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包,减塑不减乐趣

字体大小:

(Forest & Whale提供照片)

本地打包文化盛行,疫情进一步推动这股风气,造成塑料垃圾量大增。

“重用实验室”希望透过设计在民间推广重用文化,概念产品不减人们打包的乐趣,却有助减塑履行环保责任。

一个南洋人看了很有感觉的铁罐造型保温瓶;一个小贩提供蜡纸垫、食客自备餐盒,“一人一半”的合作式打包形式;一个像一般泡沫塑料打包盒的孪生兄弟,但却能重用300次,供食客借用的“有借有还”打包盒。这三款环保概念打包产品来自新加坡鲸林设计事务所(Forest & Whale)创办人古斯塔沃·玛吉欧(Gustavo Maggio)与蔡汶霓夫妇,他们花了一年时间访问食客与小贩之后,得出这个设计概念。

夫妻俩以本地打包文化为研究课题,创办“重用实验室”(Reuse Lab,www.thereuselab.com),并获得新加坡设计理事会旗下“好设计调查与研究”(Good Design Research)项目的支持,透过设计来“骇客”本地打包文化,让绿色环保行为与传统和在地根深蒂固的打包文化和小贩文化接轨,让国人爱美食之余也能爱地球,减少垃圾量。

2019年,用完即丢的一次性垃圾占本地垃圾量的三分之一,相等于20万吨,足以填满400个奥运泳池。拖了快两年的疫情加剧垃圾量的增长,单是在去年两个月的阻断措施期间,新加坡每家每户便“贡献”了1300吨的塑料垃圾。

打包是塑料垃圾来源之一

蔡汶霓指出,我国塑料垃圾来源之一来自我们的打包文化,加上我国的垃圾很少被再生,都是被送到焚化炉,所以她与古斯塔沃认为最好的减塑法就是在民间推广重用文化,“重用实验室”就是透过设计解决这过程中的种种痛点。

古斯塔沃说,环保减塑不只是“带个打包盒出去买外卖”这么简单,这在欧洲行得通,新加坡人却未必买单,必须深入了解在地不同的饮食、打包、外卖文化。来自阿根廷的他说:“阿根廷居家自煮的文化较盛行,那里地方较大,家里有大厨房,餐馆没有新加坡多,外食消费比这里高。新加坡则完全相反,这里打包或外食会比自己煮便宜,而且新加坡确实是美食天堂,在外面能吃到多元且便宜的各种美食。”

蔡汶霓补充说:“疫情前,我们经常在家煮食。两年前女儿出世后,忙着照顾她和工作,没有下厨的时间,我们才开始到咖啡店和小贩中心打包。跟菜饭摊主聊开,发现他们一周平均用掉1000个泡沫塑料盒,我们也开始烦恼怎么处置用后即丢的餐盒。这些自身的体验成了我们研究环保打包设计的基础。

“重用实验室第一系列的三个概念设计就是我们在一年内跟不少新加坡人和饮食业者访谈的心得与延展。”

保温瓶:来自炼奶罐的启发

谁说阿公阿嬷不懂得环保?用炼奶罐外带咖啡就是他们不浪费资源的“重用”民间设计。蔡汶霓说这60年代的环保精神所促成的创新,其实是现在很夯的循环经济(circular economy)的“先驱”。

蔡汶霓家三代都是小贩,她童年最深刻的记忆是看着外婆起早摸黑到芳林公园小贩中心开档,后来舅舅接过外婆的档口卖炖汤,她的表兄弟姐妹也常到摊位帮手。因为这层关系,她与丈夫古斯塔沃得以近距离访问咖啡店的小贩。

古斯塔沃说:“这些小贩其实对塑料污染环境有足够的认知。他们也尽量用炼奶罐打包咖啡,因为和纸杯、泡沫塑料杯相比,不锈钢炼奶罐能保持咖啡的原味,纸杯上的一层腊和泡沫塑料会影响味道,那怪怪的感觉还是喝得出来的。”

蔡汶霓认为打包咖啡的铁罐是本地小贩文化的经典,于是和丈夫一同将它重构为一个双层不锈钢隔热耐冷的保温瓶。盖子由再生塑料制造,能旋上防漏。仿效塑料绳的编织拉绳还能更换,融入现代时尚元素。整体设计接地气,让人感觉是接驳传统文化,很理所当然的有机创新,而不是从别国文化空降的新事物。他们计划把这设计挂上众筹平台。

自备餐盒+蜡纸垫:共同承担环保责任

古斯塔沃透露,在调查人们自备打包盒的行为时有两大发现:一,吃完打包食物要怎么清理打包盒给许多人造成困扰;二,现代人喜欢轻薄的包包,市面上的餐盒普遍过胖,塞进包包会变得鼓鼓的,这让他们不太愿意自备餐盒。

蔡汶霓也发现,以前小贩和食客的关系很密切,有种温暖的甘榜情,不像今日的流于交易。她说:“很多人感觉环保的担子总是落在一方肩上,仿佛关爱地球跟彼此是毫无关系的。”于是,他们想到“一人负责一半”的模式,让小贩和食客都必须同时参与才能完成的环保之举:食客自备一个叠合起来很细薄的塑料餐盒,小贩则提供用蜡纸做的内垫,把食物盛在里头,吃完后只要把蜡纸丢弃即可,不怕弄脏餐盒,而且小贩也用惯这种打包蜡纸,要进货一点都不难。

记者问:何不干脆让小贩直接提供蜡纸打包就好?古斯塔沃解释:“不是每个人,譬如德士司机和送餐员都能在外头轻易找到一个台面用餐,有个餐盒比较方便他们随时随地进食。”蔡汶霓说:“一人一半的打包模式也让业者与食客从交易的关系回到甘榜时代的互助关系。”

可循环使用餐盒:业者熟悉的打包模式

由餐饮业者提供的可不断重用的外卖餐盒,食客用完后可到不同地点归还的“有借有还”模式在欧美推行后取得不错的反应。古斯塔沃与蔡汶霓认为,若要在本地引用,必须在餐盒设计上下心思才不会水土不服。

蔡汶霓愤愤不平地说:“从来没有人从小贩的角度来思考环保打包设计。我们在研究的过程中测试了10到15种不同餐盒,发现小贩都要花时间研究怎么打开和盖上,在繁忙时段大大降低了他们的效率。环境部规定为了食品安全,小贩必须在烹煮后的4小时内卖出食物,形形色色的餐盒只会拖延他们的时间。”为此,他们选用了小贩们最熟悉的蛤壳式泡沫塑料餐盒为设计,可重复洗用300次的单一可循环材料重构。小贩使用自己熟悉的餐盒能很熟练地完成打包动作,在繁忙时段尤其重要。蔡汶霓说:“环保设计一定要建立在人们熟悉的基础上,才容易推广和被接纳。这是贯穿我们概念的一个中心思想。”

这些小贩其实对塑料污染环境有足够的认知。他们也尽量用炼奶罐打包咖啡,因为和纸杯、泡沫塑料杯相比,不锈钢炼奶罐能保持咖啡的原味,纸杯上的一层腊和泡沫塑料会影响味道……——古斯塔沃

环保设计一定要建立在人们熟悉的基础上,才容易推广和被接纳。——蔡汶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