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因(上)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人类本就在不断演变,手术只是加速进化过程罢了。放在100年前,古人也无法想象癌症能被连根拔起啊!这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我们有幸生在这个年代,非但不珍惜,反要逆流而行,可一点都不明智!

朦胧之间,小玉从沉睡中醒来。试图睁眼,只觉脑袋昏沉,只得又闭了一会儿。刺目白光涌入视线,令她脑袋微微抽痛,下意识用手掌遮挡。眼睛适应后,她挣扎着起身,揉了揉太阳穴,目光流转,将房间一切收进眼底。最初色感觉是白,纤尘不染的白。光芒从半透明的白色天花板照射下来,四面墙显示各种图像,却找不到投影仪。不远处是空无一物的桌子,墙角的透明药橱不断反光,依稀能看到里头的瓶瓶罐罐。奇怪的感觉在小玉心头蔓延,她知道自己已不在方才入睡的卧室里,然而这陌生环境未能在她心头泛起太大涟漪:我的确是头一回来,何以一点不慌?是了,因为只有陌生,没有异样感。

许多破碎的画面闪现。跟不上,看不懂,思绪正千回百转。甜美的声音让小玉一个激灵,差点从床上一跃而起。

“体检完毕,请离席。”

“这……”小玉盯着刚才躺的地方,环顾四周后首次仔细审视身边情况,随即怔住。那是个泛蓝光的椭圆形容器,目测能容纳三到五人。蓝光在一片白海中竟有几分温柔恬逸。惊动她的声音来自容器旁的……泰迪熊状机器,与白色地板几乎融为一体,带点诡异。探测到她的目光,机器身上开始出现了棕色,脖子上的蝴蝶结变得粉嫩;犹如打开开关,刹那间和任何一只泰迪熊毫无二致。小熊肚子上的屏幕倏然亮起,数据开始一行行出现。

智商:6

情商:暂无资料

敏捷度:3

健康:5

创造力:7

相貌:5

整体概况:未检测出基因改良痕迹

体内23项缺陷有待改善,是否进行手术?

小玉眉头紧锁。分明字字认识,可从头到尾看下来,只觉得自己被夺去了什么重要讯息,而错失了整个语境。关键信息近在眼前,却无法触摸。

“请尽快做选择!”机器人再开口,语气强硬了很多。天啊,这机器人是怎么做到以假乱真的,褪去所有机械的色彩,与人声无限接近。

小玉凝神看,屏幕上写着:

手术——是(0.01相貌点奖励);否(最低劳动标准上升0.3点)

“什么情况……”小玉不管三七二十一点下“否”,便欲离开。小熊口中吐出打印完毕的体检报告单,双手递给她,还眨了眨眼:“期待下次见面。”

“熊熊,等一下——”但它已火速化为球状,麻溜地滑进地上不知何时划开的砖头暴露出的洞。

“简直了……”小玉难以置信地吸了口气,回想“幻影移形”前的一幕幕……

“同学们,如果想参观基因实验室,记得四点半在校门口集合。机会难得!基因改造作为全球科技未来的发展方向,多多了解有利无弊。毕业后参观,收费可不便宜。好了,解散!” 随着班主任老师一声令下,同学们如释重负地走出课室,蜂拥向校门。

“你来吗,小玉?”小瑛问身边的马尾女孩,语气里隐隐有一丝期待。

“不了,赶作业呢。这次的化学测验很可能又要滑铁卢,哎,好烦!”小玉摇摇头,沮丧之情展露无遗。因为化学之旅过于坎坷,被化学老师(兼班主任)穿小鞋也不是一两天。差生的常态,哈哈。

小玉与化学八字不合,是朋友间皆知的事。她也不是没下功夫,但仿佛没开窍,兜兜转转仍不得其门而入,成绩向来惨淡。

今天的活动既不强制,也不算分,小瑛不假思索地决定——翘课。

与小瑛告别后,小玉慢腾腾往家里走。到家,猛地往床上一扑。想到临近的考试和堆积如山的作业,无尽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在临阵磨枪和破罐破摔间挣扎了一会儿,选择了中庸之道——休息片刻再奋斗。

“睡会吧,睡会就好了。”失去意识前,她耳边居然响起化学老师放学前的话“基因改造作为全球科技未来的发展方向……”

“请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小玉。对体检有疑问,可直接联系检测中心!”化学老师的声音从天花板上传来。

“老师,我有个紧急问题……”小玉大声喊道,透露转动目光在天花板上游移,不知该望向哪个方向。不料,大门突然敞开,想必是下一个体检对象。小玉只得在他炽烈的目光中走出房间。回头一看,是1644号房,在楼层的角落。往前走,1643、1642……这中心真够大的,只是太冰冷板正了,沉甸甸压在心上。

“请不要在此游荡,当心辐射超标。”小玉猛然转身,居然和一个大步流星往前走的人撞了满怀。少女手里的咖啡尽数泼洒在地。“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擦!”摸遍全身,一张纸巾也找不到。

“莫慌,小玉,这儿的地板会自动清洗。”班长熟悉的脸孔令小玉分外亲切。

低头,咖啡果然在消失,液体似乎被强大的吸力吞噬,很快没了踪影。

来不及为科技称奇,小玉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问:“这是哪儿啊?我们到底在干什么?”

