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指数取代口红指数?

字体大小:

由雅诗兰黛(Estee Lauder)集团前总裁李奥纳多·兰黛(Leonard Lauder)提出的“口红指数”(Lipstick Index),一直被奉为经济学的金科玉律。当年他以营收数据做分析,发现经济衰退时,口红销量逆势增长。对此经济学家给出的解释是,即使经济不景气,人们仍会有强烈的消费欲望,但会转而购买比较廉价的商品。

口红作为奢侈品入门款,对消费者起到一种“安慰”作用。九一一恐怖袭击、次贷危机后,口红销量的确翻了一番,过往多次的事实证明“口红指数”还挺奏效。万万没想到,当冠病疫情袭来,口罩遮住大半个脸,使得“口红指数”在这次危机中失灵,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件单品——香水。

同样是入门款奢侈品,香水成了眼下全球美妆消费“新贵”。近日,美国市场研究公司NPD Group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香水销售额同比增长45%,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7%。与此同时源头供应商瑞士香精香料巨头Givaudan也宣布,今年前9个月销售额增长7.7%。

NPD Group副总裁兼美容行业分析师拉丽萨(Larissa Jensen)感慨,在她16年的行业生涯中,从未见过香水获得如此大爆发。与此同时,口红销售以及彩妆整体销售在2020年大幅下降,拉丽萨认为,“口红指数基本已不适用,香水销量的上升与疫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今香水的定位变成了一种振奋人心的美容产品。”

香气是镇静剂?

过去半年里,记者粗略估算,各大品牌在本地发布的新香水约有几十个,平均每周有两三个新品推出。这与以往香水扎堆在圣诞季,扣紧时装周推出的节奏不同,时间线分布也比较均匀。除了老牌时装屋制香外,护肤、珠宝、家居品牌也都加入制香行列。

香水之所以会火,因为它所带来嗅觉上的放松,是缓解神经紧张的镇静剂,人们也需要通过香气寻找一种平静与亲密感。在香型选择上,调查结果呈两极化,热卖款的一头是能令人产生沉浸式嗅觉体验的高浓度香水如夜间香水、EDP等,另一头则是带来清新放松感的淡香。

此外《2020年香水消费者报告》也指出,在过去12个月里,85%经常使用香水的人在家也会用其他香薰品类。无论是点香薰蜡烛,还是在沙发、床上用品或毯子上喷洒家居香水,喜欢的气味都能让空间变得更有温度,这对过去几个月感到孤立无援的人来说非常有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