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作家谢哲青:人类心灵需求数万年不变

谢哲青说,阅读让我们成为“人间清醒”的人。(城市阅读节提供)
谢哲青说,阅读让我们成为“人间清醒”的人。(城市阅读节提供)

字体大小:

艺术、历史与旅行,是台湾作家、主持人谢哲青写作的三大主题。

自谓“三中家庭”(即在台湾中南部高雄出身、中低收入、中下阶级)的谢哲青说,社会有阶级,每个人的生活也有差距,每个人都要力争上游,他所处的时代与土地提供很多机会,但是力争上游的过程中如何让心灵得到拯救跟疗愈,是艺术让他找到了力量,因而希望这道光也可以分享给其他人。

悲剧是西方艺术自古希腊以降的重大主题。一般人如何从悲剧得到慰藉,谢哲青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西方艺术分三阶段,俄狄浦斯弑父娶母的宿命,就是希腊悲剧的一大代表,其悲剧性来自人类怎么也抵抗不了命运。但是到了文艺复兴时期,莎士比亚四大悲剧故事中的人物不再被命运支配,而是因为各自的个性才走上悲剧;最后是19、20世纪,西方艺术的悲剧性加入了新条件——社会与国家,让生活其中的人有很多无可奈何,很多失败。

他认为东方艺术也有类似的悲剧色彩。如何融汇两种艺术,他以新加坡国家美术馆为例,这座建筑曾是英国殖民者的市政厅,如今成为艺术殿堂,话语权转移了,“艺术就是一种发言权。我们理解艺术,理解这些悲剧,实际上我们理解人类的性格,这是自古以来皆同的东西。新加坡很特别,既是东方也是西方,可以兼容并蓄去理解在不同文化里面人类命运与未来的看法。我觉得这就是新加坡的文化优势。”

谢哲青即将来到新加坡参与城市阅读节,以“艺术的慰藉”为主题演讲。

谢哲青对新加坡历史相当感兴趣,曾研究新加坡钞票,从钞票上的图像变迁理解新加坡自我定位的演进过程。新加坡第一代钞票(1967-1976)以胡姬花为主题配合地标如红灯码头;第二代(1976-1984)主题为本地飞禽配合城市发展的图像,20元背面是一架协和号超音速飞机,如今已经停飞,但历史踪影留在纸钞上;第三代(1984-1999)的船舶主题展示新加坡船只的发展史,强调新加坡作为国际运输中心的地位,千元大钞展示的便是超大型的海王星石榴石号货船;第四代钞票(1999至今)正面为首任总统尤索夫·依萨肖像,背面配合教育、经济、体育、青年等主题图案,展示了新加坡的文化工程,力求种族融合,人民安居乐业。

对谢哲青来说,纸钞就是一种最普遍使用的艺术品,“而新加坡的纸钞记录了国家发展的顺序。”

随着电子化付费通行,纸钞这种工艺品已被渐渐取代。

艺术让人安身立命

科技对文明、对人类影响巨大,如今人工智能AI发展迅速,艺术又如何帮助我们在这个时代找到安身立命之处?

谢哲青以他在法国拉斯科洞窟观看三万多年前留下的壁画为例:“(壁画)线条非常粗犷,原始而且具有力量。三万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它,依然会心动。我永远记得我第一次站在洞窟里面看到壁画怦然心动的感觉。进而思考当年是出于什么样的状况画这些东西?画画的人还会按上自己的手印。三万多年前的人,他真的渴望别人知道他是谁吗?我不知道。但是他会想要留下自己的印记。”

谢哲青相信人类的互动模式并没有因为科技进步而有本质上的改变,“一如灵长类祖先,我们如今依然寻求慰藉,寻求理解。发现不公不义,对我们不利的时候,也会采取反抗或攻击。在不安的时候会寻求同温层,寻求归属感。其实石器时代的人也是这么做。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我们也还是这么做,对吧?”

▲“艺术的慰藉”
主讲:谢哲青
 日期:5月26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4时30分至6时
地点:Studio Theatre (NAFA Campus 3)
报名:go.cityreading.sg/HsiehCheching2024 或扫码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