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说话

林剑:《仇丝》三条豹尾 直击人心

红蜻蜓出版社的“小说房”系列新作品《仇丝》,是用马来西亚人的日常语言写的复仇故事。(互联网)
红蜻蜓出版社的“小说房”系列新作品《仇丝》,是用马来西亚人的日常语言写的复仇故事。(互联网)

字体大小:

初识许友彬老师是他去年在南洋理工大学当驻校作家时候开的最后一堂课。记得那堂课上,作为马来西亚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他讲了写给孩子们看的作品在结尾的时候一定要给孩子们以希望,这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前几天专程去吉隆坡拜访许友彬老师,惊喜得到他的签名版小说《仇丝》。这是他创办的红蜻蜓出版社最新出版的一本写给18岁以上年龄段读者看的小说。翻开小说还没读完第一页,我就猜出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马土土是谁了,但是看完第一章之后,马土土就消失不见了,丽娟的命运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注意力。

《仇丝》的故事线其实并不复杂。虽然我对于故事发展的脉络能够猜出个大概,但是中间依然有很多令人拍案叫绝的细节或者表述方式,在此尽量不剧透,保留大家的阅读乐趣。

说来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没想到这本书虽是以马华文学本土化语言为特色,我在阅读时却毫不吃力,那些闪烁其间的马来文字全然不懂,但是毫不影响我对小说的理解,还给故事本身增添了一丝异域风情。另外有些词的用法,比如“嫑”,据说是马华土语,但是却与我熟悉的北京话一模一样。读到“嫑、嫑”时,因为语言的亲切度,我更加理解主人公的心情。

小说里,所有人物的刻画都性格鲜明,各有特色,讲着各自的话语,如此一来人物丰满,可爱、可恨、可叹,在各自命运的轨道上交错。

这本书读来流畅,但是苦涩,很久没有在读书的时候有这样的感觉了,每读完一章,我都会把书页合起来,想一想还要不要继续读下去。一方面记挂着主人公丽娟的命运,另一方面我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承受看到她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的心理压力。

这本小说写得相当引人入胜,看到第114页,故事已经基本告一段落了。翻到第115页,“我有话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仇丝》真正的精彩才刚刚开始。原来前面所有的一切叙述都只是铺垫,就如同小说《廊桥遗梦》,所有之前的叙述都是为了家庭主妇弗朗西斯卡与摄影师罗伯特相遇做铺垫,真正的精彩在后面。

一本好的小说,要做到“凤头、猪肚、豹尾”。“凤头”是指开篇要出奇,如同凤头一样精彩夺目;“猪肚”是指语言丰满、刻画细腻,气韵紧实,如同猪的肚子一样充实丰满;“豹尾”是指文章的结尾要别有新意,如同豹尾一样雄劲潇洒。还记得许友彬老师说给孩子们看的小说的结尾要给人以希望吗?这本给成年人看的小说的结尾能像豹尾吗?带着这样的期待,我一直读下来,没想到,从第115页开始,笔力老辣的作者“啪啪啪”接连甩出三条豹尾。

有一部非常有名的德国电影叫做《罗拉快跑》。这部电影是以三段递进式的重启为特色。在每一段的开始,罗拉都要奔跑。每一次的奔跑都改变了一些,三次不一样的奔跑,奔跑出来的是不同的思考。

开启戏剧变奏

以《仇丝》的线性叙述,到了小说的结尾,《仇丝》突然开启戏剧变奏,开始了一次次快跑。

第一条豹尾是这本小说的缘起,作者交代虚构的部分与写实的部分,然后揭示真正的幕后黑手。可悲可叹,丽娟以极端的方式报了仇,但是真正的肇事者还逍遥法外。丽娟下定决心继续复仇。

第二条豹尾是第一条的递进,一直以来的复仇对象老黄死了(对不起,还是剧透了一下),最坏的人把自己洗白了,我们甘心吗?洗白了就不用为之前的罪恶付出代价了吗?作者把我们狠狠地按在地上摩擦,那个地是作者用114页的篇幅铺垫出来的苦痛之地。

第三条豹尾是第二条的推进,作者坦白说,这是他真正渴望的结尾。真正的幕后黑手就算洗白了,恶人自有恶人磨。红豆婆(丽娟的妈妈)终于熬完了这一生,用自己选择的方式结束了整个故事,从此不再受煎熬。

三个结尾,无论如何变奏,结尾都是悲剧。我们能说一场悲剧好过另一场悲剧吗?

“丽娟有一个洞察男生的本事,能从男生的眼神,看得出男生是不是喜欢她。”小说《仇丝》的“凤头”,丽娟的超能力,并不能让她躲开缠绕的恶意。真相的后面还有真相,恶意的后面还有更大的恶意。作恶者几乎无须付出代价,而受害者得承受什么呢?

小说《仇丝》将现实主义的真实与表现主义的隐喻相结合,揉合不同的传统倾向,将客观世界和主观臆想制作成三条豹尾狠狠地抽打,抽打在每一位读者的心上,在痛苦中思考,男性凝视下的女性命运和出路。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