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楠:畸因(下)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文接上期)

在小瑛房间安顿好后,“你爸挺严肃的,哈哈。”其实是压迫感,小玉暗忖,他的职业不简单哪。

“他不喜欢没手术的人,你——”,她指了指小玉的额头,“这里有蛮大一颗青春痘!他可能怕我被你带坏吧!却不知你和黄粱一样,是思想开明的客人。”小瑛忽然停下,凝视小玉的眼睛:“你的眼睛多么好看,你的灵魂多么有力量!如果父亲真正看到你的材质,会很爱你的。你应该留下来,加入我们。”小瑛的手甚至附上小玉的脸颊,炽热的目光像要把她吞噬,让小玉无所适从。这母女俩怎么都这么喜欢入侵别人私人空间,动手动脚的?

小瑛透过我的眼睛,是否在追忆黄粱?默然的质问让小玉萌生如梦初醒的颠覆感:无论如何,这不是我的死党小瑛,无论眼前人再怎么像——容貌、嗓音、举手投足都无可挑剔,这还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啊。

那我呢?这个世界的我在哪?莫名的到来,先入为主地信任小瑛,是否算得上明智之举?到来这世界以来,小玉心头第一次有了阴霾和疑云。

“说起来,我父母本是坚定的反基因编辑者。”小瑛恢复常态,若无其事地开口。

小玉没有作声,浑身汗毛不可自抑地竖起,她想逃离这个房间,但当下选择静静聆听。

“奈何自然受孕的姐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到三岁便去了。母亲在悲痛过后坦然接受,倒也不怨天尤人。但父亲痛恨带走姐姐的基因缺陷,态度发生180度大转变。母亲拗不过他,第二个孩子,也就是我,就坚持筛选优良基因了。”

小玉不由自主开始勾勒小瑛父母的情况。若如小瑛所说,其父单凭自己没接受基因改造就对她产生了人格批判和偏见,那的确对基因改造中毒太深,涉嫌走火入魔。

“来尝尝这苹果,美味多汁,而且不是转基因的。有时候天然的东西更好吃!”小瑛母亲突然出现,对小玉露出夸张的笑容,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忧伤。小玉不确定自己是否看走眼了。“有时候,人生的意义不只在于不断追逐,更在于明确自己要什么,拥抱命运赐予你的完美和不完美。”

“母亲,你不舒服吗?脸色不太好,还是快点去休息吧。”小瑛用词关切,不耐烦的语气却透露出不善。小玉疑窦丛生。事情正无法避免地往诡异方向滑去。在基因检测中心波澜不惊的心情荡然无存,脑海里的警铃倒开始隐隐作响。

小玉拿起一块苹果,被上面刻着的字母惊得咬住下唇。

RUN。

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苹果囫囵下肚。对面的小瑛笑了。仿若猎人看着猎物,轻蔑而势在必得。

“这苹果是有多好吃?如此猴急。”

小玉大囧,狼狈地把苹果吞下,差点呛到,脑子迅速转动想转移话题。“也许你母亲是对的,天然的水果也不错?”

“母亲今天有点反常,别把她的话放心上。这拒绝基因改造的人,多半都被社会淘汰,下场十分凄凉。”小瑛随后讲述了近期一桩社会新闻,堪称坚持推广和深化基因改造的教科书式案例:富可敌国的李佳程先生有两个儿子。长子天然受孕,学生时代被极端组织洗脑,以生命反抗基因改造,结果年纪轻轻因癌症病故(要知道,在这时代接受基因改造,患癌概率十分低微);幼子是基因改造出生的孩子,不仅是高富帅,还击败了父亲的商业对手,把公司带到新的巅峰,让父亲得以提前退休。

“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你说这是不是天壤之别?”

小玉来不及回答,便被楼下传来巨大响声打断了。是玻璃破碎的声音,夹杂女子的尖叫。

“我去去就来,别乱动。”小瑛风风火火地下楼。

小玉松懈下来,喘了几口大气,此前她没意识到自己如此紧绷。我得离开这里,越快越好!令人绝望的是,窗户死死锁着,小玉焦急地踱方步,眼泪几欲夺眶而出。不知道事情究竟在哪里脱离了掌控,但这个世界肯定有鬼!

或许,这世界从来不是温情脉脉的友好之地,一开始的心宽不过是虚幻的安全感。

停下脚步,寂静中,墙里传来忽远忽近的声音。

“小玉!小玉!不要恐惧!”

她靠近墙壁,敲敲砖头,断定里头是空心。疑惑着要如何进入,小玉福至心灵。

“芝麻开门!”

