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释《新嘉坡风土记》 为古籍赋予新生命

本地文史研究者柯木林是《新嘉坡风土记校释》的校释者之一。 (林明顺摄)
本地文史研究者柯木林是《新嘉坡风土记校释》的校释者之一。 (林明顺摄)

字体大小:

旧时的牛车水与今天的珍珠坊,“朱颜未改”的莱佛士酒店,莱佛士书院变购物商场“来福士城”……《新嘉坡风土记校释》还原场景,今昔对比;白话文和英译版方便读者了解早期新加坡华人社群的生活面貌。本地文史研究者柯木林,与马来西亚学者廖文辉一同校释古籍《新嘉坡风土记》,过程就像修缮文物。

从地理政治,到街道上的商铺、庙宇、戏园和鸦片馆,光绪年间的新加坡风土见闻,今天以白话文与英文再度呈现,辅以照片古今对照,更添可读性和韵味。本地文史研究者柯木林,与马来西亚学者廖文辉一同校释古籍《新嘉坡风土记》,他形容这过程就像修缮文物。

1887年,清末上海名仕李钟珏从广州出发,途经澳门、香港和越南西贡,乘坐轮船九日后,来到新加坡游历,后写成逾7000字的《新嘉坡风土记》。本书出版于1895年,一本38页的线装本游记,记载了李钟珏旅新时的观察,包括地理、政治、民生、文化和风俗,是新加坡早期历史的珍贵文献。

本书不仅是风花雪月的游记描写,也刻画写实社会的剥削和压迫,对苦力贸易、女性为娼和吸食鸦片烟等社会负面事件,亦作记载,具史学价值。如今,本地文史学者柯木林与马来西亚学者廖文辉一同校释,出版全新图文并茂的《新嘉坡风土记校释》。

重新注释之必要

柯木林毕业自南洋大学历史系,现为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南洋理工大学华裔馆董事、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等职,编著《新加坡华族史论集》《石叻古迹》等多部史著。他受访时说,南洋史专家陈育崧藏有1895年《新嘉坡风土记》原刊,后借予许云樵教授加以眉注再版,目前坊间也有其他版本。那为什么要再版?他提到:“这本书记载了137年前的新加坡风貌,即使是许云樵在1947年出版的注释本,也已有77年。”

百年过去,物换星移,许多当时的场景,不是消失就是大为改变,加上新史料出现,有重新注释、更正和重刊的必要。举例来说,现存对李钟珏的生平记载,比起1947年许云樵版《新嘉坡风土记》中的“始末不详,惟知其与新加坡首任领事左秉隆子兴有通谱之谊”详尽得多,也纠正甘蜜并非食物,而是染料。

《新嘉坡风土记校释》对原书进行全新校释,配以白话文、英文翻译和图片对照,提高易读性,为古籍注入新生命。(林明顺摄)

新马学者合作成果

本书另一名校释者廖文辉,是马来亚大学中文研究所硕士,中国厦门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为马来西亚新纪元大学学院中文系暨东南亚学系副教授和系主任。《新嘉坡风土记校释》是由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与马来西亚新纪元大学学院共同完成的学术成果。2018年,两方签署为期五年的学术交流合作备忘录,整合学术研究资源,拓展南洋研究。继2020年《三州府文件修集选编》后,今再出版《新嘉坡风土记校释》。本书由宗乡总会负责文稿编辑、审校和出版事宜,新纪元大学学院则负责原文翻译和部分行政工作。

新版《新嘉坡风土记校释》收录简体版原文,附加标点符号,并将专有名词加以注释,使其易于阅读;白话文和英译版也方便读者了解新加坡华人社群早期的生活面貌,提高对本地历史的认识和兴趣。

新书封面除了复刻原刊字体“新嘉坡风土记”,书的尺寸稍微窄长,原是为了仿拟原书形貌,在细节处展现复古雅致。柯木林形容:“为古籍校释再版仿佛修缮历史文物,希望给古籍赋予新的生命。”他分享自己在大学时期就读过《新嘉坡风土记》,喜欢但未有深究,这次为本书做校释,才进行了更细致的解读。

《新嘉坡风土记校释》根据原书场景配图,古今两对照。(林明顺摄)

现为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管理局内容与馆藏咨询委员会委员的柯木林也说,之所以选择校释《新嘉坡风土记》,因为本书和新加坡历史有直接关系,而且原刊珍藏于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缮本珍藏部,取得便利。可以说是近水楼台,又或是慧眼识货。这项校释项目让图书馆内的珍贵馆藏,走向民间大众,一通古今,了解137年前清末名仕眼中的新加坡。

专题文章介绍原著者

新书也获国家图书馆特准,将原书函件影印作为附录,呈现了原书原貌。相较于先前版本,新书增补船牌费、正午鸣炮、虎患、猪仔馆和危险会等注释描述,也收录专题文章,从李钟珏的生平轶事以及旁人关系,包括当时担任新加坡领事官的左秉隆,呈现更立体的李钟珏。

旧时的牛车水与今天的珍珠坊,“朱颜未改”的莱佛士酒店,莱佛士书院变购物商场“来福士城”,新版《新嘉坡风土记校释》还根据原书描述的场景,查找历史图片,并到历史现场拍摄照片作今昔对比,凸显新加坡社会的变迁,使本书图文并茂,更添意趣。

柯木林说,记载新加坡早期历史的《新嘉坡风土记》,137年前由上海人记载,今人更应努力投入在地的文史研究工作,避免将来只能到别国寻找本国的历史资料。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