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苏:一座“城”的景深及其光影再现——《文字现象2023》序(下)

《文字现象2023》希望激发读者参与作品的“重构活动”。
《文字现象2023》希望激发读者参与作品的“重构活动”。

字体大小:

诚然,观看的视角不同,文本形象和光彩,画面和空间感都会不同,阅读感知必有差异。

(文接上期)

今年入选的作者群值得关注。有13位第一次入选,小说作者有吴伟才、张曦娜、黄匡宁和莞尔;散文作者有君盈绿、蔡欣和露儿;诗人有王颖婷、庄祖邦、李梅银、伍政玮、傅嘉正和无花。据观察,吴伟才和张曦娜己多年未在《文艺城》发表作品,大篇幅创作重现版面,笔力更为醇厚。诗人多是年轻作者,有诗歌奖项得主,手法新颖,诗意独特,创想无限,令人期待。此外,有六位作者连续九年有佳作入选,他们是诗人梁钺、梁文福和董农政(也写小说);散文作者圭无人,另有笔名清哲、清柘(也写诗);小说作者梁海彬和陈宇昕,笔名牛油小生(也写散文与报道)。他们持续高质量的创作,在各文类场域构筑独异的“景深”,亦是“文字现象”光影再现的最佳表征。

最后,聚焦景深,视点从近处开始,由眼前平淡的日常——

一步一碟杂饭/咕噜肉镇住腹部隐隐咕噜声……一手一杯㗝呸/咖啡豆香唤醒安哥安娣前世的情人……五味杂陈的昨天今天明天”(《杂饭㗝呸》)或瞬间的念头——

“天台是美的,此刻站在这里,不但可以俯瞰整个校园,附近葱葱郁郁的公园和远处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一切都在早晨的阳光中闪烁着独特的光芒。……就自己最不完美了。她正想跨出栏杆,一脚踩空然后摔落下去,让自己的血在水泥地板的缝隙中永远滋养着”(《听到呼声》),缓缓拉长焦距,朝导弹飞窜、硝烟漫天的远方眺望,对苦难产生共情是人性应有的慈悲——

他们以平民为肉盾 喂养自己高尚的理念 他们用自卫为理由 进行报复和杀戮……他们举起正义的旗帜 走过的却是罪恶的温床 他们用仇恨换取和平 对满地的尸骨视而不见……上帝用慈悲创造生命 人类却用愚蠢制造死亡”(《他们》)然而,近与远之间,并非一道长廊空景,仍垂坠着繁多私己的记忆片断——

“是这块岛屿坚定了写作的意志,提供了知识的装备,释放了性向的压抑,实践了生活的形态,让我而今而后,不论去到哪里,哪个岛屿,都以书写、求知、酷爱、慢活为坐标。三十余年来的路途或许蜿蜒曲折,从一个岛到另一个岛,又另一个岛,但方向始终明确,指南针从不失灵,犹如一条隐形的线在底下牵引,绝不迷航。”(《乡音》),还是身心罅隙里暧昧不明的执念——

“啊,我总是这样子,总是表现出懦弱的姿态……难怪这一辈子总是遭人漠视。……厕所里充斥着微微的晨光,朦胧之中,我听见厕所窗外的鸟啼声、车子穿梭的声……我想起镜子里的那个人……他不是我心里的小小人……他是来自我的灵魂深处的天堂与地狱之间的使者,是专门为我和我心里的小小人负责的使者……”(《镜子》)抑或集体的宿命、隐忧,难以化解的尘世劫数——

如果一个不知情的死亡/能证实一个记忆黑洞/那么,遗忘/就是一颗悲涼白矮星/比丧礼还丧礼/再倾诉宇宙有多么深邃/都不过是一杯白开水……爱在深宵游弋备战的太白金星/动荡的/除了爱/还能弥留成什么天宇异样”(《死亡不知情》)

“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帅,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好,可信赖,可托付终身。而是她们视他为救生圈,抓住它,便可摆脱这暗哑的生活,逃离这无望的境地……”(《蚝煎·煎熬》)

“新加坡像深海的巨型荧光乌贼一般,伸展出千万触手,搅动着整个华人世界对于自己的乌托邦想象。她愈是繁华,这些一个个我曾经亲密且熟悉的人,却在浑浑噩噩的自知和无知之间,愈发落入一个更为僵化且细小的罅隙里”(《登布西山传说》),它们是各种因缘和合而生的光影,生灭映现,读者须静观思索,编者不过度诠释。

诚然,观看的视角不同,文本形象和光彩,画面和空间感都会不同,阅读感知必有差异。波兰现象学及美学家英伽登(Roman Ingarden)指出:“读者对作品的具体化,是一种对作品重建的活动,通过读者的具体化,作品潜在的要素才得以实现。”所以,希望这本选集能激发读者参与作品的“重构活动”。

(完)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