墙壁没有出现缝隙或门,但原本实质的墙壁呈现出半透明的形态,闪烁悠悠红光。被勾走魂魄一般,小玉一步步进入走到墙边,再接着走……

迎接她的不是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只有微微的湿润。一眨眼,她已经在另一边——里边了。

“有人吗?谁在叫我?!”小玉忍住心中与秒俱增的恐惧,提高声量道。身边连个手电筒都没有,沮丧啊。“有人吗?”

“她来了她来了!她跨越次元走来了!”一个年轻男声欢快地嚷。“热烈欢迎来自过去的旅人——小玉!目前为止,你觉得这世界可还有趣?”

小玉无言以对,一个沙哑低沉的男声响起:“Z,你能正经点吗?黄粱现在生死未卜,你可不要太飘了,把事情搞砸!”

“我们等你很久了。就知道,小瑛为了她敬仰的南将军,必然寻找下个目标。”空灵女声喟叹。虽看不到形态,但小玉下意识地觉得这把嗓音一定属于绝世美人。

“我看不见你们!”

“当然了,我们是幽灵!困在这里……我也不记得多久了!你以为我们想这么存在吗?”第一个男生的嗓音沾染上怒火。

“冷静,Z。”

“为了美,我拥抱了魔鬼……

夜太美,谁在乎我伤悲?

追逐美,我走向了枯萎……

亵渎美,这悔恨的滋味!”

“X,这么多年了,你的歌声依然绝妙,百听不腻。”Z已然冷静。小玉也被这绕梁歌声抚慰了心神。

“我们和你一样,还有黄粱,无意间来到这个异世界。我爱慕虚荣,被小瑛展示的基因改造术迷晕了头脑。结果现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耳边回荡美人抽泣的声音。倘若小玉是个少年,多半会心疼起来了。

“别难过了,X。”Z说:“是的,我们都曾为了各自的贪欲和执念,盲目而决绝地一头栽进来。现在永远不得超生,永远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小瑛……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是为了她的‘父亲’!你见过他吧。”情绪沉稳的那位开口,姑且叫他Y。“他的真实身份是小瑛的上司。此部门的职能就是把我们世界的人忽悠留下,洗脑后自愿签下协议,成为他们补残补缺的奴隶牲口!”

小玉来不及消化突如其来的信息,Z接过话头。“这个世界如此滥用科技,早就摇摇欲坠,在毁灭边缘了。当初的我们是有多瞎?不是眼瞎,心瞎,才会看不到!你说它们会不会遭报应?!”

“这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小玉的声音在颤抖,她痛恨自己的软弱。

“基因改造因利益巨大,当局猛踩油门,不加遏制地拼命发展。个人、公司、政府为了满足膨胀的欲望和滚雪球的利润不断投资。黑暗面逐渐展现,直至彻底误入歧途,走上邪道!”她的声音变尖锐,恨意如水滴渗透每个字。“改造相貌的,美不过三天开始全身腐烂内脏萎缩;改造智商的,天才高峰只是昙花一现,精神便开始倒计时逐步瓦解。它们把我们骗得团团转,自愿接受手术,化为砧板上的牛羊。所有的手段和布景,为的是将我们的肉体和精神夺走,吃抹干净!”

“你们受苦了。”小玉猛吸一口气,快站立不稳。“之前小瑛骗我,说黄粱也是支持基因改造的,我不疑有他……你们方才说,黄粱出事了?”

“这世界的惬意宁静,都是根据你的喜好设计出来的海市蜃楼。切记:眼见不一定为实!”Y循循善诱,他是三个幽灵中最自持的一位。“你和黄粱是不一样的,你们不只是任务,还涉及私情!”

“南山将军的女儿南柯,在18岁的基因改造后出现了衰竭迹象。黄粱是第一个被选中的人。南夫人的灵魂也经过修补,外来灵魂非常强悍,逐渐反向控制南夫人的身体。她在黄粱走上不归路之前让真相水落石出。这次你能顺利找到我们,想必她也功不可没吧?”Z不被情绪逼疯的时候,也是谈吐得体,思维清晰。

听声音,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就这么不见天日地困顿于此……小玉心上浮现一缕疼痛。如果这还不叫造孽。

“啊……对,我见到她就察觉不寻常,真的是有意无意在保护我。”

”我想,南夫人不是坏人,”X坚定地说:“精神衰变后,她不是表达过想自然死亡吗?‘既然不能干干净净地活,就干干净净地走’。奈何丈夫爱妻心切,搞成今天这样。”

南夫人残存的灵魂,或许也不赞同丈夫所为,所以没怎么和新来的灵魂争夺控制权。若非她选择“背叛”,哪会有我和黄粱的悬崖勒马?虽没见过黄粱,同病相怜的神交让小玉觉得自己会信任她。只是有机会见面吗?