“你说什么傻话,我们当然是在检测中心体检啊!你这么快出来,一定是又拒绝了手术吧?怎么如此固执?”小玉在她说话当儿细细打量,发觉班长的相貌和气质比平时上了一个档次。肤白如雪,发如瀑布,连牙齿都洁白得反光。正满腹疑云,班长自己揭晓了内情。

“我知道你一直担心副作用,且对天然基因有份执着。哎,平时看着挺聪明,怎么到了这事就成了死脑筋?人类本就在不断演变,手术只是加速进化过程罢了。放在100年前,古人也无法想象癌症能被连根拔起啊!这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我们有幸生在这个年代,非但不珍惜,反要逆流而行,可一点都不明智!”说到后面,班长的语调越发激昂,手势也夸张了起来。

“你自己回去想想吧!不要以为我是为了评选优秀班长才关心你,说句实在的,我犯不着为了一点奖金跟你大费口舌。把基因改好,嫁个同样优质的老公,这辈子都不愁。相识一场,我也是为你的未来着想,才跟你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两人边说边走,到了电梯前。

“别让自己后悔!”班长说着,把小玉推了进去。小玉正迷惘,楼层上方屏显示的“2101年11月30日”使她张大了嘴。“不是在做梦吧……”小玉猛掐了大腿几下,疼的。孤独、迷茫、恐惧,百般情绪涌上心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是什么可怕的异时空,我要如何找到回家的路?初来乍到的镇定消散殆尽。她的呼吸急促起来,手心微微冒汗。

千头万绪中,眼前出现一张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脸!

“小瑛!救我!”即使迎面走来的不是小玉世界的那个人,但作为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她笃信任何时空的小瑛都不会伤害小玉。

见到失魂落魄的她,小瑛愣了一下。“你……”

“我是小玉啊!小玉!”听到这个名字,小瑛惊愕的表情没有持续太久,便被安抚人心的笑取代:“我们下去谈。”

在检测中心楼下的草坪上,小玉望着周围往来穿梭的飞车,把自己莫名其妙从2021年来到2101年的荒唐经历对小瑛和盘托出。检测中心的外壳被涂上琉璃般的釉彩,阳光的照射让它镀上几丝黄金,散发神圣气质,和室内一丝不苟的距离感有云泥之别。好生割裂。

在小瑛熊熊燃烧地好奇心下,小玉把2021年的情况介绍了一番。奇怪的是,她相对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并无大惊小怪或高呼烧脑。过硬的心理素质,我的小瑛可比不上,要听到此等光怪陆离的故事,肯定六神无主了。当然,知己是千金不换的。

“你们的年代,社会就已经那么分化了啊。”小瑛若有所思。“不过我们课本上说,2024年战胜病毒之后,人类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黄金30年,是无数作者诗人心驰神往的时代!”

“真假?也许是滤镜作祟吧,我可不觉得我们在迈向什么好时代。”

疾病、战争、毁灭无处不在,这种“黄金时代”,着实是滑天下之大稽!看小瑛老神在在的样子,难道对我的到来早有预料?

小玉握住她的手。“你可知道怎么送我回去?我头都快炸开了!”

小瑛轻叹一声:“这要从我的死党,黄粱说起……”

“啊,我不是你的——”未来异世界的小瑛闺蜜,怎么会不是我?小玉才不会承认醋意油然而生。

小瑛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把自己与这个黄粱的故事娓娓道来。

“说起我和小梁的相遇,还挺神奇,有几分一眼万年的命定感。那天是AI学考试,我正埋头苦干,隔壁课室突然传出一阵骚动。大家吵得不得安生,连考官也被惊动了。下课后大家议论纷纷——隔壁班的黄粱同学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居然和一个反对基因改造的男同学扭打起来!此前她都是以模范生形象示人的。我不太上心,只当笑谈,不料竟在班际辩论赛上与她交锋。辩论题目是‘基因改良值得鼓励吗?’我是反方,她是正方。条分理晰,引经据典,动情晓理。她对基因改造的激情深入骨髓。”

“有趣……不过请说重点。”小玉提醒。

“说起黄粱我就话多。言归正传,我与小梁熟了之后,她说自己是从2019年过来的,本时空基因改造技术的发达令她喜上云霄。所以在这的一年多时间,一直致力于让身边人加速接受新科技,我也是受她影响。作为这个时代的‘原住民’,导师居然是祖辈——刻板印象里应该食古不化的‘活化石’!世界就是这么魔幻。”

