憧憬·“衣”然

字体大小:

不得不拥抱数码化的时尚界,在数码技术面前仍然像个手足无措的初恋者。

疫情起伏纠缠,封封解解,似乎无限循环。筋疲力尽的各行各业,这一路来犹如坐上没有安全带的过山车,没被甩脱出局已属不易,哪有余力精心规划未来方向?“数码化”被设置在轨道尽头成了唯一转换标识。于是,明白的不明白的,愿意的不愿意的,一窝蜂转换进入新的未知跑道。

时尚界向来嗅觉敏锐引领风气之先,但在数码化面前却显得相当迟钝,甚至有些抗拒。然而,疫情带来的长时间禁断与阻隔,让时尚界也不得不放下骄傲的身段。从2020年春夏到2021年秋冬的品牌时装发布上,人们正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设计师与品牌转型的强烈意愿。跨界游戏、数码时装、虚拟模特、线上时装周、零售业大洗牌……各方都在尝试通过新技术挣脱疫情带来的实体阻隔,与“足不出户”的新一代消费者建立更紧密联系。

视线拉回本地,刚刚。中文名叫“蕊”(Rae)的虚拟模特,为奥迪(Audi)A3新车的网上发布“献身”。电脑成像和深度学习人工智能技术(deep learning AI technology)让宣传短片中的“蕊”实现了动作、表情和声音的无缝结合。诞生就出道的“蕊”忙碌而充实,各类邀约不断。这次与奥迪(新加坡)的携手则是本地虚拟模特与汽车品牌合作的创举。

视线放远伦敦,6月12至14日。据BoF(Business of Fashion)报道,时尚品牌Auroboros将在伦敦时装周上推出14件/套虚拟服装系列。它将与XR工作室Ryot合作创建秀场,运用扩增实境(AR)技术和3D扫描制作数码成衣,让观众实时追踪虚拟服装的“一颦一动”。Auroboros将成为首个在国际主要时装周上展示纯数码产品的时装品牌。从此以后,“皇帝的新衣”或许会有新的解读。

虚拟服装并非唯一童话。最近,一只蜜蜂图饰的虚拟古驰(Gucci)Dionysus包包,一度以超出实体包近800新元的价格售出。而这个包包只能在线上游戏平台Roblox的宇宙里使用。

颠覆穿衣场景

这些“能看不能穿”、“能玩不能拿”的数码时装/包包能否在未来动摇传统衣饰的地位?究竟哪些人愿意为一件无法实际穿戴/带上身的时尚单品买单?未来世界如果像某些政治人物描述那样,可能遭受大大小小“疫情”的不断冲击,社交生活也将重构:学习、工作、逛街,乃至聚会、旅游都须线上进行,坐卧家中的潮人们只要穿着最舒适的短裤背心,根据不同场景需求,搭配各式数码西装领带、休闲衣裤、眼镜包包、美妆用品,就能将种种装扮的虚拟自我,放置进各个恰适的场景中。到那时,谁还需要实体时尚产品?

想远啦!现实中普罗大众的现实问题是:不能去实体店试穿、试用,如何买到称心如意的衣服、鞋子、包包?

不久前,大型零售商沃尔玛(Walmart)宣布收购虚拟试衣间初创公司Zeekit,以迎合消费者在网上购买服装的需求。虚拟试衣间的概念并不新鲜,但发展至今,虚拟试衣服务不但没能推广,甚至还成为一些用户吐槽的对象。如何解决虚拟画面与真实试穿效果的差异?智能推荐该如何恰当地加入地域、人种、文化等算法变量?不得不拥抱数码化的时尚界,在数码技术面前仍然像个手足无措的初恋者。

现实和虚拟的界限已经模糊。然而无论虚拟还是现实,不停表演的每一个人都仍离不开穿衣打扮,只是,未来式的穿衣打扮会变成什么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