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文物图文集《四海汇风华》 百件文物导览成书

字体大小:

亚洲文明博物馆推出首套由义务导览员以中文撰写的图文集《四海汇风华》,导览员选出100件文物,透过五大主题,把公众的观展体验从视听延伸到文字,加深认识,完善亚博的艺术之旅。

访客往往只在博物馆与导览员短暂会面与交流,走出博物馆后,与他们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亚洲文明博物馆(简称亚博)与《联合早报》合作出版首套由亚博中文义务导览员以中文撰写的精品文物图文集《四海汇风华》,将导览员对馆内文物精深的知识与珍爱化作隽永文采,让访客带回家,延续他们观展的体验,并深化他们对文物的印象,留存这份记忆。

参与编写与策划的亚博中文导览员连文思(74岁)察觉到亚博精品店介绍馆内文物的书籍很少中文版:“博物馆每年接待许多来自中国的访客,相信有些访客参观后也希望购买有关亚博文物的资料做纪念。中文导览组的义工都觉得这是我们可以为亚博做的极具意义的事。”

亚博中文义务导览组有超过80人,多是学有专长,精通中英文的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记者访问四位参与编写图文集的中文导览义工,发现他们本业都跟人文、历史无关。其中最资深,2003年就加入导览组的洪美莲(65岁)之前从事资讯科技业;连文思曾是化学研究员;2019年加入的郭祐福(65岁)曾是电子工程师;2011年加入的荣奕奕(47岁)从事财务。荣奕奕说:“我们组员志同道合,对历史文化有兴趣,彼此找到共鸣。”

研究细节让文物活起来

导览员都把这个义务工作视为一种自我教育,终生学习的良机。组员们很认真看待导览前的准备功课,不时在聊天群组里,以及一周一次的视讯会议上分享研究和学习心得。本身学过也对水墨画深感兴趣的郭祐福说:“2019年亚博展出我国知名殷商藏家陈之初的‘香雪庄’百余件珍藏时,导览义工就分成五组,每组六人专门负责小展区的深入研究,包括字画上的诗词等,资料做得很足。”

洪美莲说:“博物馆会跟导览员分享研究员撰写的资料,策展人也会带我们走一次详细讲解。我们把这些当作第一层史料,之后自己还会到图书馆、上网阅读和研究相关资料,层层加深我们的知识。譬如,研究员着重学术,不能把一些传说写进说明或资料里,但我们在导览时能当故事说出来,让文物历史更活泼。”

连文思说:“义工是无报酬的,但20年来很少人半途而废。”原因在于汲取历史文化知识的过程中,“偶尔会获得醍醐灌顶、豁然贯通的启发,那种喜悦就是最大的回报,导览工作也越干越有劲。”

成功的导览员本身必定也是一名讲古人。荣奕奕跟记者解说帕西人到广州经商时爱上中国锦缎刺绣,定制了中国风的刺绣纱丽,成了家乡女眷珍藏的传家宝。很多新加坡人对帕西人不太熟悉,但经荣奕奕一点,形象即鲜明起来:“新加坡一些著名的慈善家,以及John Little百货公司创办人之一就是帕西人。英国知名皇后乐队(Queen)主唱Freddie Mercury也是帕西人。导览员就是要透过这些生动的细节让文物活过来。”

负责《四海汇风华》亚博项目联系的陈静仪(42岁)说:“导览员是博物馆跟访客之间一道很重要的桥梁。他们懂得各方访客的需求,知道用什么角度来引起他们的兴趣。以往参加导览的访客只能获得听觉上的享受,这套书则让他们通过文字体验导览员说故事的功力。”

挑百件文物成书

中文导览员精心筛选出100件文物,根据我国祖灵信仰与宗教流派;和平博爱的包容精神;金光闪烁的匠人文物;儒雅内敛的温文美物,以及带给人欢悦和正能量的文物五大主题分成五册。

