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聪指挥鼎艺团 探讨华乐室内乐团内涵

鼎艺团驻团指挥黄德励(左起)邀请叶聪、吴沛轩加盟2024乐季开幕音乐会,为华乐室内乐注入新内涵。(鼎艺团提供)
鼎艺团驻团指挥黄德励(左起)邀请叶聪、吴沛轩加盟2024乐季开幕音乐会,为华乐室内乐注入新内涵。(鼎艺团提供)

字体大小:

“心·音乐·汇”是本地华乐室内乐鼎艺团从2023年发起,贯穿三个乐季的主题。继去年与本地指挥家陈康明和钢琴家李楚人合作后,“心·音乐·汇”2024乐季的开幕音乐会,特邀新加坡华乐团荣誉指挥叶聪,以及大提琴家吴沛轩,为“华乐室内乐”这一概念划下新的注脚。

鼎艺团目前有13名全职乐手,演奏二胡、笛箫、唢呐等传统华族乐器。驻团指挥黄德励说:“汇这个字强调东方与西方的汇聚,传统与创新的融合。因此我们积极与西洋古典音乐的指挥和演奏家合作,希望能够开拓视野,也为华乐室内乐这个相对较新的乐种,多创作些品,成为未来的经典。”

这场音乐会演奏的曲目包括中国作曲家陈欣若创作的九重奏《色俱腾》,中国作曲家莫凡为笛子和华乐室内乐创作的《绿洲》,特约本地青年作曲家沈子扬为大提琴和华乐室内乐创作的《愉中猎》,著名美籍华裔作曲家陈怡为大提琴和室内乐创作的《琴箫钟鼓笙》,以及本地青年作曲家高程锦曾为鼎艺团创作的《巴当传奇》。

《愉中猎》不仅是鼎艺团委约沈子扬的创作,也是他送给好友吴沛轩的礼物。“这部作品像调色盘一样丰富多彩,也不乏音乐幽默,充满作曲家的个人性格和风格。”吴沛轩说:“《琴箫钟鼓笙》则是一部经典作品,以大提琴这件西方乐器展现传统中国音乐中的五种声音。我非常热爱这部作品,因为它充分展现了大提琴宽广的音域,以及弹拨、弓弦等丰富技法所能表达的音乐语汇。”

展现中国古乐传统

《琴箫钟鼓笙》最早是陈怡为大提琴和弦乐四重奏而作,2018年时任鼎艺团驻团作曲冯国峻将其移植给大提琴和华乐室内乐团,也是由叶聪指挥首演。叶聪介绍,这是一部充分展现中国古乐传统的作品,除了刻画标题中的五种传统乐器,也融入了“风雅颂”的传统概念。

“风、雅、颂在传统中国音乐观念中分别代表民间、士人和庙堂的音乐。这部作品中的《芦笙舞》《琴箫引》和《编钟乐》分别对应民间的舞蹈,才子佳人的浪漫曲和朝堂之上礼乐。这是西方室内乐传统对中国传统音乐内涵非常高层次的化用。”

叶聪提及自己在接触华乐交响乐之前,对华乐最早的尝试就是以室内乐的模式。“其实人们熟悉的,比如新加坡华乐团、香港中乐团这样的华乐交响乐,是1950年代之后模仿西方交响乐团模式的产物。而室内乐的形式,更接近中国历史上乐器小重奏的传统。从华族乐器的物理构造、音律调和的角度看,我认为内乐其实是最贴切华乐的形式。

“1990年代,我曾指挥北京华夏室内乐团参与法国电台艺术节的录制,当时演奏了陈其钢创作的《三笑》,还有郭文景、谭盾等人的创作,在法国大受欢迎。这说明在高层次的审美上东西方之间有很多共通之处。”

但这并不意味着室内乐就一定要走“阳春白雪”的高端路线,叶聪强调,艺术作品不能束之高阁,要贴近人群。要多创作和演奏雅俗共赏,易于理解的作品。“不要觉得容易听、听起来流行的作品就是没有价值的作品。”

他举例美国指挥家、作曲家伯恩斯坦创作的音乐剧《西城故事》听起来充满流行感,很容易打动人,但背后其实延续西方古典乐数百年来最优秀的传统。叶聪说,鼎艺团作为当代华乐室内乐团,肩负着传承传统和开创当代音乐的双重责任,要坚持演奏高水准的艺术作品,同时又能以雅俗共赏的作品打动大多数听众,就能在华乐室内乐的方向上大有可为。

▲心·音乐·汇 2024

维多利亚音乐厅

3月15日(星期五)晚上7时30分

票价:28元

购票:sistic.com/events/traver0324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