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自然公园 学习与自然比邻安居

字体大小:

为了保护我国硕果仅存的原始树林,政府在中央集水保护区和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周边规划自然公园,隔离城市发展,同时为野生动物提供栖息地和觅食区。种植本土植物,清除外来物种,是规划公园、保护生态不可或缺的环节。

试着想象一座原始的新加坡岛,丛林密布,溪水潺潺,物种繁茂。回到现实,今天新加坡的原始树林仅剩0.5%,位于中央集水保护区与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内,再不容许一点损伤。为了保护硕果仅存的原始树林,政府在两个保护区周边规划自然公园,作为城市发展与自然宝地之间的缓冲,一方面隔离城市发展,一方面为野生动物提供外延的栖息地和觅食区。

这些自然公园包括海希德自然公园、牛乳场自然公园、射靶场自然公园、春叶自然公园、正华自然公园、策士纳自然公园、温莎自然公园、汤申自然公园与义顺自然公园。

种植本土植物是国家公园局规划自然公园的最大原则。

国家公园局自然保护处副处长卓悦歆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为了保育和复育本地的稀有动物,在自然公园规划植被时必须更有策略,当局的考虑包括:果实种类、树的高度、树冠会否形成合适的遮盖并连接其他绿地。

非本土物种必须清除

综上,公园局不会在自然公园种红毛丹或榴梿,而是选择长年结果的无花果树。观赏性植物也不是自然公园的选项,甚至落木、倒树只要不妨碍人行走道,当局希望顺其自然,毕竟腐烂的树干会长出新的迷你生态。

如果有鸟巢倾覆,雏鸟坠落,当局也按自然规律,不多加插手。卓悦歆说,除非发现非本土物种,当局会将之清除,以免破坏自然公园内的生态结构。曾有人在自然公园弃养兔子、仓鼠,记者随卓悦歆造访温莎自然公园时,还看到一只小龟在烂泥中攀向小溪,看得我们津津有味。结果卓悦歆的专家同事凭照片辨认,发现那并非本土物种,不知道从何而来。

我们发现一只小乌龟向溪水爬去,后来发现它不是本地物种,来源可疑。(陈宇昕摄)

另一场自然公园的战争,是清除俗称“蝙蝠叶”的外来植物,它叶片形状就像蝙蝠侠的标志,成长速度极快,可以攀附树身覆盖树冠,最终导致底下的植物缺乏阳光而死。蝙蝠叶来自非洲,又称桑给巴尔芋,卓悦歆说,当局经常组织义工团队清除蝙蝠叶,它有强大的根系,通过根系扩张,因此斩草必须除根。

蝙蝠叶是有害的入侵性植物,成长速度极快,必须铲除以保护本地自然生态。(梁麒麟摄)

喜见莱佛士叶猴踪迹

回到自然公园的树木选项。考虑到树木成长须要很长时间,在还未形成连接性的树冠之前,公园局在战略性地点如汤申路上段,架设绳道,为野生动物提供安全越过马路的通道。当局也在绳道布置了仪器拍摄野生动物的使用情况,并曾拍到濒临绝种的莱佛士叶猴(Raffles’ Banded Langur)。

2017年温莎自然公园完成整修重新开放,不久后工作人员就发现莱佛士叶猴踪迹。卓悦歆说:“我们很幸运可以见证莱佛士叶猴出现在温莎自然公园,因为在此之前,人们仅在汤申自然公园与中央集水保护区北部见过它们。”

稀有的莱佛士叶猴曾造访温莎自然公园,说明自然公园拓宽了这种害羞生物的栖息空间。 (国家公园局提供)

新加坡的莱佛士叶猴在1980年代曾骤减至10只左右,如今已增至大约70只。莱佛士叶猴是新加坡与马来半岛南部独有的物种,据估计马来西亚的莱佛士叶猴数量不到300只,加上新加坡的70只,数量非常稀少,属于极危物种(critically endangered)。

最近新加坡频传好消息,2023年10月,武吉知马生态连道首次发现莱佛士叶猴踪迹,它们可能是通过武吉知马生态连道扩大活动范围和栖息地。此外,马来穿山甲也出没自然公园。

野生马来穿山甲也在温莎自然公园出没。(国家公园局提供)
2023年10月,武吉知马生态连道首次发现一只莱佛士叶猴。(档案照)

在公园遵守“五不”

卓悦歆在公园局服务了15年。此前,她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修读农业科学,期间接触生态保育,回国后投身公园局至今,目前负责照看中央集水保护区与周围的自然公园。

除了照看园内动植物,巡逻时她也要监督入园的公众。她提醒公众在自然公园不得喂食动物,不能放生家畜或宠物,不得喧哗,不要戴耳机,更不要踏入溪流。

热爱自然的卓悦歆在公园局服务15年,乐此不疲。(梁麒麟摄)

喂食野生动物会造成它们失去野性,丧失在自然环境中的生存能力;外来物种会破坏本地自然生态平衡。至于噪音,卓悦歆说,自然公园是大家享受自然的场所,聆听鸟语虫鸣是重要的体验。此外,自然公园内有野生动物,公众必须提高警觉,所以不建议戴耳机。

刚好一群大声放送手机音乐又喧哗的年轻人出现,卓悦歆马上上前劝阻。

至于溪流,是本地仅存的淡水生态系统,请不要污染它。我们当天就见到有人用溪水冲洗鞋底的泥泞。

蜻蜓是指标性物种,它们出现,说明附近淡水生态健康。(梁麒麟摄)

要享受自然同时保护生态,人们必须学习的还很多。好在自然公园是原始树林的缓冲,无论鸟兽还是人类访客,都可以在这块缓冲地学习如何与自然共存。

新加坡的国家愿景已经从花园城市迈向自然中的城市,这是彻底的观念转化,你我不再是主宰小花园的园丁、庄主,而是自然的一份子。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