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有美 跃然纸上

字体大小: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书籍设计师把书看成一件工艺品,从平面设计到纸张选择、装订形式等,通过精致的设计提升读者的阅读体验。漂亮的书固然吸引人,但书的目的终究是让人阅读,因此好的设计也须顾及排版细节。

开卷有益,也应该有美。翻开书,除了获得知识,还有设计师的巧思妙想。聚焦于纸本书和电子书为生存而引发的你死我活的争论,其实也就忽略了纸版书和电子书在各自擅长的出版形式上所做出的努力。

纸质出版虽然经常被视为夕阳工业,但那一抹抹的晚霞依旧是动人的。纸质出版最不需要的或许就是平庸的成品,把书看成一件工艺品,由平面设计到纸张选择到装订形式等,都是实实在在触摸得到的物品,有想法的设计肯定能提升读者的阅读体验。

中国拥有历史悠久的出版业,也有自己一套装帧及印刷的方式,例如采用线装书及木刻等形式。我们现在熟悉的书籍设计,其实都是源自西方的做书方式,或经过日本传入中国。留学日本的鲁迅除了是大作家,也是民国时期有名的书籍设计师,经常亲自为自己的书设计封面,而且都很好看。

“中国最美的书”推广好设计

2003年,上海新闻出版推动了“中国最美的书”评选(www.beautyofbooks.cn),让更多设计精美的书籍获得肯定,也激励出版社和设计师往精致的路上前行。这个和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对接的评选活动,获得出版局及书籍设计大师吕敬人的支持和参与。2000年以后,中文书的读者也觉察到中国的书籍设计有了质的飞跃,原因包括出版社开始重视品牌,愿意投入更多财力和物力来出版好书;随着社会的富裕,中国读者愿意为好书埋单;不少设计师也受到书籍设计师如吕敬人的启发,投身书籍设计的行业,其中有些还是由海外留学回来的设计师,带来更多新鲜的想法;各环节的浇灌,百花才能齐放。这十几年来,已经有超过20本中国书籍在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获奖,国际影响力也逐渐提高。

作品曾经11次获评 “中国最美的书”的周晨,是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编审,也是书籍设计师,更是编辑和读者,因此他总在思考如何为内容找到最合适的载体。不久前他所设计的冷冰川作品集“Leng Bingchuan: Master of Chinese Black and White Art ”,摘得英国图书设计与制作奖中的2021年度最佳艺术&建筑作品集奖。

手工制作
呼应匠人精神

这本书有个独特的手工手撕封面,书封像是层峦叠嶂的冰川,呼应艺术家冷冰川的名字,采用四色来印刷黑白,也让艺术家的黑白墨刻作品有了更真实和丰富的层次。正如他所设计也较为满意的《江苏老行当百业写真》里,有设计师针对题材所作出的种种思考,使用的工艺不为哗众取巧,而是给内容加分。这书也获得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荣誉奖,记录了江苏的老行当,也是向匠人致敬的作品,因此在编排和装帧上采用了不少手工,让这本书更有民间朴素的气质,看起来就像一本历经沧桑的老账本。《江苏》所采用的纸张,是一款过去从未被运用到书籍印刷的包装纸,手感粗粝,更像是老匠人被时光所雕刻的一双手,装订则采用了中国古籍最基本的装订工具——纸钉,手工或许有瑕疵不尽完美,但那就是手工最大的个性。

“经过了物质贫乏的时期,现在能应用于书籍生产的材料相当丰富,印制工艺也大大提高,而且中国图书在某些特殊的手工制作方面还有优势,传统工艺与工匠精神能相结合运用到书的设计上。面对数码化时代,阅读方式的变化,但纸质书的这种存在感的体验,反而让人们更加留恋纸质书的阅读了,对纸质书的出版提出了新的要求。”周晨说。

把一本书做美固然重要,但书籍并不只是产品包装,更重要的是把书做对。立足杭州的书籍设计师张弥迪的最新作品是为日本排版大师白井敬尚编辑并设计的《排版造型》,“做到整个人都倒下了,因为日本设计师特别认真,连每一个标点符号的字距和字和字之前的关系都会细看。”张弥迪说。

白井敬尚是日本著名设计杂志“idea”的艺术指导,这也是他首次在中国出版作品集。“中国确实有不少漂亮的书,设计也很有存在感,但书不能只是做漂亮而已,书的目的是让人阅读,而排版设计其实是最基本的要弄清楚的,比如字距、行距和空间及字体的关系等都须要慎重考虑。所以我在做这本书的时候,也同时在学习。这些其实都是看不见的设计,好像白开水一样,无色无味是最难吸引人的。”正如所谓的简约,其实是把所有的复杂都想过了一遍,慢慢删除不需要的旁支杂草。

出版社其实早已经打算投资这本书,但后来决定试下目前时兴的众筹,借此了解市场的反应,目标原本设在5万元人民币(约1万新元,下同),但众筹结束已经筹到31万元人民币。 “众筹的反响好,其实也给这本书和读者带来更多好玩的周边产品,比如随书附送的《idea目录复刻版》和《白井敬尚书籍样式网格纸》等。”

书的设计与大众审美

和一些中国书籍设计师聊过,大家都提出类似的想法及对未来书籍设计的期许。中国目前确实能拿出和世界媲美的书籍作品,但整体水平还是良莠不齐,还有待提高,不似日本等地水平较为平均。大众的审美会间接影响书籍的设计,只要大家的审美抵达某个水平,书的整体装帧设计也会有所提升。这样书市上就会越来越少张弥迪所说的“有害的书,毒害人们审美的书。”

借助科技和网络时代的营销手段,纸本书的设计也越来越多元,目前时兴的AR技术也运用到书的设计上,利用手机扫描就能展示读物里隐藏的虚拟世界。推理小说作者吴非,出版了两本叫好叫座的沉浸式推理小说,阅读体验类似中国版的“S.”。书里有各种小道具,并运用不同的工艺,比如书封采用夜光设计,内页是须要用刀裁开的袋封,甚至还附送香水和挂耳咖啡等,为阅读增加趣味、气味和滋味。这套书的制作成本较为昂贵,同样的,吴非的团队也采用了众筹方式,《胜者出局》和《胜者出局:地下游戏》分别筹得近100万元和76万元人民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