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艺术之名 走入山洞与古人类对话

字体大小:

新加坡前卫乐团“天文台”走入马来西亚山洞,寻找史前人类遗迹。乐团将洞穴、古人类、自然历史、人类未来等议题,通过抽象音乐、记录访谈、影像设计与舞台美术,创作了沉浸式剧场“Refuge”(避难),邀观众一起思考环境保育的重要性。

1960年代,考古学家在伊拉克沙尼达尔洞穴发掘出多具尼安德特人遗骸,遗憾后来中东局势混乱,战争不断,考古工作中断半世纪。考古学家重启探索后,在2020年发现七万年前女性尼安德特人遗骸,编号“沙尼达尔Z”,帮助人类理解这支已经灭绝的人类近亲的历史。

近期上映的Netflix纪录片《尼安德特人绝密存亡史》从沙尼达尔洞穴的考古结果出发,试图重建尼安德特人的生活面貌,让现代观众看到他们人性的一面,反驳人们对已灭绝的尼安德特人“野蛮、落后”的既定印象。

我们谈历史,往往集中在短近政治史,经常忽略文明史与自然史,忘记人类在时间长河的地位,以及人与环境的关系。

在距离新加坡不远的马来半岛近打谷(Lembah Kinta)的山洞里,考古学家发现许多古生物化石,包括玲珑谷的1万1000岁“霹雳人”(Orang Perak)史前人类遗骸,以及石器时代的人类使用的器具。

新加坡前卫乐团“天文台”(The Obeservatory)2023年初到霹雳州考察,参与独立音乐人Lucy Davis的音乐制作,试图了解当地民间历史与鳄鱼传说,意外接触到“霹雳人”考古洞穴,开启了新的创作念头,正好2024年新加坡国际艺术节(SIFA)委托创作,“天文台”便将洞穴、古人类、自然历史、人类未来等议题,通过抽象音乐、记录访谈、影像设计与舞台美术,创作一小时长的沉浸式剧场“Refuge”(避难),邀观众一起来思考过去现在与未来。

“天文台”由袁志伟、王璎璎与达玛(Dharma)组成。对环境议题特别感兴趣的“天文台”曾制作专辑“August is the Cruellest”,专辑题目《八月是最残酷的月份》改写了艾略特名作《荒原》的名句,直击2015年新加坡遭遇的严重烟霾问题。2022年乐团20周年纪念不办演出,而是在新加坡美术馆策划别开生面的“Refuse”(拒绝)装置艺术展,以生命力旺盛的菌类为主题,反思自然与发展、艺术与文明。

热爱大自然的袁志伟也是微观摄影爱好者,常带着相机探索本地硕果仅存的自然世界,但当他首次走入近打谷的洞穴,看见自然地理的鬼斧神工,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马来半岛山区有许多岩洞,保留了自然历史的痕迹,但目前正被资源开采工作所威胁。(庄寓茹摄,SIFA2024提供)

决定以洞穴为主题之后,乐团还造访东马的尼亚洞和姆鲁洞,才认识到自然世界的庞大深邃。最后他们选定玲珑谷为叙事核心,要与万年前的人类对话。

呈现原汁原味的环境音

一般以为木造乐器应该更接近自然,电子音乐则是反自然的表现,若要用音乐讨论自然,似乎前者更为合适,但袁志伟指出,现代器材可以录制自然世界的环境音,虽然器材是电子的,却能原汁原味呈现自然。

袁志伟说:“其实我们的乐器是耳朵,我们聆听,然后录下自然环境里的声音,再加入我们的创作与设计。”

你我习惯了野生世界纪录片的交响乐伴奏,但事实上,袁志伟说,这也是一种声音的操控,甚至连纪录片中动物动作时发出的声音,也是特制的音效而非真实录音。因为对观众来说,那些音效使画面更可信,但当你置身自然环境中,你所听到的会是不一样的东西。

随向导走入玲珑谷山洞深处,“天文台”团员关掉头灯,四周陷入绝对的漆黑,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却在袁志伟与王璎璎耳中产生巨大的轰鸣,或许这就是所谓“大音希声”。他们会在来临的作品中表现这种“无声”状态。

王璎璎说,在洞穴深处,最奇特的体验是轰鸣似的宁静。(庄寓茹摄,SIFA2024提供)

此外,山洞中一只孤独的青蛙的鸣叫,成群蝙蝠的声响,纯净的水滴声,都是他们创作的素材。

袁志伟感慨地说:“新加坡总是拆拆建建抹除历史。”

直到亲自进入这些自然历史场景,“天文台”成员才明白人类生命短暂,经常忽略地球与宇宙之恒古巨大。

马来西亚霹雳州近打谷山区留下数千至万年前人类壁画,图为淡汶洞壁画。(天文台乐团提供)

王璎璎也指出,近打地区不少山洞被开辟为神庙,破坏了自然生态,但山洞至少因为宗教活动给保留了下来,附近的山区因采石工程遭严重破坏,当地考古人员正努力寻找考古证据,借此保护山区不被开发。

身在新加坡的你我对马来西亚山区也有责任。王璎璎说,炸山采石收集到的天然资源很可能被卖到新加坡,你我无形中使用着相关产品,你我都是产业链上一员。

有的艺术家到深山采风,最后谈的是个人心灵的净化,有人则明确要为环境保育说什么。尽管团员都是自然爱好者,但王璎璎说,“天文台”对作品始终保持开放态度,相信受众会有各自的领悟。

袁志伟说,贝壳也是一种洞穴。(天文台乐团提供)

袁志伟说,霹雳人被发现时遗骸覆盖在小贝壳下,相信万年前的原始人类以贝类为主要食物,死后用贝类埋葬。古人类在洞穴里生活,对其他小生物来说贝壳也是某种洞穴,而山洞的形成,也来自于贝类:贝壳经过百万年压缩成巨石,在地壳运动中形成山,最后再经由水的侵蚀,形成了洞穴。洞穴的意象无处不在,这一点让袁志伟着迷不已。

▲沉浸式剧场 Refuge
日期:5月31日及6月1日(星期五、六)晚上8时;6月1日(星期六下午3时)
地点:新加坡艺术学院小剧场(SOTA Studio Theatre)
票价:48元
购票:sifa.sg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