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展

陈月丽油画遗作展 面包都换水仙花

字体大小:

本地画家陈月丽是土生土长的华校生,家属为纪念两年前逝世的她,联同南洋艺术学院举办“全心全意:陈月丽”遗作展,展出她1995至2019年共33件油画。陈月丽的工笔画融合中西元素,细腻雅致意境兼具抽象想象,游走于华人文化图腾,闭眼游心的女性世界与取经佛画系列。

新加坡画家陈月丽(1953-2022)一生低调,家属在她病逝后,为表纪念,也让更多人了解她的创作,联同她的母校——南洋艺术学院举办“全心全意:陈月丽”遗作展,展出她1995年至2019年总共33件油画。其工笔画融合中西元素,细腻雅致意境兼具抽象想象,题材包括华人红色文化图腾,闭眼游心的女性世界,佛画系列。

陈月丽丈夫、前物理老师谢铿(66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是陈月丽第四次个展,她去世前想办展,但找不到适合的画廊,2009年起创作的佛画系列题材也较难展出。他透露,陈月丽患病期间仍坚持作画,最后一幅油画描绘枝头上的几只麻雀。陈月丽爱画麻雀与佛像或莲花、门铜饰对话,因为麻雀不接受人类饲养,被关笼里宁可撞死,象征独立自由。

展名“全心全意”点出陈月丽的最爱是绘画,她在艺术创作中成就了自己,此生创作约165幅油画。受安迪·沃霍尔波普艺术启发,陈月丽《我有一个梦》(2007)描绘一组女神不管外在世界,闭眼进入内心宇宙,金鱼般悠游。陈月丽写道:“可兰经里有说:‘假如我只有两块面包,我将卖掉一块来买水仙花,因为水仙能滋润我的心灵。’而我却将手中的两块面包都拿去换取水仙花,这就是我对艺术的单纯追求,不计后果。”

毕业自南洋大学的陈月丽,1987年考获南洋美专纯美术文凭,1994年辞掉初级学院华文老师有养老金的铁饭碗,全职作画。父亲错愕,担忧她如何维生。陈月丽回首当年是“为了人格独立自主”,却也“可笑自己纯真得近乎愚钝”。她在1997年获颁大华银行全国绘画比赛新加坡大奖和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新加坡与亚细安评审奖,父亲很开心。

每幅画都有精彩故事

陈月丽是家里老大,五个弟妹支持她去圆儿时梦。妹妹陈月妙(69岁)说:“姐姐作画是为了表达内心的思想、观念与哲学,所以坚持创作。她的每幅画都构思很久,每幅画都有精彩的故事可以说。”

陈月丽的佛画系列是其代表作。(唐家鸿摄)

陈月丽2007年在不丹皈依佛教,2009年的一天,她自觉观音菩萨突然从心底涌起,于是创作了第一幅佛画《心无挂碍》。画佛像不仅靠灵感,她于2011年到新加坡佛教总会报读三年佛学基础班,创作的佛画超过30幅。其佛画水平高超,立意新颖,诚为代表作。

佛手取代书法

陈月丽尝试在佛画系列中,以佛教手势取代书法。她写道:“手势是人类传达情感,交流信息的自然工具之一,而手更具有抚慰的力量。我以佛手、菩萨手来描绘《心经》(包括题目十字)的270个字,意喻通过佛手婆心抚慰众生,愿众生获得永恒的幸福。”

《兰亭序——向王羲之致敬》(2011)亦然,陈月丽通过一再复制的摹本去想象《兰亭》之美,认为序言草稿保留了作者最初情绪里的任意率真,潇洒闲逸,通篇笔势变化,瑰丽多端,就连涂改过程中的笔痕墨迹,都一并成为创作内容,字里行间也呈现作者的气度、胸襟、情愫与感怀,让人欣赏之际,观想王羲之临文挥毫时的审美情致。因此她以佛手代书法,保留涂改痕迹,结合雅集使用的各种器皿、印章等构图。

《让希望不再是梦(大悲咒)》(2014)引用大悲咒与色彩缤纷的棒棒糖,穿插儿童图片与莲蓬,代表陈月丽对世间孩童的祝福。《菩提一叶》描绘佛书的一叶菩提,《闻法》为绿鹦鹉、香炉、莲花与莲叶的组合,《彼岸》是翠鸟与佛像的对话。

陈月妙说,姐姐画过水墨,向许梦丰学书法,选择专注油画,在于油画质感越久越美。陈月丽不爱社交,最初在家作画,后因不喜欢画廊业主、藏家等上她家看画,2008年起在古楼租画室。谢铿说,陈月丽不耐烦每年呈报申请延长画室,2017年搬回家创作。

陈月丽油画《喜宴》(2001)表现出与家人的亲密感。(唐家鸿摄)

陈月丽早期工笔静物画背景为黑色,大舅劝她用多色彩,改换画风就能成名。其作色彩丰富起来,《午后闲情》(1996)取材家里的日常器皿如花瓶、茶杯、棋盘、葵扇、风铃。《点水之恩(2009-2019)》取材昔日的刷牙杯子,后来增添几个英镑。陈月丽念过的卍慈学校的相思树豆,与娘惹粉盒出现画中。

陈月丽通过作品《喜宴》(2001),集合自己与家人的婚照、婚帖、喜宴等图案,传达与家人的亲密感。《欢庆良辰》(2000)让画家喜欢的葡萄酒瓶、茶壶等双双对对登场,凤凰飞翔。《家有喜事》(2004)以红绣球为主轴,融入民间元素的喜庆场面。《观者不语》(2004)以陈月妙穿峇迪裤的儿子为模特,用花下棋,观众以脸谱取代。

不属任何流派

陈月丽于2015年《初心不忘》一文写道:“我这个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华校生,在创作的过程中,不自觉地将东方思维和本土文化兼容于西方油画中,没有师承,不属任何流派,以单纯的热情,自成一格,也算是‘水土异也’吧。”

南艺东南亚艺术机构/画廊总监陈莉玲博士认为,陈月丽油画的素质以及对细节的重视,非一般画家可比拟。其创作素材既个人化,也含蕴深层情感,所有出现画里的东西都有意义。她说:“陈月丽这一生过于短暂。当人们看到她的创作会感到她过早逝世。我印象中的她很真诚坚强也很美丽,她的微笑照亮了整个屋子。”

展览从4月12日至24日上午11时至晚上7时,在南洋艺术学院林学大展厅(80 Bencoolen Street, S189655)展出。周一休息。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