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艺服装系毕业生作品 灵感创意出人意表

字体大小:

大疫给南艺服装系本届毕业生的设计作品带来动力和灵感,其中一件作品“七彩变色龙”在毕业展上大放光芒。跟随记者一起了解这次毕业展还有哪些亮眼的服装作品。

若要选一只东南亚的动物来代表疫情下的人性特征,“七彩变色龙”是南洋艺术学院2021年服装系毕业生Marianne Priscilla心目中的最佳选择。她以这能根据不同环境在顷刻间从暗沉变成七彩斑斓保护色的爬行动物为灵感,用iPad手绘印花图,数码打印自己的布料,制成和变色龙一样酷炫的毕业作品“Bunglon”,在今年南艺毕业展“The Grad Expectations 2021”大放光芒。

21岁的Marianne经历了一年的疫情后更肯定,七彩变色龙最能代表她此时的心境。她说:“人们在这个时期面临更大的焦虑和压力。我希望设计的服装能在视觉上带给人快乐和乐趣,助他们一扫内心阴霾。我们此时此刻的习惯、感觉和情绪也像变色龙一样瞬息万变。但换位思考,任何高压的状况都能转为愉悦的契机。我们若能像变色龙那样用扣人心弦的方式随机应变,任何难事都能引刃而解。”

大疫病也给予南艺本届毕业生设计动力和灵感。3D设计(物件与首饰)系的毕业生Vianita Yulistika Utomo(21岁)就采用具备消毒和抗菌功能的天然铜打造精致手拿包。她受访时说,原先想打造一个木制手机壳,但因为希望容纳更多物件而改为盒装的槭木手拿包Maco。她说:“我用有消毒功能的铜铁铸造里头的隔间和衬底,可放口罩、手机等随身物。疫情让人们更亲近大自然,铜表面的纹格灵感来自蜻蜓的翅膀。”

这次毕业展还有以下几件亮眼的服装作品:

在裤管“开窗”

设计师欧阳惠琪(Owyeong Hui Qi)将中国各朝代的元素融入连身裤设计,在膝盖到小腿处“开窗”,缝上透视黑雪纺,用窗花图案、繁花元素与保卫宫殿的老虎点缀。在裤管下半部大玩时尚心机,不常见,创意十足。欧阳惠琪说,设计灵感来自唐宋清朝的装束和建筑:“宫殿和花园的直线与曲线体现在服装的轮廓。裤管的图像则是这些空间里的园景和窗景。”

“妈妈便当”提醒感恩

设计师欧泽菲(Ow Ze Fei)从日本妈妈为孩子准备带去学校的便当文化获取设计灵感,把三明治和便当餐盒造型的包包缝在围裙样式的吊带裙上,让人耳目一新之余又会心一笑,教人联想到把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为全家人操碎心的好妈咪。但从实际的角度来看,倘若妈妈把这些包包都装满,整件衣服不就重死了?或许,这“叫妈妈太沉重”的感觉就是设计师所要表现的?而这件衣服是概念创作多于实际穿用?

欧泽菲说“便当文化”已变成一种炫耀文化,母亲为孩子准备完美、见得了人的饭盒压力山大,背后的母爱反而被忽略了。她说:“希望人们珍惜亲人,感激他们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哪怕是一个简单的便当。”

混搭是蛰居族内心写照

Fanny Pricilla Sindo从日本蛰居族(或称茧居族,Hikikomori)汲取设计灵感,透过设计关心她这一代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她用帽T(hoodie)、补丁、卫衣融合西装的混搭,表现蛰居族内心与外面世界的拉锯和矛盾。蛰居是日本一种严重的避世社会现象。蛰居者为逃避现实社会,隐蔽于卧室里,不但足不出户,也不出来吃饭,逃避与人和家人的接触,自我封闭从最少半年到长达数年之久。Fanny说:“蛰居族是设计的出发点,我最终是要为现代男性打造出一个中性、雌雄同体的衣着轮廓。衣物的混搭表现出的蛰居族内心杂乱的状态。”

“市井”的时尚

设计师王舒婷(Anadier Ong Soo Teng)被巴刹的人生深深吸引,以这市井百态作为设计灵感。她说,这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展示着新加坡独有的多元文化,“不同的摊主、卖家和顾客聚在一起,创造出热闹有趣的声色与味道,乱中有序。不管是胡乱叠放的篮子,各色食材还是颜色缤纷的包装,都为设计师调出惊人的轮廓、层次感与色盘。”她的“市井”风服装表现出本地巴刹的旺盛生命力,那用“早安你好”毛巾设计的束腰更是整件衣服的神来之笔。

南洋艺术学院2021年毕业展“The Grad Expectations 2021”

日期:即日起至6月20日

时间:中午12时至晚上7时

地点:NAFA Campus 1 & 2 80 Bencoolen St S189655与Objectifs 155 Middle Rd S188977

入场免费

网上展:nafa.edu.sg/thegradexpectations/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