受到挑战。这部作品由雷米·萨法里(Raimi Safari)编剧,莫哈德·法里德·贾纳尔(Mohd Fared Jainal)执导。

关注回教社群心理健康

今年,本地年轻艺术组合“所谓工作室”(Matter.Less)首次在艺穗节亮相,以论坛剧场“Here Where You Were”探讨新加坡马来回教社区的心理健康、自杀和悲伤课题。剧作由丹尼尔·马丁(Danial Matin)编剧,莫里·莫德(Moli Mohter)执导。

本地年轻艺术组合“所谓工作室”(Matter.Less),将以论坛剧场“Here Where You Were”首次在M1艺穗节亮相。(主办单位提供,loserwithdeadfish摄)

家园上方的天空烧红了,对两个无名士兵来说,爱情和背叛又意味着什么?Very Shy Gurl by fendy制作的“Motherland”,要描述的正是这样一个故事。此外,剧场人依迪(Edith Podesta)和舞者雅拉(Yarra Ileto),将与南洋艺术学院合作呈献美国剧作家威尔·伊诺 (Will Eno) 的普利策奖提名戏剧“THOM PAIN (based on nothing) ”。尽管探讨人类的痛苦处境,这部作品充满尖锐的幽默、欲望和失落的纯真,询唤人们对孤独和脆弱的同情心。

上述作品皆为M1艺穗节特别委约制作。

美国舞蹈剧场“aMoratorium”探索黑人男性的身份,作品构想出的世界里,痛苦与温柔、关爱和社群关系能够彼此相遇。(Kiam Marcelo Junio摄,主办单位提供)

探讨黑人男性处境

海外制作方面,美国艺术家J’Sun Howard带来舞蹈剧场“aMoratorium”,探讨黑人男性的身份与处境,以此抵抗种族特权和警暴。画风一转,同样是舞蹈剧场,来自比利时和捷克共和国的Dame de Pic/Cie Karine Ponties & Temporary Collective带来“SAME SAME”,讲述两个女人在公司的激烈竞争中迷失方向,但却重新点燃潜藏内心的狂野,探索幽默、讽刺和荒诞的边界。

本届M1艺穗节节目经理陈俐妍受访时,谈到今年不设主题的原因。“面对当下世界的多重危机,我们想听听当代艺术家的关怀,若以艺术作为回应,他们的作品如何号召战斗,产生治愈,或通往美好未来的地图。”

她提到,除了备受关注的本地议题,本次艺穗节上亮相的作品,也探索男性少数群体如何面对关爱、暴力、悲伤、社群关系等问题。“生活在一个冲突时代,偏见和悲伤轻易化为武器,衍生出更多暴力,我们希望这些作品,能为那些脆弱伤者提供治愈。”

1月17日至28日,M1艺穗节以一系列精彩而发人深省的表演回归,发出如何在困难时期建立联结,抵制刻板印象和打破常规的叩问。更多详情可浏览官网,或上网购票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