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回忆 充满艺术感的家

硬体格局没有大更动,只在墙上制造出一些“开口”,让空间看起来更宽敞。
硬体格局没有大更动,只在墙上制造出一些“开口”,让空间看起来更宽敞。

字体大小:

Happe Design Atelier提供照片

杜生路三房式组屋的独居主人继承父母的旧藏品,自己从年轻时也累积不少艺术品。这些艺术品和修缮过的旧家具,和谐地融入结合现代北欧设计风格的新家。

何为“艺术感”家居?是用艺术品填满居室?——这是充满“艺术品”,而非充满“艺术感”。

艺术品在家居中星罗棋布。

真正的艺术感家居,宋代诗人姜特立可能已经给出答案:“居室要须存野意,不求轮奂炳丹青。”这即是说:家居仍要有自在意趣,而非整饬得美轮美奂以炫耀画作。

杜生路这间三房式组屋的独居主人,在向室内设计师表达诉求时说:“家居不是一个场所,而是一种感觉。”这位极有艺术气质的主人继承了父母的旧藏品,自己从年轻时也累积不少艺术品。

负责这个项目的Happe Design Atelier(www.hda.studio)室内设计师伊恩(Ean Chu)说,这个家居的设计灵感主要来自主人旧时记忆。“客户告诉我们,她想把旧家的感觉带入新家,她以前的家充满回忆和收藏。”

主人最初的想法是让房子更符合北欧或斯堪的纳维亚风格,但探讨中,她提及对艺术和手工艺的热爱,她最喜欢的设计潮流之一是装饰艺术(Art Deco),装饰艺术使用很多流线型几何形状和流行色彩。

伊恩觉得最具挑战性的是如何将她收集的物品汇集​​,并与家居设计和谐融合,让他找到突破口的恰恰是这些藏品。

伊恩说:“我们不打算让这间屋子看起来像一个‘主题式’家居,所以选择的设计景观和家具都是相互补充的,概念不拘一格,结合现代北欧设计和流行、装饰艺术风格。我们应用了不同颜色、纹理和材质,因而能将收藏品和谐展示。旧居那些点点滴滴的记忆,都融入空间内。”

伊恩打趣道,设计的主要“素材”是主人已有的家具。“颇有趣的设计重点是我们使用她上一间房子的很多家具、艺术品。我们重新修缮旧家具,让所有旧家具焕然一新。”

硬体格局没有做大更动,只在现有墙壁上制造出一些“开口”,成为窗户,比如书房和厨房,使空间有更多光源渠道,以让更多自然光流入,点亮居室,这有助于让空间看起来更宽敞。

每个房间都有独特风景

尽管不是大户型,但这个流露文艺气息的家中,每个房间都有独特风景——饭厅里有一道特殊的棕绿色“回忆墙”,主人把旧家的门牌号、艺术品、拼图悬挂在此,相当有拼贴意趣。饭厅与厨房空间之间的墙上,一扇凿出的窗口,镶嵌着看似平淡却有复古气息的格纹玻璃。内置的座椅以浅色木材制成,堆放着颜色鲜亮的靠垫,那既是座椅,也是暗藏的储物空间。

客厅光线充足,家居色彩活跃。

客厅也一反常规,没有电视柜,墙壁依然“镂空”一大块,并嵌以格纹玻璃,使小客厅视觉上更通透宽敞,并有更多自然采光进出。

整个客厅,质朴中充满跃动情趣。

伊恩说:“客厅家具大多从主人以前的房子里挑选出来,我们重新装饰它们,确保它与设计完美搭配,比如球形小沙发被重填软垫,变成新家具。藤制沙发是她最喜欢的旧家具之一,坐在沙发上,让她想起以前和家人度过的时光——所有家具都拥有了新貌,但原意保持不变、情感仍在。”

厨房台面由水泥砌成,贴上白色方形瓷砖,怀旧气息浓厚,是的,这也是她旧居的特色之一。伊恩说:“为了配合这种设计,厨房使用了轻木材料,还在手柄上点出一些细节。”

卧室在多种色彩中仍能求取宁静感觉。

卧室如厨房,木工家装采用的同样是浅色木材,来渲染静谧,而一扇相当有波普艺术感的大红门,让人进进出出都有“开门红”。镜子则来自她以前的梳妆台,伊恩用与“开门红”概念相匹配的面料重新为镜作框。这个房间雅致中不断有时髦跳脱,除了大红门,Louis Poulsen的灯饰“Panthella MINI”与其说照明用具,不如说是艺术装置。

客用浴室灰蓝两色瓷砖形成对比。

连卫浴间也没放弃追求艺术之美:客用浴室使用灰色系马赛克瓷砖,与洗手台周遭的蓝色瓷砖形成巧妙对比;主卧浴室瓷砖颜色更浅淡柔和,像走进一座小小水晶宫。

主卧一道红门特别抢眼。

伊恩总结说,既然主角是旧藏品和旧家具,那么就要根据现有形式和材料选择新家具,如此一来,新旧才能融汇。艺术感不仅仅是颜色、型廓、线条,它更是一种抽象的配合和对比。

地点:杜生路(Dawson Road)

面积:710平方英尺

装修时间:约4个月

装修费:5万8500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