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阅读节回顾:有积累才有人生旅行方向

中国作家许知远(左二)是本届阅读节的压轴讲座主讲人,活动前一票难求,结果许多持票者爽约,场面出现不少空位,留下遗憾。(邝启聪摄)
中国作家许知远(左二)是本届阅读节的压轴讲座主讲人,活动前一票难求,结果许多持票者爽约,场面出现不少空位,留下遗憾。(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主持台湾作家谢哲青在城市阅读节的讲座时,有位观众提问:老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到底正不正确?谢哲青回答:(大意,非原句)如果没有足够的阅读,走再多路也不懂得领悟——这我是非常同意的。

阅读是基础。

台湾作家谢哲青(右)鼓励大家先读书再旅行。(卓祾祎摄)

一如阅读节压轴讲座上,中国作家许知远的所有意外的旅程,也都与书、与阅读有关。

谢哲青留学英国伦敦期间,不小心走进一家私人画廊,发现了丹麦画家赫默塞(Vilhelm Hammershoi)一系列凝冻时光般的沉静作品,促使他后来专程到哥本哈根拜访画家故居,研究其身世。许知远疫情初期滞留马来西亚,到槟城旅行时意外发现该地是20世纪初防疫先驱人物伍连德的出生地,找到历史的藕断丝连。

有积累才有旅行的方向,没有积累就连惊喜的机会都会错过。

为期九天的阅读节还有一场关于味蕾旅行的对谈,来自东马砂拉越、目前在柔佛新山生活的许通元,与新加坡旅游作家叶孝忠分享美食的时候,不谈口感,而是注重饮食文化和自身日常的对比,而味蕾也需要打开阅历,接受训练,不然吃什么都只是囫囵吞枣。

饮食也需要积累。

阅读节这次也安排了两场关于中国科幻文学的讲座。刘慈欣《三体》三部曲从2015年英译本获美国科幻作品大奖雨果奖,到近来中国与美国的影视改编,其现象级风潮还在席卷。不过“中国科幻四天王”之一的王晋康却道出了中国科幻风光的背后,曾经在1980年代被批为伪科学而遭打压,《科幻世界》杂志苦撑过来,才给科幻作家一处发表原地。谈到这段艰苦过去,王晋康两度哽咽。

中国科幻小说作家王晋康谈到中国科幻的艰辛过去,两度哽咽,必须摘下眼镜拭泪。(邝启聪摄)

中国科幻作品成功推向国际

让中国科幻作品走向西方的推手、美国韦尔斯利学院东亚系教授宋明炜在另一场专题演讲中,也揭露了刘慈欣最初无门出版《三体》,好不容易出版后却又陷入滞销的窘境。宋明炜强调中国科幻的小众性质,是死忠粉丝让中国科幻有了今天的辉煌。《三体》在西方的成功也有赖于翻译与出版社的慧眼,愿意砸大钱做行销。目前还没有任何一部中国科幻能到达《三体》叫好又叫座的现象,更多靠的是小众粉丝默默支持。

宋明炜自己就是科幻铁粉,在现代文学的学术工作之余投入中国科幻的翻译与推介工作,虽然他形容自己不务正业,但读者都明白,正因为他热情,才成功把中国科幻作品推向国际。

旅美学者宋明炜认为中国科幻有诗的心。(邬福梁摄)

宋明炜已经完成向西方推介中国科幻作品的工作,如今他致力于寻找中国科幻的诗心,梳理出中国科幻内在的文学性与哲理性,往作品的深处挖掘。

宋明炜的诗心观点或许可以打破王晋康认为科幻与主流文学、科学性与文学性有别的状态。

阅读节其他文学活动还包括:城市书房的“我的第一本书”计划第一波三本新书推介,本地年轻写作者潘佩冰、林艺君与夏元格各自交上出道作。计划的幕后推手、本地作家黄凯德说:“金融界里第一桶金最难赚,赚到之后黄金滚滚来;但文学不同,第一本书最容易,之后才难。”借此追问三人接下来的计划,林艺君要写小说,嘱咐自己不准出了一本就失踪;夏元格需要更多“死限”鞭策写作;潘佩冰则打算写一部7万字武侠小说,半开玩笑呼吁出版社开启“第二本书计划”。

早报《文艺城》的年度文选《文字现象》已来到第九本,发布会上新加坡作家协会会长刘瑞金、作家随庭与陈济舟分享文学关怀,扎根本土,聆听世界,因为没有人是孤岛。

参与群众更多元

据记者观察,这次阅读节观众组成更多元,年龄分布更广,个别议题吸引个别群众,但也有几乎场场出席的热情参与者。

遗憾的是许多人订了票不出席,让好多原想参与活动的朋友错失机会,给主讲人带来遗憾,更打击主办方的士气。策划免费活动是为了惠及参与者,而不是方便爽约。当然,那些空下来的座位也提醒推广阅读者,还有空间可以努力,策划安排可以尽善尽美。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