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

偶剧《白鲸记》多重感官叩问生命

《白鲸记》中的亚哈船长,在偶师的操纵下栩栩如生。(SIFA提供)
《白鲸记》中的亚哈船长,在偶师的操纵下栩栩如生。(SIFA提供)

字体大小:

这部改编自《白鲸记》的法国—挪威戏剧才刚开场,人类和木偶之间的界限,就已经模糊成令人不安的谜,将观众带入血肉和绳索交织的世界。这种令人不安的模糊感,为90分钟的冒险之旅奠定了基础,也探究存在的本质:一个人如何度过充满不确定的生活——或用叙述者以实玛利(Ishmael)的话来说,“半知半解的生活”?

备受赞誉的木偶剧团Plexus Polaire对赫尔曼·梅尔维尔经典著作《白鲸记》重新演绎,成为2024年新加坡国际艺术节 (SIFA) 的开幕作品。原著中,捕鲸船船长亚哈疯狂追捕白色抹香鲸莫比·迪克,这头难以捉摸的抹香鲸在之前的航行中,残忍咬断了船长的一条腿。

这部创新作品为故事注入新的活力。精湛的工艺和导演Yngvild Aspeli的专业指导在50个木偶制作中熠熠生辉,包括一条长达7.5米的鲸鱼。在不同场景巧妙地改变船长亚哈的身材和大小,《白鲸记》以细节再现了他的凶恶、脆弱和复杂,使人物栩栩如生。作品的诗意描绘也令人着迷,体现了深海生物在受到捕鲸活动的危害前,曾以神秘的方式和谐共存。

然而,将演出简单标记为木偶戏是严重的轻视。描绘航海标志,漂浮在潮汐节奏中的水手——多媒体投影为剧中世界增添了深度,使其超越传统的戏剧界限。特别感人的是,沉默无语的多媒体场景描绘了以实玛利和船上的鱼叉手奎奎格一起凝视大海,而木偶鸟在天际翱翔的画面。这一刻证明了艺术媒介的无缝融合,引起深度共鸣。

偶师操纵和音乐平行对比

将两位现场乐手安排在舞台前方、观众视线范围内的设定也值得赞扬。从低音提琴到电吉他,他们的乐器令人回味无穷,演唱令人难忘;目光能及的表演也增添更深刻的含义。看到偶师操纵木偶和乐手创作音乐的平行对比,有助于强化本剧的主题探索,即颠覆日常世界,挑战我们对现实的认知。

将600页原著对帝国主义、生态学和哲学的反思,浓缩成单一的戏剧体验似乎是不可能的。这部改编作品掩盖了原著对船上个别海员的关注。例如,皮普这个角色本来是一名年轻的非洲奴隶,但在这部作品中缺乏清晰度,模糊了梅尔维尔对种族的态度。尽管如此,Yngvild Aspeli和Plexus Polaire的目标可能并不是为了严格遵循文本,也许这次改编的本质在于艺术形式、哲学和感官参与的实验性融合。

《白鲸》并没有为它提出的存在主义问题提供简单的解决方案,而是敦促我们拓展对生命奇迹的看法。通过强大的意象和激动人心的感官叙事,这部改编作品对人类精神的复杂性,以及无法理解的奥秘进行深思。

它提醒我们,“半知半解的生命”,仍然是值得重视的生命。

(作者是文字工作者、剧场爱好者;孙靖斐/译)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