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文讯

女儿控诉:门罗得知继父性侵仍一直站在继父一边

艾丽丝·门罗逝世一个月后,女儿安德莉雅撰文揭露继父性侵,门罗得知后选择保护继父。图为2013年门罗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加拿大书店张贴祝贺海报。(路透社)
艾丽丝·门罗逝世一个月后,女儿安德莉雅撰文揭露继父性侵,门罗得知后选择保护继父。图为2013年门罗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加拿大书店张贴祝贺海报。(路透社)

字体大小:

加拿大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丝·门罗(又译孟若,Alice Munro)去世一个月后,她的女儿安德莉雅·罗宾·斯金纳(Andrea Robin Skinner)撰文揭露,门罗得知丈夫性侵女儿后多年来保持沉默,并一直站在丈夫身边。

《多伦多星报》7月7日发表安德莉雅的文章,引发文坛震撼。

安德莉雅揭露,1976年当9岁的她到安大略拜访生母门罗时,遭到年过五旬的继父杰拉尔德·弗雷姆林(Gerald Fremlin)性侵。此后性侵行为持续多年,直到安德莉雅长大,弗雷姆林对她失去兴趣为止。她的继母与生父吉姆·门罗(Jim Munro)虽然得知情况,却没有采取行动。

门罗有两段婚姻。1951年她与吉姆·门罗结婚,两人后来合开著名的门罗书店。两人育有四个女儿,老三出世即夭折,安德莉雅是老四。1972年,门罗离婚。1976年,门罗与弗雷姆林结婚,婚后保留门罗姓氏,继续发表作品。

1992年,安德莉雅写信向生母交代继父罪行,却得到她最害怕的结果:“仿佛她(门罗)得知了一个不忠的消息。”

门罗当时曾短暂离开弗雷姆林,而后者将责任归咎于安德莉雅,写信羞辱她并扬言公开私密照。

安德莉雅的文章写道:“她(门罗)说,她被‘告知得太晚了’……她太爱他(弗雷姆林)了,如果我期望她拒绝自己的需求、为孩子牺牲并弥补男人的过失,那么我们的厌女文化就是罪魁祸首……她坚称,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我和继父之间的事。与她无关……她认为我父亲让我们保守秘密是为了羞辱她。然后,她告诉我弗里姆林和其他孩子的‘友谊’,强调她个人被背叛的感觉。她是否意识到她是在和一个受害者说话,而我是她的孩子?”

生母的反应让安德莉雅深受伤害。2005年,读到门罗一次媒体访谈中关于婚姻的内容后,安德莉雅拿着弗雷姆林当年写的恐吓信报警。时年80岁的弗雷姆林认罪,被判缓刑两年。尽管如此,门罗依然守在弗雷姆林身边,直到他2013年去世为止。

艾丽丝·门罗于2024年5月13日去世,享年92岁。

安德莉雅写道:“我再也不想看到任何(关于门罗的)访谈、传记或活动不涉及发生在我身上的现实,以及我的母亲在面对事情真相时选择保护施虐者的事实。”

门罗的好友,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爱特伍(Margaret Atwood)告诉《多伦多星报》,她是在弗雷姆林死后,门罗受失智症困扰时,才略知性侵事件,非常震惊但不知细节,门罗也已无法多说。爱特伍说:“孩子们大概都很疑惑为什么她站在他那边。”

美国作家乔伊丝·卡萝尔·奥茨(Joyce Carol Oates)则在推特撰文:“如果这些年来读过门罗的小说,你会看到可怕的男人如何经常被赋予价值、被原谅、被许可;当中似乎暗藏着不甘的情绪。”

台湾作家颜择雅则在脸书写道,事件让她以全新角度思考门罗作品,她写过“性变态、恶男、性掠夺者,从前我根本没想过这些角色所本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她现实生活中离不开的男人。她有一篇知名恐怖小说,写一个女人的亲生小孩被丈夫杀了,这位母亲已经获得很好的心理辅助要重建人生,却依然一步步陷入丈夫布下的故事迷障,选择继续爱着丈夫。昨天以前我绝对想不到这篇有自传成分,现在知道了,觉得倍加恐怖。”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