“这是黄粱当时写给小瑛的信,你应该会想看看。”

几行字凭空出现、排列。

小瑛:

无论我现在心情如何,还是要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盛情款待,带我见识基因改造取得的突破性进展。我能理解这个时代的人为什么对它如痴如醉。但我不能留下。这项技术已经在黑化的边缘试探了。为了追求颜值、智商和钱财等世俗成功标准,这里的人显然迷失了自我!

人类的精神和意志,是基因这样的生物因素无法取代的。这才是绝对不该放手和遗忘的。

别了!我们明天就会再见,又或许此生不复相见(希望是后者)。好聚好散,给彼此留点体面吧。

PS:你之前试图对我隐瞒的基因改造副作用,我都知道了。无论是肉体的腐烂还是灵魂的摧残,都证明基因改造的畸形和不自然。这好比对人类文明竖起中指。你们这个世界正稳步堕落成玛丽雪莱《科学怪人》里的闹剧。而这一次,人人都是维克多!人人都是弗兰肯斯坦!

PPS:李家兄弟故事的真实版本,你还要骗多少人?哥哥因为是“自然儿童”,被父母无情牺牲,生抽灵魂给因为过量改造而残破不堪的弟弟!父母偏心其中一方,一碗水端不平是常有的事,但这简直丧心病狂,令人不齿!你还要继续毁人名誉,说李老大是因为固执反对基因改造而病逝,是时代弃儿?(弟弟因为父亲的狂热承受无数副作用,他能不引以为戒吗?)小瑛,你为了南将军,真的要这么不择手段?

黄粱”

小玉眼前闪过来到这世界后的一切,五味杂陈。光鲜亮丽的表皮一旦被撕下,龌龊和肮脏便令人不忍直视,刺痛双眼。

“这是黄粱与小瑛分道扬镳前写给她的。小瑛可不是感情用事的,反手把她举报了。我不看好黄粱能走远……”X长叹一声。

“我要去哪里找她?我要怎么回——”

“小玉!小玉你在哪里?”此时此刻,小瑛的声音简直是索命魔咒。小玉只想双手捂耳,再也不理会这些黑暗。

小瑛的头探进墙壁,脖子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倾斜着。“小玉你怎么在这里?他们对你说了什么?!”

“你不是小瑛!别过来!!!”小玉开始歇斯底里。想象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被撕碎,成为修补陌生人的工具,灵魂囿于暗无天日之处。今日的XYZ三倒霉蛋,明日的我和黄粱。比死亡还冰冷的结局……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离开!

“快!这边走!”X以声音指引小玉,Y和Z则幻化成白光,与小瑛缠斗。在墙内空间跑了不知多久,小玉发现X的声音彻底消失了。再往前走,映入眼帘的是悬崖边孤绝的背影,衣带飘飘。

“危险!”小玉脱口而出。

女子转身,神色悲喜莫辨。“风浪要来了,小玉。我只是提前感受一下。”她不知从哪变出一把扇子,摇了摇,吹起两鬓的发丝。“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女子莞尔一笑,“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也知道我是谁才对。我们走过类似的路,合该是最能解锁彼此内心的人啊。”

“黄粱,是你吗?”小玉一时不知作何反应。“XYZ把来龙去脉都告诉我了!幸好你没事。”

“偷偷告诉你,化学也不是我强项。”两人对视着笑出声。

“你知道怎么回家吗?我们回去后再畅聊吧?”与黄粱会合后,小玉仿佛找到了主心骨,整个人都踏实了。

“我选择留下,你走吧。”黄粱摇摇头。

“为什么?”小玉惊愕。几番大起大落,她不累吗?不想远离浑水和是非吗?

“任务未完,不可拂袖离去啊。小玉,千万别忘了芝麻开门!走得太远太快,找不到来时路,就大事不妙了。”黄粱眉宇间氤氲着过来人的仁爱和慈悲,宛如一名长者的灵魂,透过少女的躯体说话。

“这什么意思?芝麻开门……”小玉还在咕哝,强推力骤然从身后而来,无尽的下坠感包裹着她。

这就是折翼的感觉?据说有些小鹰须经历骨折,才能长出更坚硬的骨头。疼痛吧!燃烧吧!我会复活的。

再次睁眼,小玉浑身哆嗦,冷汗涔涔,梦中的一切在脑海中走马观花似的闪现。是我梦到了黄粱,还是黄粱梦到了我?一时间,游走在时空缝隙中,冷眼旁观世事变迁的虚恍感将她包围。小玉忽然与千年前的庄周共情了。

泡了杯茶,她从容地披上校服,整理仪容,踏上了前往基因实验室的路。(完)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