亚博馆长陈威仁(44岁)是这次出书计划最大的支持者。英文在我国博物馆虽是主流,但他认为中文书籍仍是有需求的,这套书恰好弥补了长久的空缺。陈威仁对最终成品深感自豪:“导览员将他们多年研究所累积的知识和经验结合在这套书里,学识水准跟研究员不分上下。但导览员跟文物的关系建立在‘爱’,从字里行间读出他们很深的感情。”

陈威仁说:“有些细节要从中文的角度才看得清楚,尤其是跨文化性质的文物,唯有中文能点出源自中华源流的关系。中英读者所关注的也稍有不同,此外,中文读者对历史文化的探讨会较为深邃。”

连文思认为亚洲文明博物馆的展品其历史文化特色是独一无二的。她说:“在中国的博物馆看到的都是中国的文物,在印度、日本也如此。可是在亚博,可看到航海跨域经商而促成不同文化交融的文物。”洪美莲说:“正因为博物馆这么独特,更希望我们的文字能引起更多人的兴趣,更常来博物馆。”

五大亚博文物精品

记者请四位导览员从图文集里精选的100件文物中选出10件,然后再由记者从中选出五件访客不得不知的亚博文物精品。

·1910年婴儿背带布

(取自《源远流长》)

由印度尼西亚爪哇北加浪岸一名土生华人染匠所制,这块超过百年的婴儿背带布包含多文化图纹。母子主图貌似基督教圣母与圣子像,以及华人信仰的送子观音像。其他图纹有中式的凤凰、蝴蝶与花;还有持短剑的印尼武士;穿峇迪纱笼的男士;撑阳伞西式装扮的妇女等。工匠也把欧洲进口的饼干商标Huntley & Palmers Marie放上去,却误拼成Marii,平添几分谐趣。

·18世纪初阿舒拉旗标

(取自《源远流长》)

先知穆罕默德逝世后引发继承人争议,导致他的外孙侯赛因在流血冲突中牺牲。什叶派回教徒每年举行阿舒拉节纪念侯赛因,由旗手扛着数百公斤的旗标引领信徒游行哀悼。这件3米高的阿舒拉旗标,中间有颗卵形“泪滴”,外圈镂刻可兰经文与龙形纹饰。硕大的“泪滴”仿佛哭诉着那段伤痕累累的历史。

·18世纪宝马香薰炉

(取自《兼容并蓄》)

洛可可风格的香薰炉是巧夺天工的中西匠艺“四合一”。法国艺术家用天马行空的创意,把康熙时期的景德镇瓷马、杯口相扣的日本漆杯、法国鎏金花叶托架和天然红珊瑚,“拼贴”成一件既实用又具观赏价值的香薰炉。一件香薰炉竟能把17至18世纪中日欧的艺术荟萃完美融合,让人叹为观止。

·唐代伎乐八棱金杯

(取自《兼容并蓄》)

金杯出自唐代沉船“黑石号”,是迄今发现的同类唐代金杯中最大的一只。金杯八个棱面上的浮雕乐师和舞者,再现唐代诗人白居易乐府诗《胡旋女》的歌舞场景。金杯铸造风格明显受中亚粟特和波斯文化影响,浮雕人物高鼻深目,或为西域胡人。

·18世纪文人雅聚桌屏

(取自《温文儒雅》)

这件“剔红”袖珍屏风,是昔日文人书斋立于桌面的雅致摆设。“曲水流觞”源于农历三月三日上巳节的古老风俗,后演变为文人墨客诗酒唱酬的雅聚。屏面上描绘书圣王羲之与名士们在绍兴兰亭潺潺曲水两旁饮酒赋诗、宴游赏花的场景。王羲之便是在这雅聚上借酒兴挥毫写下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

《四海汇风华》将在新加坡书展上发布,主宾是副总理王瑞杰。发布会并邀请到福建省世茂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馆长李仲谋主讲《文明交流之美:以亚洲文明博物馆所藏中华文物为例》,亚洲文明博物馆馆长陈威仁也会参与对谈。详情如下:

日期 :6月7日(星期二)时间 :上午10时

地点 :国家图书馆16楼观景阁(The POD)100 Victoria St S188064

入场免费,有兴趣的公众请上网event.singaporebookfair.sg/ACMlaunch报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