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学家齐邦媛 百岁终渡“巨流河”

台湾文学家齐邦媛教授逝世,享寿100岁。(互联网)
台湾文学家齐邦媛教授逝世,享寿100岁。(互联网)

字体大小:

台湾文学家齐邦媛3月28日凌晨辞世,享寿100岁。

齐邦媛生于1924年元宵节,原籍中国东北辽宁,在战火弥漫的动荡时局中成长,早年就读武汉大学,师从朱光潜、吴宓等人。1947年,齐邦媛赴台湾任教,曾在台大外文系、台中一中和中兴大学授课,桃李满门。她多年来推动台湾现代文学英译工作,也是台湾文学馆的重要推手。

推动设立台湾文学馆

台湾诗人向阳(林淇瀁)公开齐邦媛推动设立台湾文学馆时的手写信,她期许文学馆作为一个活的对话,而非死的收藏所,进门后能受到启发、激荡或更多思索,至少不空心出去。

齐邦媛长期活跃于学术界、文学界、出版界和文化界,积极参与文学创作、学术研究、翻译出版等工作。因其文学功绩,她曾获台湾行政院文化奖、中国文艺协会文艺奖章和五四奖文学交流奖,也获国立台湾大学、台湾中兴大学和佛光大学等授予荣誉博士。

2009年,85岁的齐邦媛写就自传《巨流河》,以历史见证者的身份,书写波澜壮阔的家国史。(互联网)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衣若芬,在《最后一课》一文中提到,她念研究所硕士班时必修英文课,而教高级英文的齐邦媛老师“温文儒雅,总是一袭正装,气质出众”。学期结束,她才发现那是齐邦媛教书生涯的最后一节课,课上老师仍然尽力讲解,生动形容,劝勉同学不放弃英文。

晚年的齐邦媛住入林口长庚养生村,深居简出。2009年,她以85岁高龄出版自传《巨流河》,缜密而内敛,深沉但不哀嗟。书中写及父亲齐世英为政治理想而奔走漂泊的经历,也反映她流离动荡的成长经历,以及“巨流河”如何成为永远回不去的家乡。

《巨流河》一出,风靡华文世界,销售超过15万册,译成多国语言版本,也广泛获奖,成为战后华人知识分子的重要代表著作。

最大心愿:著作永不下架

据《天下文化》脸书贴文,齐邦媛曾说《巨流河》是她生命的故事,更是数代中国人的壮阔篇章,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著作在书店永不下架。 

现任《镜文学》总经理兼总编辑的董成瑜曾在《巨流河》出版后专访齐邦媛,记下不少轶事。在八旬高龄撰写回忆录,齐邦媛曾说:“父亲和哥哥都不认为我能做这种事,认为我不过写点文学研究。”有人说她以文字寻求心灵慰藉,来躲避纷乱时局,想来不尽然。

对“一辈子活在人堆里”的齐邦媛来说,有自己的书桌书房并非理所当然。与丈夫罗裕昌育有三子的她多年保持一个习惯,每年生日独自到垦丁福华酒店住一周,面对大海读书写字。直到搬入养生村,拥有自己“最后的书房”,同样显现一名知识分子独立自由写作的毕生追求。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