人们对新事物的接受度——尤其是老一辈,往往比较滞后——甚至永远踏不上驶向新时代的舰队。“对,任何事物都要一个接受过程。你们学校里肯定有介绍以前的情况吧,无论手机、网络还是人工受孕,总是由禁忌新潮到无处不在的。”

“你也跟黄粱一样,完全不怕吗?”小瑛看着她,眼里闪烁着欣赏和喜悦。

形状各异的飞车在蓝天中飞翔、停顿,天蓝得有如被颜料涂过,颇像一幅动态的画。哪怕是未来世界,依旧需要交通管制,但气候变化似乎放过了这片净土。小玉深吸一口气,登时神清气爽,空气比她自己的世界优质许多。大概又是科技的功劳,如再生能源、空气净化器、人工降雨之流。一个科技蓬勃发展,用以服务人民的社会,这样的未来或许值得期待?

“这手术,你肯定经历过吧?会不会难受,费用如何?相貌、智商——由官方决定修改么?个人对现状有不满,能否申请某一特定方面的提升?”小玉想到目前最头疼的问题——化学成绩,若能通过基因改善强化天赋,无疑事半功倍。虽有走捷径之嫌,但在一个基因改造常态化,去污名化的世界,手术跟上补习班也没两样吧?大概效果更佳,学得更少,耗时更少吧!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此外,在科学成为社会主导力量的未来,理科差劲不更是死穴?

“你没接受检测中心的邀请吗?”小瑛一挑眉,分明是疑问句,却用了陈述句的语气。“对40岁以下的公民,政府补贴力度是很大的,就算实在囊中羞涩,委员会也会贷款给我们。现在你先去我家坐坐,可是直接让医生上门服务。相信我,你绝对忘不了那销魂的滋味……”

因为劣质基因会大大降低工作和求偶的成功率,拖累的不只是个人,也是国家的后腿。哪个部门愿意背这口锅?

小玉随口问:“这么说,你们班上的第一名,是基因改造最多的那个吗?”

“不好说!但有一句话至理名言‘只有基因改造没有努力是不行的,没有基因改造只靠努力是万万不行的’。”

走着走着,小玉眼角余光瞥见纤细而美丽的男子,气质阴柔甚至妩媚。与潘安之貌格格不入的是那空洞无神的双眸,举止也很突兀不自然。这是披着人皮的机器人?也许是恐怖谷效应,恶心和排斥霎时充斥内心。

“他怎么——”话没说完便被打断。

“失败之作罢了,不必管他。”小瑛脸色冷了下来,条件反射地露出嫌恶的神色。小玉自觉触及友人逆鳞,转移话题:“你怎么对我的到来毫不意外?这年头还流行神仙托梦的说法吗吗哈哈哈。”

小瑛脸色稍霁:“小梁去首都参加基因工程比赛前,跟我说过一个梦:一名与她同时代的旅者会在不远的将来降临此地,叫我好生招待来客。”

“她居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小玉不禁感叹。但我和她竟先后魂穿至此地,可见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大可不必少见多怪。

小瑛在一栋两层洋房门口停下,外形与小玉熟悉的房子相去不远,在这年代算较为复古了吧?不好说,因为小玉也没见过异世界的其他住宅。

门上的探测器扫描到小瑛的脸,“芝麻,开门!”门自行打开。“爸、妈,我回来了!”同时随手把包包丢给小熊机器人。

“诶!你家这只和检测中心的一样。”

“机器人的造型会按照你的喜好而变化,看来我们是真有缘,品味高度一致。”小瑛嫣然。踏进家门后她整个人轻松了不少,甚至能用“如释重负”来形容。我的小瑛也不是内向者啊,这异世界的人自然还是不可与自己的真朋友相比拟的。体验一把基因改造的好处,还是尽快踏上归途吧!梁园虽好,不是我家。

“父亲。”小瑛对深色莫测的高大男子十分恭敬,甚至微微鞠了个躬。“母亲。”这口吻就轻松多了。这是典型严父慈母家庭吗?和我的小瑛情况正好相反。“这是我的朋友,小玉。”

“嗯。”男子冷淡地点点头。国字脸,棱角分明,不怒自威。审视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小玉,让她非常不舒服——视线交错竟有些眩晕。“叔叔好。”小玉还是礼貌地说:“打扰了。”

和蔼可亲的妇女突然握着小玉的手。她气质如兰,容貌秀丽,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其热情令小玉惊讶地睁大了眼。视线一转移,环绕头脑的迷雾立刻散去。“没事,不打扰的,你先和小瑛聊,等下给你们弄好吃的!”(待续)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